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ufkin

只有大家各自聯結和合作起來,我們才有可能改變(自己的)未來。

文:Si Kahn 、譯:陶蕃瀛

本文系《組織結社:基層組織領導者手冊》第一章 <組織結社>,全文約12700字。

組織結社的功能是人們同心協力把事情完成。讓我舉個例子來說吧,社區裏有一家生鮮超市,貨品價昂質劣。現在,你可以自己一個人試著做一些事情改善它。你先到店裏,找到經理,然後對他說「如果你不改善貨物品質並且使價格合理,我就再也不來買東西。」你還可以寫信到報社,抱怨那家超級市場的食品。你也可以寫信向超級市場的老闆抗議。但是他們不會在意你這一個顧客。如果只有你一個人,他們不會真的在意你是不是買他們的東西。

可是,如果你聯合三十個夥伴在店門口分發傳單,告訴大家店裏的東西又差又貴。然後,你們找到七十五個人聯名在報紙上刊登廣告,呼籲大家不要到那家生鮮超市買東西,除非它改變它的價格政策。其後,好幾百個社區居民簽署的聲明由你和其他十餘個居民代表遞交給超市的大老闆。他們一定會好好聽你們的意見並且據以改進。他們可能不在乎你一個人一個禮拜在該店的消費額。但是,三、四百個人的消費額,對任何一家商店可都是一筆大收入,是一個大數字,而你一個人的消費額,他們可看不在眼裏。許多人團結在一起的力量足夠造成改變,但是一個人所能造成的影響則相當有限。

讓我們再看另一個例子。假如你是某一個大城市的資深公民。這個城市差勁的公眾交通系統讓你生氣,它使你沒有辦法輕鬆地到達你需要去的地方。你自己可以做許多事情,嘗試解決這個問題。你可以寫信給報社編輯、你可以打電話給電臺和電視臺、你也可以打電話給每一個市議員、你還可以寫幾封氣憤填膺的信給市長、你也可以到市議會的會場上舉牌和發言抗議。但是,如果只有你一個人,事情大概不會獲得進展。你找的那些人,那些應該負起責任改善事情的人,他們總是會問自己「如果我不做的話,又會發生什麼後果呢?」如果只有你一個鼓噪,他們的回答將是「事情很難,恐怕不太樂觀。」

可是,如果你和其他三百個資深公民同心協力地一起行動。你們一起送交書面聲明給報社。一起以團體的名義上電臺,以團體之名出現在電視上要求公眾聽你們的意見,在市議會上大家一起出現,一起拜訪市長公館。那麼事情不再難以處理,不再複雜困難。這些行動顯示出真實的權力,而你必須展現出真實的力量。不論年齡大小,三百個人就是三百個選民。任何政治人物都知道,三百個選民足可以改變任何一次選舉的結果。因為這個緣故,政治人物會聽一個團體的意見,因為這個緣故,他們會同意團體的要求。

在事理上站的住腳,和是否能贏得勝利沒有多大關聯。有權有勢的人,極少因為你是對的和事情應該要做而讓步於你,他們一向緊抓權勢不放。問題關鍵在於,你夠力嗎?如果你有權力,那麼你就能讓事情辦妥。事情對不對,還在其次。


組織結社真的有效嗎?

回答這個問題最好的方法是請你自己環顧你的社區,檢視一下哪些人已經組織結社了,而哪些人沒有組織結社。一般而言,那些有權力的人正是最懂得運用組織結社的人。想一想,你的錢花到哪里去了?有不少花在醫療照顧上吧?美國的醫生們能取如此高昂的服務費用,因為他們的組織結社很好,好到他們幾乎完完全全地壟斷美國的醫療服務市場。如果你租房子,你就有一大筆錢要繳到你的房東那裏去。房東已經組織結社了,他們使得保障房東而不利於房客的法律得以制定通過。你還有一部份的錢用於購買食物。你可知道,因為食品連鎖店有組織的排除競爭,他們得以降低品質卻同時提升售價。我們的食品支出增加了,食品連鎖店的利潤也增加了。最近這些年來,我們用於水電瓦斯的錢愈來愈多。供應這些民生用品的企業,他們組織起來把物品價格和利潤提升到驚人的高水準。我們所交的稅款多數用於幫助那些已經很有錢的人,少數才用於幫助我們自己,這個事實反映出,那些有錢的人比較有組織,而我們比較沒有組織。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今日的美國,權力集中在少數個人與企業的手中,他們之間有非常良好的組織聯繫。這些企業組織及參與其中的個人擁有超乎尋常的權力,他們做出的決定影響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這些企業組織曾經一而再、再而三的展現出操控市場價格的能力,他們聯合起來將物品價格固定在一個不合理的高價位上,絲毫不顧全體人民和國家因此而受到的痛苦。最近這幾年汽油以及燃料油的價格跳升了三倍到四倍。石油企業組織,他們還掌控許多自然資源好比煤礦和水利發電事業,他們的利潤在一年裏提高了百分之八百。

