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兔

女权主义者,写东西的人。

关于“吕频被指包庇性骚扰犯”,我理了一下我看到的信息

發布於

(在微博里,本文文字版已被屏蔽,图片版疑被限流。感觉心好累呀,人生好难呀。抹黑文成千上万的阅读量,想说点不同意见就被公权力屏蔽。可能旁人根本没法想象我们这群人有多艰难。)

中国女权活动家吕频最近被微博大V梁钰指”包庇强奸犯”,梁钰澄清道歉后,网络中对吕频的攻击并无减少。一个名为“Philosophia哲学社”的微信公众号随后发布阅读量达3.3万的长文指控吕频在北美女权微信群(及2群)包庇性骚扰犯。一时间吕频成为众矢之的,朋友、路人均纷纷在微信群、私信、微博中要求吕频“给一个说法”。

这两天我一直在各个女权群参与此事的讨论,看见有很多当时在北美群里的群友发表了自己看到的事实,和哲学社的指控南辕北辙。文后图是已公开或授权公开的一些描述,最后一张图就是著名的“吕频必须糊”饭圈出征宣言。我一醒来就觉得不行我得总结一下几个被故意隐瞒或被话术扭曲的问题,以备指控者不停玩车轮战,也供大家参考以防互联网没有记忆。如有表述失当我愿负全责:

1.吕频,根本不是北美女权一群群主……所以她没有踢人的权限

2.矛盾发生时,群主小门在律所上班中,没法分身处理,于是吕频一副“圣母心”就去找被指控者商量要不先退群。作为交换(因为那个群有很多北美生活学习资讯),可以拉被指控者进入【指控者根本不在里面的】2群,但是被指控者的支持者认为这也不行(言下之意是被指控者不能存在于任何一个指控者支持者所在的微信群。大家可以想一想这算是什么鬼要求)

3.被指控者根本不是什么网传男性强奸犯。“性骚扰”事件是两名未成年人女性在高中时期发生的,指控者认为被指控者性骚扰她,被指控者自辩说指控者对她也做了同样的涉性动作。

4.被指控者觉得委屈,这样说自己也被指控者性骚扰过啊,可能被逼急了,就在群里骂人并且公开了和指控者的一些聊天记录。后来她为此事道歉并在吕频的沟通下退群。

5.吕频和群主小门认为,对两个未成年女生之间的性骚扰指控,必须比处理成年人的慎重,坦诚自己没有能力下这个判决。而不是网传的“吕频说这哪里是性骚扰”。

6.尽管如此,为了隔离开两个人,并做到指控者的诉求安全空间,吕频劝了被指控者退一群,加二群(指控者并不在二群)

7.这个过程中,吕频和小门花了整整三四天,在群里沟通,解释自己为什么无法做出判决,甚至开了个zoom会议来增加讨论效率。而并非网传的“对受害者不闻不问,纵容施害者,一点也不支持关心性骚扰受害者,逃避女权大佬的责任”

8.但是无论她们做得有多么努力,还是被指控者的支持者几天几夜地轮番攻击,骂,纠缠,还有人一直用生殖器词语骂。道理总是说不过情绪。吕频身体状况一直欠佳,小门要全职上班,到最后她们被精神虐待成一张纸片,说话也没有那么温柔了,就被指控者及其支持者截了图发出来证明吕频和小门对人傲慢。

9.我本人所知的“内幕”,是吕频和小门,与被指控者根本没有私交,事件发生前都不认识这个指控者(可能只知道群里有这么一个人)。但是她俩和指控者还有点私交。小门和她的妻子和指控者还会一起玩和聊天。这和网传的“亲疏有别”完全不一致。可以设想,最方便讨好的方法就是站自己朋友把陌生人踢出去。但是她们没有这样做,反而为一个陌生人被网暴至此,为何?

10.关于群主妻子性骚扰指控者,倒数二图是群主自述。我会发现套路是如此相似:都是女生本为朋友互相欺负,某天不合意了,就指控对方性骚扰。而对自己被指性骚扰的行为完全不提。说白了,两件性骚扰指控都利用了反性骚扰的语言体系,行集体霸凌之事。

以下是一些北美群群友的发言截图:

以下是群主小门对“女权群主的妻子”性骚扰群友的回应。因为看到妻子成为哲学社挂出的唯一一个不打码真人头像照片的群友,她比较生气,通宵了一晚希望联系哲学社给妻子打码:

以下是网上流传得比较广的“吕频必须糊”群截图: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权威”之外,请看见彼此:吕频事件随感

吕频:假女权真网暴,公号“哲学社”诽谤黑文真相

做一名“女权大佬”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