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兔

女权主义者,写东西的人。

毁誉、告密、消声:三步可毁一个女工网站

大兔,女权主义者,时评作家。

本文在墙内一发出来就被屏蔽了,真的好艰难。



尖椒部落是一个专门为女工提供最新资讯的网站。前段时间,一位网名为王小嗨的员工因为工作能力和工作态度都未能符合机构需求而被尖椒部落辞退。随后,王小嗨公开发表了一连串文章,指尖椒部落对其无缘无故地非法解雇。在这个过程中,王小嗨和其支持者们连续多次地“爆料”尖椒的所谓内幕信息。这些“内幕信息”直接导致了警察对尖椒的打压。(后文详)

2020年4月15日,警察查抄了尖椒的办公室,把尖椒同事丸子带到派出所将近24小时,并上了手铐。警察对丸子翻来覆去盘问的问题,基本上针对王小嗨及其支持者爆料的所谓内幕信息。在折腾了一宿后,丸子终于在4月16日下午自由回家。

而恰恰就在4月15日当天,王小嗨诉尖椒部落的劳动仲裁案以王小嗨胜诉结束。法院判决尖椒部落支付赔偿金12140元,驳回王小嗨关于失业保险待遇损失的请求。

王小嗨的爆料让尖椒为了规避不必要的政治风险而无法自辩。在舆论上处于劣势而渐显孤立后,警察随着王小嗨的爆料而至,同事遭遇人身危险,尖椒部落的未来并不乐观,随时有被毁掉的危机。今天我将用三点为大家说明王小嗨为尖椒部落制作了什么困境和危机。

一 到底尖椒部落为何要辞退王小嗨?

我们来思考一个简单问题:一个机构的运作逻辑和工作目的是什么?是为了顺利完成团队工作,还是为了成为个人恩怨的演武场?答案显然是前者

王小嗨在其量产的众多文章中从来没有提及过自己被辞退的原因,反而认为自己的工作失误都是别人的错。那么,尖椒部落到底为什么要无缘无故辞退一个愿意接受被称为“低薪水”的待遇而又完美完成工作的员工?这显然是不合常理的。

实际上尖椒部落辞退王小嗨的原因就是其工作能力不能达到尖椒部落的需求:完成目标、诚实表达、真诚沟通……这些内容几乎全部都可以在其自己发表的系列文章中找到自相矛盾的表述作为支持(鉴于王小嗨多次把我们称为“谣棍”或“栽赃者”,我已把其文章全部截图保存)。

第一,工作能力不足。例如,项目工作不能如约完成。王小嗨负责的某项目在将要结束的时候被发现预算并没有花光,最终数字上是完成了,但是成果无法体现赋权女工的项目目的。例如,王小嗨曾抱怨编辑工作繁琐,团队经过集体讨论,把文章产出从每人每月4篇改成每人每月1篇。这却成为其后来爆料文证明自己工作能力超级强的理由。再例如,直到2020年4月27日,王小嗨都不知道也不承认其曾负责的淘宝店后台官方数据只能保存三个月订单,一旦超过三个月,数据可能丢失。目前由于其怠慢,尖椒社会企业网店流水出现了数据丢失无法恢复的问题。

淘宝官方及其他需付费服务商表示数据问题存在。其实网店负责人只需在工作上稍加留意都会意识到这个问题存在

第二,对自己的简历说谎。王小嗨在解释自己为什么不能如约完成自己负责的项目时,明确地公开表示自己没有项目主管经验,但是其求职简历却显示其拥有一年以上的项目主管经验。

王小嗨的求职简历

第三,拖延症严重。承诺要上架产品但是拖延了两个月、承诺算账但是拖了八个月、还让拖着合作伙伴的推广费不转账,合作伙伴只能无奈找雅清(尖椒前员工,被王小嗨发文称为“领导”、“谣棍”)算账:

合作方提供的内部对话截图

第四,消极抵抗平等讨论。尖椒一直是一个平等沟通的团队(王小嗨自己的文章也反复承认了这一点),但王小嗨在团队会议中经常不发言,问其意见就说“我不懂”、“没意见”。但是王小嗨之后却以此攻击同事,怪责大家不帮其完成自己完成不了的工作。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当面解雇的对话中。

王小嗨文章截图

第六,不能为自己的工作负责。尖椒同事的kpi一直是自己设计、同事给意见后确定的。但是王小嗨经常要求别人给其安排工作和kpi。而其未能完成大家商量出来的kpi时,同事找其谈话沟通,王小嗨把这种谈话说成是“训诫”

这些问题不一而足。其实真正的平等团队并不是喊一句口号说人人平等就可以达成的,而通过漫长的探索和试错,逐点建立的共识和妥协。大家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为自己的失误检讨,为这个属于自己的团队发展作贡献,同时收获。王小嗨的消极对抗完全破坏了这种探索。

但是尽管对其有那么多的不满,我们也没有像大公司那样用严谨的文书和破坏隐私的录音录像来记录其种种问题,来获取一个“合法解雇”的理由——因为我们乐观地认为王小嗨会改变,会变成真正的共同领导者。我们和王小嗨谈话引导其想办法,但是其沉默;我们给王小嗨请督导,但其认为督导是老油条不愿接触。王小嗨一直没有变得更加有担当,依然一边表面没意见、一边私下把问题归咎给其她同事。最后,为了止损,我们只能决定辞退王小嗨。

