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突然刮起大风,沙尘暴来了!

在开始写下这段文字的两三分钟前(东八区16:40),外面突然刮起大风来,西边的天空很快变成土黄色,沙尘暴来了。阳台的窗户留着一道10厘米宽的缝隙,现在我已经能够在屋里闻到土腥味。仅仅刮了5分钟,整个天空都变成灰黄色了。

沙尘暴中,惨白的太阳

我家朝北的窗户有一扇没有关严实,风在窗缝里吹着口哨。整栋楼的门窗都被刮得哐哐铛铛乱响。猫精到这个月才满一岁,牠从没见过这种阵势,有点吓着了。我赶紧关上那扇吹口哨的窗户,牠似乎才安心一点,然后坐在窗台上,好奇地望着外边被刮到空中的树叶和塑料袋,在牠眼中,那或许是无数的飞鸟。

楼下的一辆汽车被风刮得响起了警报声。隔壁院子里,一卷铁皮被刮得滚来滚去,好像后面有一条看不见的狗在疯狂地追着它;一只泡沫箱子也被刮得挪动了几米,直到被困进一个墙角,却仍然蠢蠢欲动,仿佛不甘心在那里了却余生。过了一会儿再去看,那只箱子已经不见了踪影,不知道被风超度去了哪里。

在风中狂舞的柳树

房子后面那棵柳树再次变得乱发蓬蓬,身不由己地在狂风里摆动一条条已经变成嫩绿的柔软柳枝。树干看上去就像一个女人干瘦黧黑的脸,满脸的皱纹里都写着愁苦,无休无止的愁苦苦。

远处的山在天气好的时候是青灰色的一片,现在终于被沙尘分出层次来。本来预备今天到山里逛逛的,早上起来看见天上层云密布,才打消了这个想法。午后,太阳从乌云里钻出来,可惜好景不长,刚露了一小会儿面就被沙尘暴蒙上了一幅污黄的面纱。

山被沙尘暴分出了层次

路口后面,一片空地上腾起阵阵尘土,更多的本地尘滓加入了这支铺天盖地而来的大军,不征服这片大地,它们是不会罢休的。

此刻,从我开始写这篇文章已经过去一个小时,外面的风声终于减弱。但那并不是狂风即将结束的征兆,不过暂时休息一会儿,风又再次肆虐起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