他們有的權力是真實的權力。這種權力一般受薪階級的家庭從來未曾瞭解。有多少領薪水過日子的家庭,年收入曾經在一年裏增加四倍呢?有多少薪水階級的家庭,從來不曾感受到失業或被裁員的威脅呢?又有多少受薪家庭曾經免納稅款呢?有多少薪水階級能夠違犯法律卻不被制裁呢?

今日美國的真實狀況正是這樣子的。這一個由企業和少數個人構成的小團體,穩定而且有系統地將我們每一個人的自由權利剝奪掉,我們在憲法和權利法案下被保障的權利,企業組織的壟斷行動正在剝奪這些權利;要知道,沒有經濟上的自由權利時,政治上的自由權不可能存在。


我們看到,個人和家庭在許多不同的生活領域裏都欠缺權力。我們發現我們沒有權力決定各種生活必需品的價格;食品、衣物、水電瓦斯、住宅或醫療照顧的價格均是如此。對許多人而言,以他們的所得水準來看,這些必需品的價格實在是太昂貴了,因此很多人根本無法取得這些必需品。許多受薪家庭想要擁有一間房子根本是不可能實現的夢想。在農村地區,飛漲的土地價格使得個人取得土地經營農場的事情想都甭想,只有企業組織有能力經營農場。


與基層民眾對立的一方如何運用權力?

對立者有好幾種不同的方法控制我們和我們的生活。經由控制資源,他們掌握了權勢並且實際運用權力。工廠和商店的擁有權給他們權力來決定人們的工作和工作保障。擁有自然資源、如煤、木材、土地、水資源、石油、鈾礦,使得他們有權力設定價格,確保高額利潤,控制供給與需求,使得生活必需品供給不足。

由資源所有權而來的權力,進一步透過政治過程的控制而鞏固。政治過程的控制則依靠金錢的力量,冰冷無情的現金力量。我們一再的看到這些與基層民眾對立的一方,在各級政府選舉上的影響力量,在全國、省、縣、鄉鎮市、村裏的選舉裏,他們投注大量大量的金錢贏得勝選。政治人物在競選時使用大筆大筆的政治獻金贏得選舉,然而政治人物也背負了對支持者的責任,至少要在這些支持者所關心的某些議案上有適當的回應。結果是通過許多有利於少數的富人和企業團體的法律,而不保障在國家裏占大多數的平凡百姓和家庭。舉例來說,工會是使勞動者能夠與他們的雇主抗衡,以保障自身權利的唯一真實力量。但是,規範工會工人與與其雇主關係的法律在過去這些年裏一再的修改,愈改愈有利於管理階層,以至於工人組織結社的權利被嚴重的削減。

某些情況下,是個人而不是公司組織在行使權力。有一些特定的個人,他們擁有各種各樣大量的財產並且在政治上扮演重要的角色,他們這些人擁有極大的權力。但是,即使是這些有巨大權力的個人仍然必須組織在一起才行。例如,一般雇主所擁有的權力不僅來自於對工作職位的控制和工作所創造的利潤,他們的權力還來自於全國性團體如全美商會、製造者全國協會的全國性力量。這些團體共同合作創制了有利於企業組織和雇主的法律。他們對各級政府機構施加壓力,使政府機構執行既有法律的時候偏袒有錢人,而不利於欠缺資財者。美國的法律偏愛企業、富人、工廠主、地主和投資人,絕非偶然。

全国制造商协会(NAM)主席Jay Timmons和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在2018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将NAM描述为“美国首都的庞然大物,可以不受限制地进入白宫和国会山的顶级立法者。”

這些企業組織辯稱,我們有一切所需的權利,能夠在體制內做到我們想做的每一件事情,只要我們夠認真的去嘗試。一個失業的人有權利到任何地方應徵一份工作。他們宣稱,如果一個人能夠持續工作一段夠長的時間並且儲蓄夠多的錢,他甚至可以自己開設工廠。不管實際上房東是否接受,一個無力負擔房租的人有權利付給房東較低的房租。我們都有權力,「證明」自己的能力,改進自己的工作技能使自己更適合受雇、更符合市場的期待。如果我們沒有工作也沒有錢,我們有權利去政府機構,這些機構是為了幫助我們而設立的。我們可以去社會安全局、社會福利處、公共住宅處、醫療照顧、醫療補助、糧食補助券。如果我們被這些機構拒絕,我們有權利遵循行政的和司法的程式申訴,甚至可以上訴到最高法院。

