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致敏原:“共匪渗透”

当我决定写下那两篇讨论VOA和NYT翻译错误的文章时,我绝对没想到它们会如此激怒马特市的部分群体。事实上,我原以为亲共人士会喜欢这样批评外媒的文章,反共人士才会对我的批评感觉不适。

然而这次我大错而特错了。哈哈!

我过了很久才想清楚,他们如此反应强烈,主要是那篇有关VOA翻译错误的文章里有“共匪渗透”这四个字,让某些人产生一种如同祖坟被挖的感觉。这四个字,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可怕的致敏原。嗯,换一个说法,“共匪渗透”已经成为某些人心中的敏感词。从他们的反应看,他们是非常非常非常不想看到这四个字的,仿佛每个字都像锥子一样刺中了他们的眼睛。

从后来的发展态势看,“共匪渗透”这四个字,似乎不小心开启了一条构陷流水线的开关。

首先在这条流水线上登场的,是某个负责“钓鱼”的角色,他的任务是故意曲解别人的意思,让人百口莫辩。人家要是不理他呢,就好像默认了他的指责,承认了他的曲解;要是跟他辩论呢,又刚好给了他机会做进一步的曲解和构陷。

“钓鱼”钓得差不多了,就该某个假装理中客的角色跳出来“抓鱼”了,摆出一副裁判的架势,把遭到栽赃构陷的一方钉死在十字架上。

“抓鱼”成功,就轮到真网警或者打肿脸充警犬的五毛狗出来“烹鱼”了,对遭到构陷的人各种威胁恐吓。如果被构陷的一方或其支持者有工作单位,还会遭到单位的处分和惩罚。

这条流水线不就是五毛狗们构陷和打击方方老师及其支持者的手法吗?现在看来已经成了“标准的样板”,开始推而广之,四处撒网了。

说来好笑,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想在那篇短文里加上包含“共匪渗透”的那句话。到VOA那篇文章写完之后,我才忽然灵光一闪:这么明显的错误都看不出来,会不会……

那只是一种猜测。

但某些人士的过敏反应让我不禁怀疑,说不定我的猜测误打误撞地就猜对了。说不定VOA和NYT聘用的译员里头,真的有共匪的人?说不定共匪真的利用译员渗透到这些媒体里去了?谁知道呢?

这仍然只是猜测。

其实我写这篇很水很水的文字,不过就是想在那条被我踩过几次的狗尾巴上再踩一脚,而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