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no

重新認識你的母語!所有的方言都是漢語的分支,在歷史文明的長河中都是參與的要角,無論音或義,都能在古籍,詩詞中找到他的身影,以這句「暮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作為開篇序文的註腳!順便一提,這句裡面也有一個閩南語詞彙!

斯卡羅的語言課

發布於
修訂於


千呼萬喚,終於迎來了時代大戲,《斯卡羅》,這種古裝劇要能夠讓受眾接受,大賣,除了要有過人的劇情,精湛的演技外,其中一個重要的元素是「古」字!

而再怎麼復古的場景,服裝,都比不上復古的「語音」來的震撼,劇中人一開口說話,那種劇情的張力,就撲面而來,像一個打開時光隧道的黑洞,一下子將你吸入,帶往一百五十幾年前的台灣南岬,那個充滿原始生命活力,暴烈,貪婪,努力求生的糾葛,爭鬥,充斥每一個在這擁擠狹隘生存空間的原民,平埔族,客家人,漳泉閩南人之間。這是古裝劇,最重要的復刻元素,少了這一味,觀眾怎麼都沒辦法沈浸入劇情之中,何況是欣賞!

第一集的片段,放在youtube上,網友對於其中的語音,用字有所評論。

【鯗】

其一,販賣奴隸人口,黑道行話稱為「人siunn2」,字幕顯示,卻是siunn2的正字,【鯗】。

【鯗】,音{想},晒乾的魚。
如:「鹹鯗」、「白鯗」。
晉·王羲之〈雜帖五〉:「石首鯗食之,消瓜成水。」

在台灣,每個人都知道宜蘭的特產,是「鴨賞 ah-siunn2」,鴨的肉脯!宜蘭的鴨賞,已經錯到沒有感覺了!感謝《斯卡羅》,幫我們找到正字!

教育部字典採用台語【飯khann】的字是【坩】,而這個字根據字典,卻是放置「鯗」的容器,「謝元寄妻鮺一坩,陶侃遺母坩鮺。」那麼,這個【飯khann】的用字是否要重新考慮?! 【筐】字!

飯筐,【筐】:《說文》飯器。khong ->khang->kham->khann。

念【sinn7】 是訓讀,應該是【】字 tsi7-> si7-> sinn7。教育部用「」,是有所不足!

】《說文》配鹽幽尗也。《徐曰》尗,豆也。豉,是醃製的配料豆!並非主角,也非指方法!譬如,教育部sinn7的收詞,肉豉仔蔭豉仔,可以是「豉」字!因為這是加入豆豉的醃製物!可是,豉膎豉鹽,就不合適,而須用「」字,才通順!

【sinn7】有兩義,當動詞是「醃漬」,當形容詞,是鹽對傷口的侵蝕「刺痛感」!那麼這個字又需另外考慮【】字,《廣韻》敗創也。切音sik, 陽入轉字是sing ->鼻音化->sinn->sinn7!

「怎樣」

其二,有人質疑,「怎樣」一詞,似乎不是很「道地」,是不是受到國語的影響,一般他比較常聽到「啥款」或者「按怎」!

經查,1932年的台日典就有記錄「怎樣」,趣味的是條目是【tsainn2-iunn7】,然後才是列出漳腔,【tsuann2-inunn7】,泉腔【 tsirinn2-iunn7】。

「怎樣」的書證,在1784年的紅樓夢就有--啊!《紅樓夢·第三○回》:「寶釵聽說,不由的大怒,待要怎樣,又不好怎樣。」

按怎樣àn-tsáinn-iūnn】=【按怎àn-tsuánn】。 古怪的是「按怎樣」沒有泉腔!「按怎」只有漳腔!

照理講,「按怎」是較古!是「」,「怎」的複合詞。不過「怎樣」既然早在1784年就出現!採用這詞,亦無過錯!

書證:1885年,葉牧師,《Pe̍h-ōe-jī ê Lī-ek (白話字ê利益)》:

今起頭做這個白話字ê,伊ê 意思是怎樣ah?就是beh hō͘ 人會bat,所以只用二十三個字母tiāⁿ-tiāⁿ,就是a,b,ch,chh,e,g,h,i,j,k,kh,l,m,n,ng,o,o͘,p,ph,s,t,th,u;........

【怎】,真正是發【tsainn2】音!這是廈門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