理論上,至少那些有權勢的人這麼認為,應該沒有人抱怨才對。然而,實際上,任何一個曾經嘗試運用前述權利的人都會告訴你。這些權利只在理論上存在,真實世界裏並不存在。實際情況是,如果你失去工作,你也失去幸福。實際情況是,如果你被迫搬家,你只好露宿街頭。實際情況是,如果你上了年紀,沒有地方會要你。實際情況是,如果你是窮人,你大概會繼續窮下去。實際情況是,如果你被人歧視,你只能準備過苦日子。儘管個人被法律書面保證擁有許多權利,當一個單獨的個人面對組織化的力量時,他完全沒有權力。這些組織化的力量以各式各樣的方法宰製了我們的生活。


組織結社能夠幫助一般百姓嗎?

明顯地,組織結社能夠幫助那些富有的和有權勢的人達成目標。但是,整部美國歷史裏也充滿著平凡百姓藉著組織結社而獲得極大成功的事蹟。檢視美國歷史時,你會發現大部份的進步是人民以組織結社的方式達成的。以美國的獨立戰爭為例,獨立戰爭並不是偶發的事件,它是組織結社的行動。組織者召集人民開會、擬訂策略、培育領袖、建立溝通系統、設定議題、採取直接行動、運用公共關係、募集資金、建立聯盟。他們所做的正是今日社區組織工作所做的事情。

干草市场事件(Haymarket affair)为一场于1886年所发生的美国大规模工运,这是在5月4日在芝加哥干草广场,对于劳工示威造成的爆炸案的后续事件。它原本是一场和平游行,游行是为支持八小时工作制工人的罢工还有回应前一天警方杀害多位工人的事件。一位不明人士在警方即将驱散群众的时候,向警方投掷了炸药。炸药爆炸并引发开枪造成了七名的警察以及至少四个民众死亡,另有许多人受伤。

我們今日擁有的權利和福利,並不是天賜的。是人民組織起來爭取到的。許多我們以為是理所當然的東西,都是前人奮力爭取才得到的。今日我們多數的勞動者有退休年金、有薪的假期和節慶假日、病假、超時工作給付。不是公司雇主突然地主動把這些給我們。而是因為三〇年代和其他時代裏頭,數以百萬計的勞工組織工會,對雇主們施加壓力,要求雇主給付這些「福利」,然後才被整個社會採納。婦女擁有投票權和有色人種在基本人權方面的保障等事情也不是因為政府良心發現,而是相關團體組織結社爭取而來的。甚至在教育方面,也是因為人民組織結社,堅持爭取自己的子弟和有錢人家的子弟一樣,都有接受教育的權利,於是公共教育和公立學校制度才得以實現。


組織結社可以有哪些利益?

組織結社的利益有短期的和長期的兩種。短期間裏,組織結社是一種把事情辦好的有效工具;可以改進學校行政、降低稅率、爭取工作上的權利、改進交通系統和醫療照顧品質還可以維護鄰里社區的安寧。許多個人日常生活裏的困擾都可以經由組織結社獲得解決。

但是組織結社還有其他的利益,長遠看來,這些利益的重要性更高。經由組織結社,人們學習到一些新的事物,能夠以新的觀點看待自己。他們學會在遭受不公正的待遇時仍然保有尊嚴。他們學會以自我尊重替代缺乏自信。他們開始充分運用自己所擁有的能力和技術,如與人合作、影響他人、公開地說出意見期待、反抗不義。

經由組織結社,人們開始重新發現自我。他們發現自己是誰、他們來自何處、他們的背景、他們的歷史、他們的根、他們的文化。他們重新發現隱藏在自己的家庭、性別、階級、種族或語言團體和血統裏的未知事物。這些新發現帶給他們力量。他們重新發現屬於自己的抗爭歷史和反抗不義的歷史。

1970年8月26日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妇女解放运动。 Don Carl Steffen / Gamma-Rapho / Getty Images

