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no

從新認識你的母語!所有的方言都是漢語的分支,在歷史文明的長河中都是參與的要角,無論音或義,都能在古籍,詩詞中找到他的身影,以這句「暮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作為開篇序文的註腳!順便一提,這句裡面也有一個台語詞彙!

山鳥自呼泥滑滑。

藍綠意識形態的鬥爭,不僅在政治上,無盡的鬼打牆,在一般內政上,也殃及池魚,譬如對語言,及課綱的爭議,更是見樹不見林,陷入無限內耗的泥沼,本土語言教育,其實跟中文並不是完全水火不容的,反而,兩者有共同的元素,甚至可以共存共榮,就看人的格局有多大! 舉一首詩為例:

送項判官.宋.王安石

  • 斷蘆洲渚落楓橋ㄑㄧ ㄠ ˊ kiau5, 渡口沙長過午潮ㄔㄠ ˊtiau5。
  • 山鳥自呼泥滑滑, 行人相對馬蕭蕭ㄒㄧ ㄠ siau。
  • 十年長自青衿識, 千里來非白璧招1ㄓㄠ tsiau。
  • 握手祝君能強飯, 華簪常得從雞翹ㄑㄧㄠ ˊ kiau5。

註一:白璧招:典出“楚襄王遣使持金十斤,白璧百雙,聘莊子為相,莊子固辭”事,即以白璧招聘。寓意,出仕不為求富貴。

詩釋義:在蕭瑟的秋日,斷蘆落楓中,於江津渡口送別摯友,聽著山鳥的鳴聲,看著熙攘的人群車馬,感慨人生的聚合,十年相識,一朝別離,相見卻渺然無期,唯有請君珍重,留得青山在,惟願,珠玉雖蒙塵,期待有朝破繭日!

泥滑滑

眾所周知,閩南台語對古詩詞較合平仄及押韻! 因為它的文讀音,是接近唐宋的官話!從中文發音來看韻腳,「橋,蕭,翹」是「腰 ㄧㄠ 」韻母,而「潮,招」則是「凹 ㄠ」韻母!兩者並不完全一致,但如果是發閩南台語的文讀音,則都是保持一貫的「腰 -iau」韻。

另外,最能看出古今音的差異,就是狀聲字詞!文字的起源之一,是擬聲!但經過時間長河的淘洗,最終面目全非,唯有狀聲詞,可以推敲其原始的發音!上面有兩個狀聲詞,「蕭蕭」是馬叫聲,「泥滑滑」,則是「山鳥」的鳴叫聲!這裡的「山鳥」,據考證是指「竹雞」,它的叫聲,古人的觀察似發「泥滑滑」的聲音!故「泥滑滑」也作為竹雞的別名!現在問題來了!「泥滑滑」怎麼發音呢?按照現代中文,「泥」只有一個音,「滑」則有兩個音,多數發是「ㄏㄨ ㄚ ˊ」只有一個例外發「ㄍㄨ ˇ」音。(即「滑稽」)。有兩個方法來判斷,一個是按照詩詞的格律規則,「滑滑」這兩個字位是仄聲字,如果按現在的發音念法的話,顯然要發「ㄍㄨ ˇ」而非「ㄏㄨ ㄚ ˊ」音!第二個就更簡單了,也更直觀,就是直接聽竹雞的叫聲

顯然是「ㄋㄧ ˊ ㄍㄨ ˇㄍㄨ ˇ」這個音,比較接近,不過,國音的第三聲對照古音四聲分類是「去」聲,再來比較看看閩南台語音,「滑」的文音是 kut, 白音是kut8 都是「入」聲字,跟「骨」的發音一樣。 合起來念, 就是「ni5-kut8-kut8」,這個發音,就更為接近實際竹雞的叫聲了,仔細聽一聽視頻,是不是這樣啊!(k- 發 ㄍ音, u- 發 ㄨ音, t- 是舌上顎閉塞音ㄉ)

因此,本土化與中文的教學,可以是並行不悖的!兩者的交集連結,就是古典詩詞!古典詩詞的吟唱,需要採用保有「平上去入」四聲八調的本土語言,才能重現詩詞中抑揚頓挫的韻律之美,並且,唯有瞭解母語,才能對古詩詞有正確的解讀與發音!


附註:

  1. 閩南台語拼音,採教育部的教羅拼音! 傳統上傳教士採用的是白話字羅馬拼音稱台羅拼音,兩者差異極小,如 聲母的ㄗ ts-,vs. ch-, ㄘ tsh-,vs. chh-,韻母的-ua vs. -oa,ㄠ au vs. ao等。
  2. 教育部拼音教學網:
  3. 各種閩南語拼音法對照表: 初學者,可以對照注音符號來學,兩者差異極小,聲母的g-ng-,b-, m-, 注音符號沒有,另外造符號。韻母的 -nn 或-N 半鼻音,注音符號以尾畫打圈為記!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