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phiaChou

台灣人,目前旅居日本中 喜歡閱讀、畫畫、創作、攝影、觀察與幻想 熱愛關心各類事物

小說_清朗的韶光(三)終章


攝於新宿おとめ山公園


 

她眼神貌似有些呆然,沒有任何的表情走來,

濕濕的柏油路上還有些水窪,她並沒有閃躲直接踩過。

隨著來人越走越近,走路速度異常緩慢且拖沓,他才逐漸發現她的臉色不太對勁,趨步走向她。

「怎麼了?」他有些著急的詢問她,眼前身著米白色上班套裝的女人,臉色蒼白嘴唇乾澀眉頭深鎖,步履蹣跚沒有活力。

「你來了啊,抱歉忘了跟你說我忽然胃痛,讓你別過來了。」她有氣無力地擺了一下手。

他聽聞後,立刻伸手將她的包包和筆電背到自己肩上,用另一隻手攙著她的胳臂。

「我載你去醫院?」他有些不知所措,開口詢問她。

「不用了,我想回家躺著睡一覺就好。」忙碌一天好不容易下了班,耗盡力氣把自己送到家,還要去醫院折騰,她可不想,現在心心念念的只有家裡的床。

「那鑰匙給我,我陪妳上樓。」語畢,他有些慌張的伸手接過她遞來的鑰匙,生澀地把有些斑駁生鏽的大門轉開。

樓梯讓她的身體顯得更加沈重,她一手搭著樓梯的扶手,一手讓他攙著,踏上階梯的速度極慢,讓他的腳步也只能順著她的節奏。樓梯間的燈光晦暗且生冷,事不關己的盯著二人緩步逐階而上。

上到三樓,拐進久違且熟悉的廊道深處,胃的間歇性胡鬧讓她已經完全無法把腰桿挺直。他匆忙的用她的鑰匙把家門打開,有些慌亂的伸手摸索牆上的電燈開關。

待燈亮後,她迫不及待地把低跟鞋脫了,用微弱的力氣隨便踢到一旁,有些跌跌撞撞地穿過客廳,將臥房隔間的拉門拉開後,二話不說就往床上躺去。

他趕在後面先是幫她把鞋擺進鞋櫃,然後把身上的筆電與包包放到沙發上,才走向她。

「沒事吧?真的不用去醫院?」他伸手拉了梳妝台的椅子坐到床邊,關切地問著。

「不用,謝謝你陪我上來,你回去吧。」她捲曲著身軀側躺面向他,微弱的伸出手拍拍他放在床沿的手背,之後抓著被子便將眼皮闔上,拋下家裡的客人,皺著眉半昏半睡了過去。

這次他並沒有聽她的話離開,仍在椅子上坐了許久,直到她的表情慢慢緩和下來,才起身將屋裡的燈全關了,只留梳妝台的桌燈。

當她醒來的時候,感覺房內依稀有些燈光,讓她有點睜不開眼,胃雖仍隱隱作痛,但已經不如稍早那般的鬧騰。她張望了房內,看見他還是坐在椅子上,靠著椅背低頭闔著眼。她小心地挪動了一下身體,伸手拿了梳妝桌上的鬧鐘,指針刻度顯示大約三點半。她在把鬧鐘放回梳妝桌時,刻意放的有些用力,碰響出了嗑的一聲,讓他抬起頭睜開了眼睛,發現她醒了。

「怎麼沒回去呢?」她的聲音帶了點乾澀,坐起身來背靠著床頭,直盯著前方沒有看著他。

「我買了胃藥。」他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轉身把稍早準備好放在梳妝桌上的藥跟水杯遞給她,她毫無遲疑地接過藥後配了一口開水咽了下去,水杯還是拿在手中。

「凌晨三點半了,你沒回去家人會擔心的。」她想起他的姊姊瑋俐一著急起來肯定會聒噪不休。

「我跟他們說過了,今晚不回去。」他沒有看她,盯著床沿說著。

她沈默了一會兒,然後輕聲笑了一下。

「⋯⋯你這孩子為什麼老愛到我這裡來?」話語間依舊溫柔緩慢,她終於轉頭看向他,側背著光的他看起來孤獨且薄弱,看不太清表情,「家裡不好嗎?」

聽見她的問話後,他有些震驚的將視線從床沿移到她臉上,她仍舊帶著憔悴的神情裡,眼底反射著梳妝桌上的微光。那一瞬間他心裡閃過很多很多的心情與話語想表達出來,但他理不出頭緒。