我們每個人的自我,有一部份是「我們自己認為的自己」,有一部份是「別人告訴我們是怎麼樣的,而我們也相信我們就是那樣的部份」。所以當別人告訴我們,我們這個團體從來不曾引領潮流、從來不挑起麻煩、也從來不質疑權威。我們十分可能認為,這就是我們現在應該做的事情。當別人告訴我們,我們這個團體一向不與外人合作,自立自強,我們經常也就如此相信。

但是,在真實的歷史裏我們這個國家的人民一向不消極被動的接受命運或強權的安排,人民會反擊回去。人們在美國的獨立戰爭時是如此的,在今日仍然如此。但是許多人已經遺忘了這個傳統。有人告訴我們,美國的生活方式是要求大家共同參與並且為國家的利益而協同合作。所以有人期待我們做好份內的工作、犧牲自我、不求回報、沒有聲音、沒有異議、莫做要求但求恩惠。

我們這麼做會讓哪些人得到利益呢?那些掌握著企業組織的人、政府機構組織和政治團體得到利益,他們因此掌控住我們每個人生活中的許多部份。我們一般平凡百姓縮減各種生活支出以支付高價的能源費用,好讓石油公司盈餘豐厚。我們日常生活的社區裏沒有員警維護治安和交通,然而市政府用我們的稅金,強制徵收農地開發成工業區,還給廠商稅率優惠。市政府花費鉅資蓋新穎的市政中心,而我們的中小學校卻破舊失修。

在組織結社之中,我們重新發覺我們的需要,並且要求這些需要被關照。在這過程裏,我們重新發現我們的力量、我們的根和我們的傳統。我們學習合作的技巧、集體行動的技術、一同工作的技能和相互扶持的方法。從這些知識和組織的經驗之中,服務人民的真實權力開始累積。

為了遭遇難題的人民,我們需要組織結社。組織結社是一個好工具、武器、好手段。但是它本身也是目的。我們運用組織結社的時候,我們讓眾人重新認識我們是一個又一個的社區公民,因為我們學會為自己權益發言的方法,一種別人會聽進去的方法。


誰能夠組織結社?

組織結社這項工作最美妙的一部份就是幾乎每一個人都能夠運用它。沒錯!固然有以組織結社為專業的組織工作者,例如本書的作者就是,他們依靠協助人們組織結社維持生計。有時候聽我們這些專業組織工作者談組織結社,你可能會認為這是一套非常困難而且神秘的辦事方法。組織工作者,如同許多他種專業人士,有時候會誇大自己執業時所需要的技巧。他們運用的術語聽起來有些神秘色彩:行動、模式、選民、聯盟、議程、策略、計策。這類的「行話」有時候使得一般民眾以為組織結社的過程裏有一些部份非常複雜。然而,事實上,好的組織結社是一套做事方法,它一點也不復雜。它需要的基本技巧,我們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已經具有。組織結社沒有一套固定不變的法則,但是在大多數的狀況裏有幾個步驟需要逐步而行。這些步驟一般常人都能學會。

大多數的人不認為自己是組織工作者。實際上,大多數的人也不認為自己是一塊成為組織工作者的料。組織結社的工作被看成一件困難、危險、有點浪漫的工作。你在電影裏頭看到的組織工作者通常是英俊、健壯、強悍、年輕的男性白種人。

幸好,實際上並非如此。如果組織工作者必須符合電影裏的形象,美國建國以來的大部份的優秀組織結社可能都是未曾發生的事情。美國的組織結社歷史是涵蓋所有年齡、性別、種族、膚色、國籍、宗教、語言、種族的人民共同締造的。歷史中改善了上千人民生活品質的絕佳組織結社,促成者是高中學生、半身不遂的行動不便者、七十歲以上甚至年齡超過九十歲的老人、退伍軍人、無家可歸者、社會工作者、男女同性戀者、農人、教師、非法工作者、勞工移民、父母親、精神科病患和各種各樣的平凡百姓。

一般平凡百姓也可以成為優秀組織工作者的原因乃是組織結社所需要的技巧也就是我們日常生活裏使用的技巧。這些技巧幫助我們,使我們的日常生活更好,使我們和家人、朋友和同事的關係更順暢。能夠精通人際關係,就是好的組織工作者。

如果你只是一個典型的普通人,你可能認為組織結社類似公共關係是促進人際的工具。你會對自己說:「我可不會成為什麼組織工作者或領袖人物。」但是,今日社區裏、工廠中、學校和機關組織內的領袖,絕大部份的人一開始的時候也和你一樣是一個普通人,也對自己說同樣的話「我可不會成為什麼組織工作者或領袖人物。」他們認為自己絕對不可能在公眾面前發表演說。他們相信自己絕對不會面質房東、老闆或市民代表的不當言行。他們覺得自己絕對不可能主持會議或安排整場會議的議程。他們自我認定沒有人會聽他們的意見、聽從他們、把他們的話當真,因此他們害怕而完全沒有行動。處罰一個站出來的個人是相當容易的事情。我們牢記此點,以至於我們甚至沒有機會發現,好幾群人一起站出來的時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件事情。

