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君

台灣台北人,公行系,博士生。喜歡:ACG,時事,政策,心理學,神祕

記《吸血鬼獵人D》在臺上映

發布於

查了一下這部2000年的作品好像第一次在臺灣上院線,但我又有記憶我很久以前在曾在某個場合看過?或是在某場講座看過? 記憶的曖昧性質讓我想起這部片的觀看場合時處在迷宮中,但我記得我不只看過一次,日文配音和英文配音都看過。

這次上映的畫質覺得比我當年看的差一點,甚至顏色部分有覺得好像有一層灰霧濾鏡隔著,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而這次上映的是英配版,人物的聲音其實配得不差,但台詞與日配版有微妙的出入,例如,雖然設定上大家都知道D就是那個誰的兒子,但日版配台詞中和D對話的敵役角色大多都用暗示性的方式來講這件事,並沒有把話說死(你這副尊容長得好像吾等待奉過的大人之類的),英版配的台詞直接破梗說你就是那個XXXX的兒子啊......。甚至野蠻族的長老在日配是女聲但英配變男聲,這些出入不禁會讓人思考當初台詞是怎麼調整的。

劇情很簡單,吸血鬼男爵麥耶爾林克擄走富家民女夏洛特,家人重金僱用吸血鬼獵人們討伐並欲救回,而D身為人類和血族兩方的混血,武藝高強但走到哪處處被白眼,在吸血鬼獵人們與各方妖物的混戰中,麥耶爾林克逃進嗜血女王卡蜜拉的城堡,D和其最終決戰。

作畫水準沒話說,美術設定雖然無法完美重現天野喜孝插畫的細緻線條,但已經很考究華麗(例如反派卡蜜拉的造型,女主角夏洛特的美麗氣質,而D只要出現瞬間便氣場十足),配樂貼合劇情起伏而合度的映親各場戰鬥的緊張或情緒的伏溢。可能因為在大銀幕看的緣故,一些當年看不懂而自以為覺得爛的表現法,這次重看會覺得其實是我當年沒看懂。

例如最後一場D和吸血鬼男爵麥耶爾林克的對戰,當年覺得這安排在最後的打戲不過癮,重看才發現分鏡和作畫上已經把兩方強者間的生死一線表現出來了。D的長劍砍在麥耶爾林克的硬化披風刃甲上時不是單純的砍,而是用半吸血鬼的力氣把刀刃做高週波振動,最後致使麥耶爾林克的刃裂掉。又或是蕾拉(屬於另一方吸血鬼獵人的女角)看著兩人死鬥時拿起夏洛特的戒指丟在地上。當年看這幕會覺得作畫為什麼這麼混,別的鏡頭畫得很細但戒指在空中拋物線的表現是用殘影。這次重看才領會到這幕的重點除了畫面還有聲音,而半吸血鬼的D聽到戒指掉落的聲音才決定最後一劍的落點。

系列小說裡的D容顏俊美而舉止沉默優雅,總是拿著長劍受僱殺死意義上是自己一半同族血統的存在,但也不總是如此,作為貴族階級的昔日血族註定凋零而人類要在枯竭的大地上奮力求生,D是同屬兩方世界的人,卻哪邊都不是。在這意義上,D是一個永遠沒有結局的角色。這部電影原作是系列第三本小說《妖殺行》,結局是很怪的悲劇收場(這也是原作者菊地秀行的惡趣習性),電影結局看似悲涼,但比起小說已經是更有希望的結局。而「希望」其實就算知道底牌掀開時的沉痛,但仍要選擇走下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生命"勇"恆...吸血鬼獵人D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