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只许民间“积德”,不许官家“积德”

新锅炒冷饭,味道格外香

最近这几天,广西全州曝出计生时代超生婴儿“被调剂”的事情,年初对徐州丰县事件集体缄默不语、集体发“通稿”的中国媒体,忽然一下子重新获得了暌违已久的“新闻自由“,不断翻出当年的“邵氏孤儿”等事件,新锅炒冷饭,味道格外香。

根据一些文章梳理的线索(参考《【404文库】新安晚报|“超生调剂”疑并非个例,记者梳理发现多地曾现其身影》《老斯基财经|超生孩子统一抱走?瞎说什么大实话

07/06/2022》),发生这种事的并非只有广西全州,从湖南隆回县、洞口县(均属于邵阳市)、衡阳祁东县,到贵州镇远县、广东电白县、四川达州、山东东营,在计生时代都出台过类似的政策或者存在类似的现象。

在上述几个地区中,就有3个属于湖南,为什么福利院抢孩子卖给外国人的事情在湖南省的浓度这么高?读过各家媒体的文章后,我发现他们都只分析了表面上的原因,并没有从当地父权制宗族文化传统入手,挖掘这种现象的深层次原因。

其实,这些记者只需要看看同为湖南人的北大法律系毕业生杨支柱的言论,就不难从中找到答案。杨支柱作为法律专业的硕士,又是曾经统领海内外反节育派的人权斗士之一,想必他是知道联合国人权宣言里有关反对人口贩卖的条款的吧?然而在杨支柱这位法学专家兼人权斗士眼中,联合国人权宣言的这个条款根本不算数(不过他添油加醋地牢牢记住了联合国人权宣言有关“生育自由权”的规定),他不止一次扬言要将父母卖儿卖女合法化,还声称人贩子充当中间人贩卖儿童是“积德”。从杨支柱的言论,不难看出他和老乡易富贤热爱的湖南父权制宗族文化社会是如何看待贩卖儿童这种事的。

也正因为如此,湖南那些福利院的人,才会那么心安理得地抢走别人的孩子,心安理得地把把他们卖给发达国家的收养人。按照杨支柱等人的观点和逻辑,这些孩子离开原来那些要么贫困要么不负责任要么二者兼而有之的家庭,离开这个在共匪独裁下老百姓毫无人权的国家,被“卖给“欧美那些经过精心挑选、有经济实力、负责任的养父母,在人权能够得到保障的国家生活,无论如何都是“积德”嘛。如果被女儿们寻亲找到,以后那些父母们说不定还能跟着他们女儿移民欧美呢,那就更是N重“积德”了(N=这些家庭跟着女儿移民欧美的人口数量)。

所以《男方都市报》在那篇《贵州镇远“制造”弃婴送养国外牟取暴利》中,也不得不借一个曾经给福利院代养过这些孩子的阿姨之口,承认这个事实:

百分之二百的好

搞不懂杨支柱和他率领的反节育派为什么支持民间人贩子买卖儿童,却反对福利院抢孩子卖孩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只许民间“积德”不许官家“积德”?又或者,他们其实是嫉妒那些因为被官家“积德”而脱离共匪兲朝这个人间地狱的孩子?

遗憾的是,各家媒体和自媒体撰稿人在批评政府部门的乱作为甚至作恶时,都拒绝正视和反思杨支柱及其追随者(或许他们自己就是杨支柱的追随者?)的反人权思想,拒绝承认此类在民间根深蒂固的封建残余,才是政府能够泰然自若作恶的“底盘”。

计生委当然很混蛋,打着人权旗号反人权的杨支柱及其拥趸们就不混蛋了吗?

不仅杨支柱及其追随者存在反人权思想,从各家媒体和自媒体的文章看,有很多孩子被抢的家庭也有此类思想。那些家庭,有不少都是因为重男轻女而超生或准备超生的。虽然记者们为他们骨肉分离而捶胸顿足、如丧考妣,但这些家庭对“骨肉分离”这种事并不是多么在乎。

事实上,在媒体披露的多个案例中,那些父母早在计生委和福利院找上门来之前,就主动跟自己的女儿们“骨肉分离”了:

在“邵氏孤儿”事件中,杨理兵夫妇把女儿“哺育到半岁“就外出打工了,在正常情况下,半岁的孩子还没断奶呢。如果这对父母真的疼爱顾惜女儿,会那么早就主动跟女儿“骨肉分离”吗?

女儿才半岁就被父母主动“骨肉分离”

女儿被抱走后,杨理兵“猜测”孩子被抱走的原因,看起来似乎有道理,但他很可能并没有说真话。真实的原因很可能是:生下大女儿之后,两口子极有可能想再生个儿子,因此女儿已经半岁了还没给上户口。当计生委找上门来询问女婴的来源时,杨理兵的父母出于同样的考虑,很可能对计生委谎称这是抱养的孩子,才导致那个女婴被抱走。

当然,写出这个真实的原因,不利于突出文章的中心思想,不利于凸显计生委的罪大恶极、十恶不赦,因此,当事人和记者都不遗余力地掩盖这个原因。

贵州镇远的案例同样存在这样因为重男轻女想生儿子而主动跟女儿“骨肉分离”的状况:

女儿刚满月就被父母送人了

这一次,那个女婴才刚刚满月!如果李泽吉对女儿有一丝一毫的怜惜之心,会抛下这么小的婴孩外出打工吗?如果他对妻子有一丝一毫的怜惜之心,会在妻子生产后才刚刚一个月就带着妻子出去工作吗?共匪政府给的产假还有98天呢!这个李泽吉连万恶的共匪政府还不如吗?

计生委当然很混蛋,这些重男轻女的父亲就不混蛋吗?

作为中华田园人权斗士杨支柱的拥趸,就连《男方都市报》也终于对那些父母的所作所为看不下去了:

多年之后,当那些被美国人领养的孩子寻亲找到自己的生身父母时,他们收获的不是父母的亲情,而是冷漠:

那些孩子的命运,如果真的像这些文章作者声嘶力竭地渲染的那么悲惨,那么此类悲剧就不单是计生委和福利院制造的,而是在杨支柱及其拥趸们中根深蒂固的反人权思想,在湖南贵州广西等省份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跟那些来自民间的政府相关人员,共同制造的。

仅仅挖出计生委和福利院这个主干,不挖出深植于杨支柱及其拥趸还有那些重男轻女的父母脑子里的毒根,并不足以彻底根除官方和民间买卖儿童的罪恶。

但很多媒体和自媒体的作者不愿深挖这个有毒的根。也许,他们只是想从政府有关部门手中,夺回数千年来原本由父权制宗族社会操纵的买卖人口“积德”权吧。正如他们声讨计生,也不过是从政府手中夺回数千年来父权制宗族社会控制女性子宫的特权。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727 邵氏“弃儿”|庞皎明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