沒有自信和害怕等等的感受,乃是我們的後天教養造成的。因為在我們這一生裏,工作時總是被與他人隔離開來;每當我們為共同的理想目標而和別人聚集在一起時,我們就遭到勸阻。然而,和別人合作、領導別人、激勵他人與他人形成組織畢竟是我們大多數人與生俱來的巨大能力。只是我們當中很多人的此種能力,已經被折磨殆盡,因此我們甚至連開始嘗試的信心都沒有。然而,歷史裏處處可見那些從未想到自己會成為組織工作者的人,在自己生活的鄰里之內、學校中和工作場所裏,成為推動重要運動,造成改革的領導者。每一個人民團體裏,黑人、白人、老人、青年、女人、男人、工人、農人、納稅人、消費者,都曾經產生領袖人物,他們也都曾經自認自己絕對不可能成為領袖。

每個人都能夠組織結社。每個人都能夠學會組織結社的基本原則。組織結社是最有效的工具。你能夠「學會如何贏得朋友並且影響大眾」,你能夠「發現自己的人性潛能」,你能夠「修正自己的行爲」,你能夠「變得更加積極自信」。然而你若能夠發現別人和你的方向目標一致,而且你學會和這些人一同合作,和他們一起達成彼此共同的目標,你的人生不可能有比這件事情還要意義重大的事情了。


人們為什麼要組織結社?

人們因為各種不同的理由組織結社。有時候因為某人找到他們而且開口要求他們組織結社,他們組織結社。這個某人可能是鄰居、朋友、同事、親戚、鄰里組織或社區組織的代表或工會的專職組織工作者。可能只是在一個單純的拜訪裏,某人說:「這令我氣憤。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可不可能一起做一點事情。」

有時候得到的答案是:「不,我寧願自己一個人做。」很多人對別人存有戒心。如果某人敲門請我們簽署請願書,我們多半會考慮再三才會簽或者根本不考慮。如果我們被要求參加鄰里或社區的會議,我們不去的理由遠遠多過要去的理由。雖然通常我們會說好。說好或說不好,很大一部份取決於某人如何找到我們、為什麼事情找我們以及要求我們做什麼事情。

另外有些時候,我們開始組織結社,因為沒有其他的辦法了。我們自己可以試的每一種辦法,只要是我們知道的,我們都做了,問題還是不能解決。我們向朋友抱怨。我們抓狂、跳腳。我們投書報社。我們打電話進電臺告訴空中的朋友。我們向老闆申訴。我們放話威脅。沒有一樣解決問題。

最後,我們開口要求其他人:「嗨!你曾經遇到這類問題嗎?」我們發現自己不是唯一被逼到抓狂,並且認為應該要做些事情的人。有許多人和我們有同樣的想法,他們可能和我們在同一條街上、同一個鄰里內、同一家工廠或同一間教室上課。他們因為找不到問題的解決之道而充滿挫折感。他們也迫切想要把問題解決。這正是組織結社的起點,確認以個人的方式解決問題無效,然後必須大家一起來尋求解答。


人們為什麼不組織結社?

並不是每一個遇到問題的人都會去組織結社來解決問題。有一些人會鍥而不捨的用個人的方式獨力解決問題,即使個人的努力似乎毫無改善問題的跡象。當問題無法獨力解決時,有些人就放棄了,然後轉而關注其他事情。

人們遲疑而不組織結社的原因很多。對很多人而言,這是一種新的方法,因此是一種讓人擔心害怕的方法。他們從來沒有組織結社的經驗,因此甚至要他們嘗試用組織結社的方法解決問題都有很大的困難。對另外一些人,他們擔心的事情是,成為組織的一員會被期待做一些事情,而這些事情會讓他們害怕。他們擔心被要求去承擔公眾責任,而這與他們的身份地位不相稱。他們也許擔心要做公開的演說。他們也許害怕自己看起來無知,或言行舉止好像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缺乏自信加上身處陌生情境的畏懼,是人們不組織結社的主要原因。

