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樂天

古今多少事 盡付笑談中

關於一帶一路的一點思考

發布於
國際關係

有小夥伴問筆者一個好玩的問題,這一帶一路,如今快玩不下去了,看著索羅門火光沖天,燒的不要不要的,排華呼聲,日益高漲,是不是代表這一開始就不是一個好的政策? 所以玩到最後把自己玩死。

天:一個政策的制定,一開始總有其原因及背景,不能夠因為它最後失敗,就覺得這政策從一開始就是個錯誤,王安石變法失敗,難道他老人家一開始的初心是魚肉人民嗎?

就一帶一路而言,面對海洋帝國的霸權,選擇從陸地上拓展地盤,以打破美利堅對海上的壟斷,這是一種可能性的探索,跟大航海一樣,面對土耳其人這道牆,只能去海上找另一條路來打破封鎖,面對西方勢力的盤根錯節,從邊陲小國打開局面,不失為一種創新,當時的中國產能過剩,為了消化這些產能,自己國家蓋不下了,跑去別的國家搞基建,也是時勢所趨下的一種辦法。

那麼.....問題出在哪裡? 第一,好大喜功,舉個栗子,戰國時期秦趙燕三國蓋長城,蓋了幾十年也沒看過出什麼問題,怎麼到了秦國一統天下,舉全國之力,蓋沒幾年就要出大問題了?四個字,急於求成!!! 百年大計,要濃縮成十年,這一定會出大問題!!!

同理,要交朋友不是問題,不過要在短時間內交到大量朋友,這可就困難了,短時間內急於求成,難免泥沙俱下,或是大手大腳,花錢去交朋友,賠本賺吆喝,或是更進一步的撒錢買支持,暴發戶的行為,遲早讓人反感。

第二,政治大於經濟,為了實現主席的宏圖大業,這些大政方針,通常是不惜代價,問題是,一個收支無法平衡的項目,並無法長久維持,如前幾年的杜拜造島,看似雄偉壯麗,實則債台高築,一帶一路針對窮國貸款,量少還能支持,量多了錢收不回來不就全是呆帳

第三,反動勢力混進來,你習主席一要打貪,二要禁止人民幣搬出國換成美元,大家自然去尋找新的渠道,乘著一帶一路春風,海外搞項目,帳在境外,審計困難,要貪汙,要虛報金額,要申請美元額度也簡單許多,為了主席的偉業,換點美元花差花差,你央行還能阻止嗎?

第四,中國人的做事方法,索羅門事件就看得很清楚,賄賂求許可,跳過民意遲早出問題,只重視上層關係,如果政府換人,不承認這合作,過去的投資就可能打水飄,汙染當地環境,這時有所聞,不重視當地民眾,只想好處全吃,引起當地人反抗這也不是新鮮事了。

綜觀一帶一路,花錢收不回來,這是第一個無法持續的理由,貸款後掠奪性開發,或是過分的要求,如用債務逼迫斯里蘭卡租借港口,根本殖民時代再現,遲早各國反抗,這是第二個無法持續的理由,隨著一帶一路的擴展,難免觸及西方的勢力,如腳伸進中歐則歐盟警惕,手伸進美洲。則美帝擔憂,跟整個西方世界為敵,沒有一個國家能撐得下去的,蘇聯不行,現在的中國更不行。

結論:根據美國弗吉尼亞州的威廉瑪麗學院(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AidData研究實驗室的數據顯示,在18年間,中國向全球165個國家的13427個基礎設施項目提供了資金或貸款,金額高達8430億美元,可謂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實驗,大國領袖,連燒錢都要燒的氣勢磅礡,前無古人,後面應該也很難有來者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