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面對中國威脅時,臺灣應有的新認知

建君

以國際政治經濟的戰略來說,中國資本化的公司在膨脹到一定程度甚至發展到跨國企業後,在國際或美國上市是必然的路。但對中國來說,等於把人民幣和資產送往國外,並且納入英美的金融監管體系下(重點),這也是為什麼中國最近兩年一直在清算大型企業(尤其是由中國人自己創立的企業,馬雲或滴滴等等),這裡會有兩種力量,一種是中國自己的拉力,限制大型企業的持續發展,另一種是英美金融監管制度對中國資金的隔絕力量。
對歐美其實沒有這麼悲觀,例如美國不論戰略模糊或戰略清晰,軍事上都不可能完全放棄亞洲和第一島鏈退守到關島,經濟上維持和中國競合的同時也保持其他選項的可能性,重要的戰略產業上,美國並不依賴中國,美國對這界線是蠻清楚的。

台灣疫情筆記 20210530 給台灣本島及離島的防疫建議

建君
回覆
湛藍@amgirl1116

我想一些熱點的管制很快就會建立起來。事實上目前對傳統市場等易密集處的分流或進入管制都已經有。更大規模的管制都得要再前置作業或協調,例如臺北市對外橋就有40幾座.....
覺得如果要再提升管制,得要看管制的目的是什麼? 就目前來說,極端的限制移動和人身自由可能並不是重點,防止群聚和民眾自發性的配合,以及防止熱區病源的擴散才是。如果為了少量個案去提升整體的路境管制,那麼是不是要從目前吃緊的社區防疫和警力再調出來?或是既有的貨運、郵政或原物料運輸要如何呢?
從某角度來說,三級情況已經蠻接近邊境管制了。誠然立即可做的是台鐵高鐵等公共運輸的管制,但台灣小,除非進到四級停班,不然很難再進一步的做到邊境管制。

小論大潭藻礁公投的環保與賽局

建君
回覆
今日丹堤大安店@bokano

可能要再翻查環評會議是否有記錄。單以投票論,廢票通常是放棄表示意見.....。但這議題目前應該溢出當初環評的範圍,已經進展到三接替代方案的討論,但目前看來都很不樂觀。


建君

不出席會議或退席抗議是某些社會運動中使用的策略之一。是否適切就見仁見智。

《宙斯之血 / Blood of Zeus 》:以希臘神話為背景的夫妻強強離婚大鬧劇

【點名】Matters上有多少讚賞公民?

建君

讚賞公民+1
目前都是在這平台上試著寫些短評文字,還沒抓到具體方向。我想試著把寫字漸進成為生活和思考的一部分。覺得你的想法亦是一種不錯的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