另一個畏懼的原因是害怕參與組織結社會產生不良後果。籌組工會的時候,經常遇到這種事情。工人擔心如果加入工會會被解僱、或失去年資的優遇、或被調到低薪資的職位、或調去自己不喜歡的工作、或調到危險或環境差有損健康的單位。他們畏懼被管理者標籤為搗蛋者、動亂份子,因而遭到特殊對待,受到騷擾和恫嚇。

有時候這類的畏懼,事出有因。騷擾和恫嚇被用來對付發起組織結社的人。這不止在工會組織裏發生,推動其他種類的組織結社時也會遇到。但是很多時候這類恐懼在傳述的過程裏被過度誇大了。

那些掌握有權力的人們,如企業組織、軍事領袖、和政客官僚等等人,向來把組織結社的方法與力量秘而不宣。一般平凡百姓不但不被教導如何組織結社,甚至連組織結社的想法都被壓抑。大多數的人從進入小學起就開始被教導組織結社,人們團結合作實現共同願望,是一種很不美國式的辦法。我們從來不學習美國歷史上綿延不絕的組織結社工作。我們不曉得在美國歷史裏,志願的組織結社是不分年齡、族裔、地區的,並且任何一種議題都可以是組織結社的原因。我們不曉得組織結社,就像蘋果派一樣,是道地的美國貨,是美國這個國家運作的基本方法之一。我們甚至被教導,將組織結社與「腐敗工會」、「共產匪黨」、「惹事生非者」,和「嬉皮」聯想在一起。

事實不容扭曲污蔑。美國的民主制度、代議政府組織基本上都被期待,實際上也需要,以組織結社的方式運作。但是因爲人們沒有被教導關於組織結社的事情,人們認為做那些事的人,不是我輩凡夫。

相反的,我們被教導:解決我們的問題有其他的好辦法。在工作上,我們被告知:只要一個人去找老闆,心平氣和的說出我們的問題,事情將會獲得處理。在學校裏,我們被告知,如果我們有問題應該在課後主動見老師、諮商員或者校長,然後每一件事情都會圓滿解決。報紙的專欄作者告訴女人,如果有什麼家庭生活上的問題應該私下和丈夫談。社會福利方案的受益人被告如,有問題的時候要找他們的社會工作人員私下秘密的會談。

我們一再的被鼓勵以個別的方式尋求問題的解決。我們被教導要做一個獨立自主的行動者,不要集體行動。然而,實際的情況是單一個人的行動極難把事情辦妥。我們被教導在行動上與別人隔離,使得我們無法達成一些必須的基本變革。

還有其他的理由,社會鼓勵我們用個人的方式解決我們的問題。處理個人的問題通常不需要整個體制做重大的調整。如果只是一個工人持續地在私底下向老闆抱怨工資,只要稍微調高他一個人的工資或將他升級擔任督導,這麼做十分容易。如果,這個工人不是向老闆抱怨,而是運用其領導技巧將工人結合在一起,也許加薪水的不再是一個工人,而是每一個工人。

如果一個市民到市政府抱怨房屋稅不合理,對市政府而言要求抱怨者不要聲張,而將他個人的房屋稅降低一點也許是很值得的事情。如果有數百個納稅人抱怨,唯一的解決辦法是修改稅則,這將會普遍嘉惠房屋持有人,而非僅僅嘉惠私人企業。藉著鼓勵個人獨自解決問題,社會乃得以避免對現行運作方式做任何重大改革。然而,長期而言社會卻因此付出更大的代價。

社會鼓勵以個別方式處理問題的另一個理由乃是這樣子暗示了個人應該為其「自己的問題」承受責難。大部份的人都會認為,自己的問題多,別人的問題少。人們常常未能認清,許多我們自己的問題同時也是我們大家共同的問題。因此我們常想,如果我能夠更努力地工作、更注重衣著或更適當表達自我,這些問題就能夠解決。

這個體制以精微細緻的方式鼓勵人們持有這種能度。工人被告知,如果他們能夠在工作上將生產力再提高一些,他們就可能獲得加薪。婦女被告知,如果她們能夠把家整理的更清潔一些,丈夫會更愛她們一些。少數族群被告知,如果他們能夠找到正確的管道,循著該途徑,他們的問題將會逐一處理。

我們總認為找不到比較好的工作、自己的聲音在社區裏太微弱、沒有一個更幸福的家庭生活是自己個人的失敗。這種看法削弱了我們的自信心。這使得我們相信,和那些執政者、經營管理者、學者們比較起來,我們實在沒有他們好。我們開始懷疑自己,當他們告訴我們應該將事情全部託付給他們的時候,我們認為他們也許是對的。讓他們做決定,讓他們告訴我們,我們應該做什麼。

