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君

台灣台北人,公行系,博士生。喜歡:ACG,時事,政策,心理學,神祕

商討「青天白日」作為一種策略在HK

該文前半直述中華民國和國共內戰史實後,後半段卻出現不少直白批判文字:

引:反修例運動中,最令人擔憂的是「無意識地向法西斯主義靠攏」

引:民主運動不一定等於解放運動,香港與台灣人民共同爭取的不是氣死共產黨這種幼稚的發洩,而是徹底的解殖,沒有解殖,談何獨立。

引:當香港人希望爭取國際關注的同時,亦同樣地有責任和義務去關注他人,既然敢在文宣寫出「唇亡齒寒,港台同行」,就應該負起責任去理解台灣的歷史和社會狀況,否則這樣的盟友實在太過廉價。 


到1010這節骨眼,台灣獨青們才開始與HK講青天白日不足以代表台灣,並在同溫內傳來傳去,不就表示獨青們長久以來無視與HK的交流,也不重視與當地公民社會連結,從318口號式消費「今日香港」,只為獨派想呈現的「明日台灣」怖懼,幻想著台獨跨海而去的一呼百應,一點進步都沒有嗎?

這是十足焦慮陰影的呈現,要改旗易幟最好的方式是,去協商,對話,了解象徵對彼此的歷史意義,和看待象徵時的詮釋方式。HK亦有自身對於「中華民國」的複雜情節,或是親近或是隔離,或是在反共歷史,港英情結化為回歸迷思。當然,這些應需討論和解構,澄清其中的情感動力是如何運作,並試圖在其中找到出路。但此文無視場域的直接把義士直接指為「向法西斯主義靠攏」,呈現台灣獨派只在1010這一天「眼不見為淨」的精神勝利法,而不卻做出協商與溝通。

對啦對啦,那些天天上街被子彈K,被瓦斯嗆,被克警打,帶著小孩裡盤查,回家要經過克警關卡的人還要被你嗆,身為獨青的你,在這情境下和HK義士們「共同爭取」了什麼?

一時,青天白日刺眼,但一時,或容許HK一線生機。

攤開來,若是港人的佈幟策略:
1.遍佈港獨旗
2.撕足五星旗
3.借中華民國旗
4.黑洋紫荊

今日,1港獨激化底線亦不能代表全部運動,2是單點策略式街頭挑戰權威,4有被秋後之險,獨青們不認識HK現實,卻只想著1010他人在難困時選著你的認同,恕我無法同意。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