脾超

脾氣超人。旅居德國,辭不達意,言不由衷。希望能成為寫文作為他人贈禮的人,還有好人。 回台灣隔離中。

返鄉隔離日記#7 在他人眼底活成病毒的模樣

發布於
自小就走高敏感憂鬱小生路線的我,從來沒有想死的念頭,而今卻會琢磨著從那小小的窗戶試著跳下去(如果身軀穿得過),不知會不會比較不難過,或者至少改變些什麼,當然是沒有可能,名人在旅館裡自殺都只是偶發數字了。所以我先活下來,吃著越點越昂貴奢侈的外送,資本主義的魔幻力量注入體內,終於能夠挺起腰桿來打幾個字。

這幾天過得痛苦,完全沒有辦法更新日記,除了吃東西上廁所就是躺在床上不時流淚,接到里幹事電話快要忍不住說出我不好,我沒發燒沒感冒症狀,但我不好。怕家人擔心只能提起精神罵人,罵別人對我不義國家對我不忠,可是又有什麼用呢,誰叫我自己要回來,其實,又沒有人需要我在這裡。


自小就走高敏感憂鬱小生路線的我,從來沒有想死的念頭,而今卻會琢磨著從那小小的窗戶試著跳下去(如果身軀穿得過),不知會不會比較不難過,或者至少改變些什麼,當然是沒有可能,名人在旅館裡自殺都只是偶發數字了。所以我先活下來,吃著越點越昂貴奢侈的外送,資本主義的魔幻力量注入體內,終於能夠挺起腰桿來打幾個字。


隨意整理通訊軟體Line,消音廣告還有已讀疾管家等等官方帳號累積數百的訊息,再滑到下面,一些親友對話停留在去年二、三月,當時還在實況報告不敢戴口罩因為還沒人在戴,訴說身為亞裔被歧視的擔憂,雖然我居住的地方還好,外裔朋友前年冬天感冒全家戴口罩上超市,沒遇到什麼不愉快,我跟家人說沒事,口罩我買些寄回去吧,在Amazon訂了昂貴的德國製造醫療口罩,國際物流早遇窒礙,過了兩個月才到,同時社會劇變,每天在變,變成家人從台灣寄來口罩,然後數不清的重磅消息,參雜國際政治與大國角力,直至對疫情時代形成完全不同的視角。


我回台灣前看到的景色是,大多數人們已經習慣公共場所入室內戴口罩、店家門口有消毒噴劑、人數上限、餐廳跟百貨等等壁上貼著登入登出的QR code App叫做luca;算是室外,等著已經凍寒的火車月台也要戴口罩;踏足鄰國,在巴黎登上火車前得出示疫苗護照讓工作人員掃描。中間渡過某些地區強化室外要戴、有些嚴罰有些不罰、某地區必須是FFP2等級口罩、這裡封那裡解,各種爭議辯論流動⋯⋯


看著停滯的LINE對話框我不禁檢討,是不是自己沒有好好解釋,不嘗試讓人理解的分享,才會產生這麼大的認知落差以及時空斷裂⋯⋯

又或者一地之人原就無法理解他方的生活,並不是旅遊出逃的精華片段也不是新聞販賣的個案快播、更不是旅外人士主觀經驗的一家之言,是陳腐日常中的不斷掙扎妥協——從來就不可能互相理解⋯⋯


衷心感謝,目前遭遇的只能算是小小微侵略(microaggression)的程度,看著同是旅外返鄉的分享,實實在在被當成病毒對待的那些像是:


外籍配偶小孩不能入境,暫停發行簽證

配偶伴侶不能同住,需分開訂兩間房

外籍人士收取更高額住宿費

有陰性證明也打完疫苗,同樣是病毒的待遇

15天的強制旅館住宿,不是人人能申請補助,如果被判定是非必要出國而且隔離期間有工作支薪的話

防疫旅館檢查私人物品,限制送餐時間,嚴格的規範教訓

個人物品為污染物,不能出房間

奔喪或有緊急外出需求,時間限制嚴格,每天自費做篩檢

健保卡註記,期間限制就醫

媒體與民眾的獵巫標籤

家人鄰居社區不諒解的另眼相待

防疫旅館不堪的居住環境與不合理的收費

沒有流動空氣、沒有窗戶的旅館房間


這些簡短寫起來都是搜尋引擎滑過的無聊標題,指間一縷清風沒什麼大不了的,有那麼嚴重嗎?

就算是個人故事細節分享,無法見至親最後一面的淚,家人分隔兩地的愁,不在同一個位置依然是無法同理,放假渡假十五天加上七天自主管理不用與人聚餐社交,豈不是太美好?真的,有那麼嚴重嗎?


是啊,用掉大部分假期隔離,越顯得相處時間珍貴,人生苦短,因為疫情學到這件事,也不枉費。


被當成病毒就好好做一個病毒吧,只是孤島好像從來不是自以為的孤,人權人道也不是刻意刁難的鎖,在國家失速落入無法挽回的深淵,變成最討厭的那一種那一個之前,作為病毒的人提醒著,刺眼。


用貿易體系全球物流,事關個人長遠利益來解釋這一切,是不是比較簡單明瞭,才有可能稍微被接受容納呢?


無論如何我/們祝你/們幸福健康,永遠不會成為病毒。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返鄉隔離日記#6 無法被定位

返鄉隔離日記 #5 家庭小精靈的竄逃

返鄉隔離日記 #4 一百次早餐店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