《Closer IV》 RAFAEL GAYTÁN

因此,我們每一個人最終都成為小人物,比我們想像中更小的小人物。我們缺乏信心,不敢將自己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我們彼此疏離並且異化。而我們面對的反對勢力,他們工作上緊密結合、共同發展行動策略、共同行使權力,我們變得毫無能力改變那些令我們生活艱困的事情。

在這個社會裏,還有一個原因使我們只被鼓勵以個人的方式獨力行動。有權力的那些人非常清楚的知道,如果其他人嘗到了一點權力的滋味將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們知道一旦人們經由組織結社學習到,他們也可以改變一些小事情,他們將會開始想要改變大一點的事情。他們知道,工人們如果成功的爭取到在工廠裏設置整潔的咖啡間,他們將會開始爭取加薪和年資的優遇等等其他事情。他們知道,社區居民如果成功地共同合作施壓於市政府,使市政府將幾塊小空地清理乾淨,接下來,他們就會要求更多的警力維護社區治安和更合理的稅金等等事情。


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組織結社嗎?

在組織結社這件事情上,就像許多其他事情一般,圍牆外的草總是比牆內的綠。幾乎每一個社團的成員都認為自己這一群人是最難組織的一群。例如,當你在白人與黑人都有的情境下工作時,你經常會聽到白人說:「你知道的,黑人總是團結一致,他們彼此支持。他們做同伴的後盾時,從來不畏首畏尾。如果白人也能夠這樣子的話,我們一定比現在更強。」反過來看,黑人會說「你知道的,白人做事有一個特色,他們不分彼此。他們不像黑人,黑人會彼此爭鬥。白人們知道大家共同的需要,他們會站在一起,共同達到目的。」

有趣的是,幾乎每一個團體都認為別的團體很團結,而自己的團體有分裂的現象。事實真相是,沒有任何一個組織結社是容易的。但是也沒有任何一個團體是無法組織的。每一個團體都有其特長和特有的問題,必須針對其特長和問題發展而有不同的組織策略。

例如,在鄉村地區人們居住地點分散。挨家挨戶的拜訪民眾比較困難。要召集民眾一起開會也同樣困難。要民眾一起到州政府所在地遊說議員的策略更不容易執行,因為這需要民眾長途旅行。另一方面來說,鄉村社區的人們經常有合作的傳統,人們會彼此互相協助。又因為日常生活中聚會和活動比較少,雖然探訪朋友鄰居需要走一段比較遠的路,人們還是有意願去做。

不論你是和哪一類群體共同工作,總有一些因素有利於組織結社,又有一些因素不利於組織結社。重要的事情是要辨別明白各個群體在發展組織結社的工作上,有什麼長處和困難之點。不要假定在某一個群體行的通的辦法,到另一個群體也能行的通。正如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需要獨特的對待,每一個社區、鄰里或群體也都有其獨特點。瞭解其獨特點並且和社區居民一起工作,會使得組織結社這項工作更加有效和成功。

組織工作者還需要瞭解另外一項事實。同樣一群人,時機恰當時比較容易組織結社,有些時間則比較不容易。如果找到一個良好的理由來發起組織結社,人們會組織結社起來的,而這個良好的理由至少得是人們關心的事情。當政府宣佈增加財產稅時,這是一個好時機讓大家共同討論財稅問題。當某一位婦女夜間在街上遭到攻擊時,這是一個好時機發起鄰里居民組織結社,共同關心社區治安。當某一個議題正熱門的時候,人們比較願意參與組織結社。人們參與可能是想要維護生活品質或生活方式,也可能是看到某些可能的利益在其中。

《我等就来……》台湾美浓社区运动 二十年回顾展

看到組織結社可以增加贏得勝利的機會時,人們比較容易組織起來。大部份的人都有許多問題,有些問題能夠妥當處理,另外一些問題則無法解決。他們期待找出問題的解決之道。但是他們的生活經驗顯示於他們的是機會不大。例如,有些時候我們不免心生疑惑,那些居住在破敗危樓區的居民,何以不會因為居住狀況太差而形成組織。答案經常是他們不認為他們可以為此做任何事情。在真實的生活情境裏,他們認為某些事情可能做到,另從一些事情不可能做到。他們的看法可能正確,也可能是錯的。但是,如果他們認為某些事情是可能做到的,他們比較可能因為那件事情而組織結社。如果他們不認為有什麼事情可以辦到,組織結社就不可能。