事实上在被辞退之后,王小嗨的行为让我们觉得这个决定是对的。比如王小嗨违法把仲裁庭审的过程一字不漏地记录下来公开,我们律师表示这是违规的,此人就打了36个电话去骚扰律师,而且还在网上攻击抹黑这个律师。(中国法庭,庭审过程可以公开,没有保密协议的可以对外叙述,但是不可以做笔记或者录音,这一点在王小嗨的庭审记录里也被逐字逐句记录了下来。)

尖椒代理律师的朋友圈,他收到的三十几个骚扰电话记录

二 利用尖椒困境公开毁誉,我们有口难言

我在“女权五姐妹”事件后,身份一直比较尴尬而敏感。尖椒部落是一个工作方式比较温和、政治敏感度低的网站。为了不让尖椒部落因我而遭遇不必要的骚扰,我对每一个因为工作需要而不得不知道我在尖椒工作的伙伴叮嘱,请不要透露我在尖椒的身份。

爱护这个机构的人都会按照这个约定不公开,但是王小嗨利用了这个困境,单方面对外神秘化宣传我和尖椒的关系。

而同时,作为一个为女工提供信息服务的机构,尖椒部落本来就面临着很多政治风险。在广东,数不清的团体和个人因为帮助工人发声而被冠上各种莫须有罪名而消失了。尖椒尽管没有什么理亏的地方,在日常工作中依然如履薄冰,甚至自我审查。

所以在王小嗨及其支持者们大量爆料的时候,我们根本不希望公开争辩,因为不想引来对尖椒更多的兴趣,招惹一些本来不存在的风险。我们选择低调处理,在仲裁案审判之前,尖椒仅发表过一个公开声明,我发表过一个文章抱怨王小嗨工作拖延,雅清发过一个朋友圈感叹自己的经历,仅此而已。

但是王小嗨不愿意因此放过尖椒和尖椒的人。在那一段时间里,王小嗨及其支持者们一边继续抛出所谓的信息,一边在知道我们无法争辩的情况下,胡扯了很多自相矛盾的谎言,无法自辩的尖椒处于舆论下风。

相关阅读:尖椒的前员工雅清写的《关于尖椒部落近期劳动纠纷及机构危机事件始末》

其实,按照常理,要求劳动补偿甚至要求劳动单位道歉之类的诉求,或者是要教育这个机构遵守劳动法,并不需要以爆料机构信息的方式来进行。这种爆料对王小嗨自己的诉求没有任何辅助作用,反而是一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所以尽管王小嗨一直声称自己只是要找回尊严并非要破坏运动,但是我认为其真实目的是要让团队的成员付出安全的代价。

三 公开爆料效果如同告“密”,招致公权上门办事

大家也许都明白,只要被冠上境外势力、资金有问题、成员敏感这种帽子,不管是什么机构都讲无处说理。王小嗨及其支持者还利用了我们这种焦虑,一次又一次地发表一些捕风捉影的信息,直接导致了警察上门搜查,带走丸子盘问的几乎都是王小嗨及其支持者们爆料的这些信息——所幸很多信息都并不真实,丸子得以平安回家。

王小嗨及其支持者的公开发言截图

看到这些发言,我们既震惊又恐惧。震惊,是我们不敢相信这些人会用到这些过分的手段来报复到尖椒成员身上;恐惧,并不是因为我们感到理亏,而是检举揭发这种行为的危害性简直难以计算

我们都很难相信(尽管有预料到),昔日的伙伴竟然会呈现这种扭曲偏执的面目:得不到的工作,就要用公开检举“内幕”信息毁掉它。我们以前还幻想可以和其在保留双方各有一点安全隐私空间的情况下沟通,但是,在王小嗨种种表面上在疾呼“我要沟通”的表演下,是一步一步公开资料、发布谎言、人身攻击。这样的前同事是无法沟通的。这些怨毒的手法,如同王小嗨的控诉文章中惯用的词语:训诫、压榨、凶残资本家、谣棍、恶势力、横加干涉、领导指示、构陷……一样,带着巨大的仇恨和恶意。

正如其在法庭上突然的振臂一呼“我要的不是钱”一样,王小嗨要的也不是通过批评来使这个机构成长,而是让这个机构的人在被爆料中伤的恐惧下,无法辩解,因而失去更多同盟的时候,让公权力进入,把这个机构破坏掉。

更让人伤心的是,这种方式有效。我们正在承担王小嗨及其支持者各种操作带来的代价,而且可能将要持续地、长久地承担这些代价。而这个“我们”不仅仅是指尖椒部落的成员,而是指所有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把世界变得更加好的人。

——————

如果认为我说得有道理

可以打赏给我筹钱买运动鞋,上周跑烂了一双~❤️

为了声援我那因为帮助工人维权而被抓至今未获自由的丈夫危志立,我跑了半马!


支付宝账号:killian.cheng@icloud.com

微信:alli189

微信收款码偶尔会抽风被官方间歇性暂停使用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