他輕皺了一下眉頭,又展開眉間,撇開視線,眨了幾下雙眼,看了一下素面淡黃色的床單,看了一下窗外,而後又瞧了她一眼。

她還是盯著他,在等著他的答案。

空氣沈寂了好一會兒,他才微微的張開了口。

「我知道了,」她溫和的嗓音打斷了他的欲言又止,這許久的時間,她感覺到了一點什麼,「餓了吧?我去煮點稀飯。」她岔開話題,拿著水杯緩緩地離開了床。

「不用麻煩你了,你還是休息吧。」他聽聞倉促的說著,慌張地想阻止她進廚房。

「不會麻煩,我也是要吃點東西才行。」她回給他一個親切的微笑,她還沒吃晚餐。

在她離開臥室進入廚房忙活後,回想了一下她昏睡時,時間已經晚上九點多,他倉忙的出門跑到附近的藥房,所幸藥房還沒閉店。他有些糊裡糊塗地跟藥劑師解釋她的情況,說明與確認了好一下子,才從幾款藥中選購了其中一款。而後又匆忙的趕回屋裡,深怕她有什麼狀況發生。看到她還是以同樣的姿勢躺在床上,將藥與開水放到梳妝桌備著,不論她何時醒來都可以馬上服用。

然後他開啟了手機的對話介面,藉著微弱的光線,打算發個訊息給家人。

發什麼好?他想了許久,事發突然,這是第一次自己外宿。

「朋友生病,今天晚上不回去」他輸入這行字,送出訊息前他又想了一下。

我跟她算是朋友嗎?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她。

「趕報告,今天晚上住同學家」他刪掉後輸入了另一行字,但他又猶豫了。

他平時因少開口幾乎沒說過謊,不太想這麼做。

他站在床邊躊躇了好一會兒,訊息打了又刪,刪了又打,最後他決定還是告知是朋友生病,他需要留宿。

一串事情做完後,他癱坐在床邊的椅子上,整理一下紊雜的思緒。

想著認識她的經過,想著那個靜謐的假日午後,想著獨自晚餐的日子,想著自己略顯慌亂的心情。

在聽到她將廚房的電磁爐關掉的音效聲,他的思緒才飄回當下,起身走出臥室。

「大概六、七點天亮了再回去吧,你可以先在沙發休息一下。」她用托盤把兩碗稀飯端進客廳,「早上有課吧?」她將湯匙遞給他。

「謝謝,九點有課。」他簡略地說,接過湯匙,輕聲道過謝後,如往常優雅且安靜地把稀飯喝完。

「等等碗我來洗,你回去睡」他在她放下空碗時拋出了話,「妳今天上班請假比較好。」他眼神堅定地看著她,只見她點點頭,沒有說半句話就進了臥室。

洗完碗後他把自己埋進象牙色麻布沙發裡睡去,直到被晨光亮醒,瞇著眼看到換了一身居家衣服的她坐在單人沙發上翻著書,他的手機顯示六點四十三分,他醒得很剛好。

站起身,將放在桌上眼鏡掛回臉上,身上被她蓋著的淺灰色薄毯滑落到地板。

「謝謝,我回去了。」他拾起落到地上的薄毯,放回沙發上疊好,看著目光從書中轉移到他身上的她說道。

她點點頭,也站起身,幫他開了家門,只送他到門口。

「再見,需要幫忙再聯絡我,保重身體。」他在她闔上門前留下了話。

「好。」她回應著,送了他一個親切溫暖的微笑。

陰雲漸漸離開太陽,他的心情也難得的放晴。在早上的課後,他給她發了一則關心的訊息,想起自己早晨離開她家前,發現了那本小說被放在窗台上,書籤的位置顯示這本書快被主人看完,他心裡帶著期待。