社區,如同個人,有時積極活躍,有時需要休養生息。好像人們有時候能夠冒險犯難,嘗試新的生涯,超越自我,有時候社區也願意嘗試用新的方法辦事和集體冒險。然而就像個人一樣,有些時候社區可能十分戒慎恐懼。有時候我們的最後結論是這個社區無法組織結社,然而正確的答案是這個社區只是這一周、這一年、或在這個時間點上,或者只是在這個特定的議題上,無法組織結社。

例如,有時候一個社區才剛剛結束一個成功的持續一段長時間的組織結社推展方案,而我們又立刻想要開始推動另一個。然而,這時候社區需要的是一段休息時間,讓人們強化整頓既有組織、慶祝和重新恢復力量,準備迎接另一場漫長、艱巨的戰鬥。正如一個人有其生活的節奏,社區原本的活動節奏十分重要,推動社區的組織結社時,需要小心謹慎的關照它。


從哪里開始組織結社?

你現在在哪里,那裏就是最佳的起點,從你關心的人開始,從令你氣憤的議題開始,從生活之中你最想改變的事情開始,從日常生活和你在一起的人們,他們最想改變的事情開始。和你的同事與共同生活者一起開始,這些人和你有共同的社會關懷和興趣。成功的組織結社並不需要人多。少數幾個人組成的團體就能夠完成許許多多的事情。

組織結社有好些不比尋常的事情,其中之一是一但組織結社開始推動形成,許多人都會參與進來。大部份的人都希望做一些事情使自己的生活更好。但是大部份的人也都認為自己可以做的不多,甚至認為自己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做。因此,他們坐著等待其他人為他們做事,或者坐著等待別人告訴他有什麼事情可以去做。經常只要有一個人採取行動,有時候這一個人以前從來也沒有做過什麼事情,然而這個人的一個行動,好像一個火種,引燃一場重大的組織結社運動。

許多年以前,當時我住在喬治亞州的Fannin郡,該郡的政府首長公告財產稅要大幅調漲。我們每一個人都火了。我們在停車場遇見時都會一致抱怨。每一個人都在談論增稅這一件事情。但是一直沒有人採取任何進一步的行動。終於,有一個銅礦場的工會會員在報紙上登了一個三行的小廣告。就我的記憶,廣告是這樣寫的:「關於我要繳的那些稅,我很火大。我想要做一些事情。如果你也想要做一些事情。今晚八點我們在法院見面。」當晚一共有三百個人在法院出現。這一個廣告是一項重大運動的起點,不只改變了該郡的財產稅,還改縫了該郡的政府。每一個人都想要做一些事情,每一個人都很生氣,但是需要某一個人採取行動,將憤怒轉化為行動。

組織結社不見得每次都能達成目標。不是每一場戰爭都能打贏。不是每一個問題都能解決。但是成功總是多於失敗,如果你跨出第一步,其他人會跟進的。


如何開始組織結社?

由於組織結社的歷史很大一部份是組織工作者所寫的,你很容易從中引發這樣的想法,在開始組織結社之前需要請教一個專業的組織工作者。能夠和有組織結社經驗的人談一談,一同仔細思考議題和溝通觀念,請專業組織工作者協助發展策略、選擇戰術,都可能會有幫助。但是,在這個國家裏,大多數重大的社會和政治運動乃是一般平凡百姓自己發動的。

此外,雖然我們多半沒有組織過工會、政治運動或鄰里團體。但是我們的確有許多組織的經驗,只是我們經常未能清楚體認。我們當中許多人曾在教會團體裏工作,是工會會員,參加過家長教師和學生的協會,參加過服務性社團,參加過職業團體或退伍軍人協會,或參加過其他型態的組織。許多參與或建立這些組織的技巧,和本書所討論,在組織結社過程裏有用的技巧是完全相同的技巧。想一想你自己的生活和你過去參與各種社會組織的時光。回想你所做過的事情和你學習到的事情。你可能會發現,你已經有的組織結社技巧,超過你過去的想像。你已經有的技巧可以做為你開始自己動手組織結社的基礎。本書以後的章節要討論你自己如何做組織結社的工作,和為什麼這麼做。這其中沒有神秘之處,也沒有不傳之密。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或者都能發展相關的知識和經驗。我們都能推動改變,在使我們生活的世界更加美好的過程裏扮演重要角色。我們每一個人擁有的技巧、才能、價值觀念都不同,在人生的優先事項選擇上也不相同。但是我們每一個人要同心同行,我們每一個人,在建立一個為人人而存在的社會這一件工作上,都能做領導者。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