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君

台灣台北人,公行系,博士生。喜歡:ACG,時事,政策,心理學,神祕

《魔戒》中文翻譯版本之脈絡

發布於

碎念一下,其實是考據一下,《魔戒》目前有授權的中文版本的脈絡,因為依賴網路資料查找,可能仍有疏漏。

■以下只論近年有授權的《魔戒》中文譯本:

1998年,魔戒(共3部,6冊:魔戒團,雙塔記,國王歸來) ,臺灣聯經出版,周克希審訂,通稱聯經舊版。

2001年起的朱學恒版,其有下列幾版----

2011年魔戒(朱學恒譚本),臺灣,聯經。

2011年,魔戒(朱學恒譚本),中國譯林出版。

2012年,魔戒(朱學恒譚本,聯經版全新修訂本)。

2013年,魔戒(朱學恒恆譚本)譯林出版(修訂本)。


2013年,魔戒(鄧嘉宛翻譯主體,石中歌翻譯前言和附錄,杜蘊慈翻譯詩歌,中國上海世紀文景出版)

PS.後來聯經出的《剛多林的陷落》+《貝倫與露西恩》+《胡林的子女》,是鄧嘉宛主譯。

■脈絡:

依照鄧嘉宛自己說法,和網路的報導,在台灣和中國譯本之間的脈絡整個過程可以歸納如下:

聯經先有老版本魔戒中譯,朱學恆重譯後有了2001年聯經版,(而同時2002年聯經出了鄧嘉宛譯的《精靈寶鑽》,而人物譯名主要沿用的是朱的版本)。

之後朱學恆和鄧嘉宛在2003-2005年合作修訂譯文(但主譯文還是採用朱的),2011年先在中國譯林出修訂版,之後2012年出聯經修訂版。

同時2013年鄧嘉宛又被上海世紀文景找去獨自譯出她自己版本的魔戒。

因為這樣,所以坊間有「2012聯經版經過鄧嘉宛修訂」的說法,但因為網路上沒有人比對兩邊(2011譯林和2012聯經),所以這種說法還沒論定。

■迷思:

坊間有「2012聯經版經過鄧嘉宛修訂」的說法,此有兩種可能,第一是聯經援用2011中國譯林版本作為臺灣2012年修訂版(因為原譯文主體還是朱學恆的),第二可能是在2012年修訂出版前,聯經自己又找鄧嘉宛再修一次,但由於還沒在網路上找到有人比對兩邊(2011譯林和2012聯經)內容,這種說法還沒論定。

由於鄧嘉宛(2014)自述中只提到對朱的譯文的修訂始於2003年(成果就是2011年譯林版),並沒有提到有再第二次修訂,個人判斷第一種情況較有可能。

最後提一下, 鄧嘉宛和朱學恆一樣都是臺灣譯者。以這角度來說,不論中國或臺灣出版,目前中文世界《魔戒》授權譯本都是臺灣的翻譯。雖然朱在很多地方(例如政治或公共立場)並不討喜,但《魔戒》譯作上仍有他的定位。

■後記:

我突然好像可以接受「邁大步」這個翻譯了。

-----------

■參照資料
參照之一:

《魔戒》:朱学恒十年磨剑 2012-02-08 11:02 国际先驱导报

http://column.cankaoxiaoxi.com/2012/0208/12459.shtml

參照之二:

《魔戒》的中文译本是朱学恒的好还是邓嘉宛的好? 知乎(2014),鄧嘉宛回文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2870202/answer/25704206

參照之三:

《魔戒》译者:托尔金语言特殊 需多注释。2013,北京晨报

https://www.chinanews.com.cn/cul/2013/11-15/5505329.shtml

參照四:

托爾金作品及台灣翻譯版本,2015,PTT

https://www.ptt.cc/bbs/Fantasy/M.1420280564.A.016.html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去看了重映版的指环王1

转:宫崎骏评《《指环王》》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