許久對方都沒有已讀訊息,應該是在休息吧,他思忖,心裏盤算著傍晚課後去看她。整日下來,有些無心聽課,一直等著手機來訊息的提示,焦躁的心情讓他第一次感到時間漫長。

她並沒有聽他的建議請假,在他離開後,她沖澡梳妝準備工作用的東西,將自己打理好就出門上班了,當她發現訊息時已經是下班出了公司之後,依然沒有點開來看。

一回到住處,她馬上坐到沙發上休息,年後的第一場雨將天空洗得特別乾淨,橘紅色的夕陽透過窗戶灑得一屋子金黃。

瞥見放在窗台的幾本書,她起身一本本整理進櫃子裡,而後就站在窗台邊,沐浴久違的天光,春雨初晴,薄暮韶光,心裏也漸漸清朗了起來。

她想起那個假日午後,有一個大男孩,在她的素色沙發上靜悄悄的睡著,融化在和煦的時間裡,那樣平靜溫暖,那樣清閒愜意。她抬起頭向著窗外,牽動了一下嘴角,光線落在她的笑容上,夕陽依舊奔放,感到有些刺眼。

王晏禎:「我沒事了」

她拿起手機回應那則被殷殷期盼的訊息,然後她看了一眼架上那本他推薦的小說,說好的交換心得,她要失約了。

王晏禎:「之後,我們不要再聯絡了」

送出訊息後,她刪除對方,放下了手機,她早已讀出了他的欲言又止。

她仍站在窗邊,沒有任何表情。夕陽落下後,屋內漸暗,她遲遲沒離開那個位置,也不打算伸手把燈打開,讓路燈任性的透進屋裡。

那段離異後獨枕無眠的日子無法細數,她花了好久好久的時間才熬過,多年來她一次次的拒絕任何可能發生的情感,只因不願再多往前一步。她保護自己的這份心情,禁不起任何破壞,不想再一次重蹈。

對方年輕,人生還長,有很多需要學習與體驗的事情,她只是對方生命中的過客,一首插曲,在他漫長的人生光陰裡,不過滄海一粟,不值一提。

這段入春的日子,讓她想起了不少早已淡忘的曾經,她累了,不想被任何人左右情緒。

沒有誰對誰錯,唯有果斷的拒絕才是對彼此都好的選項。

她只要簡單的過完這一生就可以了,至於他之後如何,都與她無關,僅想自私的單獨享受這片寧靜的韶光。


在他看到那則訊息時,什麼也沒辦法做,對方已經收不到他送出的任何文字了。

滿腦的疑惑不解,滿心的酸澀苦悶,不知道自己是否做錯了什麼,難以釋懷。他下意識的匆匆趕到她的住處,也只能站在路旁仰望著三樓,屋內是暗的,他無法得知對方在不在家。

天色漸漸從靛藍色轉成藍黑色,路燈陸續被開啟,黃澄澄的光線映照著返家人們的路。

他表情凝重的呆站了許久,龐雜慌亂的心情整理不了,那些他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的心情起伏、那句他不想省下卻說不出口的話、許多他以前從未主動做過的事,以及現在心裏失去的一塊說不出的情緒,像是被硬生生地抽掉,又像是被打碎。

直到他的雙眼忽然有些模糊看不清楚景色,他皺著眉低下頭,並眨了幾下眼瞼。摘掉眼鏡用手指輕拭了一下後,重新戴回眼鏡,轉身上車,緩緩地消失在巷子的盡頭。

剛開始的日子,經常會想到叨擾她的時光,在初春裡平靜清閒且和煦,他活像熬過寒冬的植物,貪戀溫暖的陽光。

這讓他有些不記得自己,至今是怎麼順著別人的意思往前進,困惑、迷惘,後悔自己沒有即時說出的心情,懷疑自己到目前為止的人生都不是真實的。

沒有人能避免被時間推著走,他依然沿著已經安排好的人生路上緩步前行,但他沒能夠徹底忘記,偶爾憶起那時青澀的自己,以及那年初春交雜起伏的情緒。

時序漸進,他們彼此生活在同一個世界上卻不再相遇。他只要順利地過完這一生就可以了,什麼紛擾都與他無關。

他還是那個少話不苟言談的他,仍對生活感到無趣,或許她也還是那個悠然獨善其身的她,依舊一個人過日子。


-------清朗的韶光 完




後記:
前前後後大概花了兩個月孵完,也是我目前唯一整體產完的創作。
通篇很寧靜祥和,非常感謝大家的閱覽也很感謝沒有看到睡著,歡迎留言給我感想。





小說_清朗的韶光(二)

小說_清朗的韶光 (一)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