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最近大家都爱吃萝卜了!”

看习瘟猪这架势,不把前几年经济上升时积累的民脂民膏败光,他是不肯滚蛋的

以前我对做核酸是很抵触的,后来我发现一个秘密:只要我说出去做核酸,把守村口的大妈大姐大叔大哥们就不对我问东问西了。要不然我出村一趟,他们就用满腹狐疑的目光看我,仿佛我出去是投敌卖国一般。其实我出村后往往都在荒郊野岭晃悠,去过的人群最多的地方,就是做核酸的地方了。

这两天因为某些生活物资消耗殆尽,我又顺理成章地出村两趟:第一天做核酸,第二天是核酸结果出来后凭借健康码和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到超市买东西。

买好之后,再顺便到超市门口的菜店买点菜。排在我前面的帅哥买了三个巨大的白萝卜,还有一大把芹菜和其他蔬菜。菜店老板娘看着那几只萝卜说:“我发现最近大家都爱吃萝卜了!”

帅哥有些无奈地回答:“没办法啊,只有萝卜是每斤一块多……”

言下之意,其他的大多数蔬菜都太贵了,买不起。

看他拎的那一大堆菜,估计他家人口不少。因为去年夏季蔬菜种植区发生洪灾,北京的菜价从去年秋天就开始噌噌噌地往上涨,原以为开春之后会降价,谁知道又撞上北京接连不断出现病例,有些蔬菜以及鸡蛋的价格不降反升。

像我一个人,吃菜问题还好对付。去年秋天储存的大白菜刚刚吃完,各种野菜就慢慢出来了:先是抱茎苦荬菜,然后是蒲公英。接着短尾铁线莲的嫩叶也出来了,这种野菜在北京山区被称为“龙须菜”,但是跟天门冬科的“正版”龙须菜不同,而且数量也多,山坡上,荒地里,路边上,随处可见。

几乎跟短尾铁线莲同时出现的时令野菜还有黄精和玉竹的嫩芽,沙参的嫩叶,以及野韭菜和俗称“山蒜”的薤白。黄精和玉竹的根是中药,嫩芽带了点根上的甜味,鲜嫩可口,是我在华北吃过的最美味的野菜之一。沙参的根也是中药材,嫩叶有一股淡淡的奇怪气味,估计也是从根上带来的。野韭菜的叶子比家种的韭菜老,这里的村民几乎不吃,通常我把它的叶子切成大约1公分长,炒鸡蛋吃,也还不错。至于这边村民爱吃的薤白,在我以前住过的一个村子周围非常之多,我喜欢将它小小的蒜头捣碎了拌凉菜,吃起来很香,但是上厕所的时候那种气味太冲,我已经不屑一吃了。

等到黄精和玉竹逐渐长大、老不堪食之时,山野豌豆、茳芒香豌豆和歪头菜的嫩芽也出来了。这三种豆科植物在当地几乎没人吃,其中茳芒香豌豆的嫩芽尤其肥嫩鲜美,在有的地方一长就一大片,比老家的豌豆苗好吃多了。

茳芒香豌豆

有这么多野菜,我从开春之后就没买过叶菜,仅偶尔买点黄瓜番茄土豆之类,当然还有大白萝卜和胡萝卜,省下一大笔菜钱。但是普通人家的日子就没有我的这么好应付了。一大家子,上有老下有小,以现在的物价,每天光是吃菜的开销就是一大笔钱,难怪最近大家都“爱吃”价廉物还勉强算美的白萝卜。如果再碰上养家之人因为发生瘟疫到处封锁或半封锁而失业,那日子可咋过呀。

年初任泽平们抛出“印钞促生”计划,我不知道习瘟猪是否已经暗地里实施了。现在物价涨得这么高,没准就是任泽平和印钞机的功劳。

这几天有个经济学家李稻葵又建议给最贫困的10%的家庭每家发1万促进消费。不过依照共匪层层官员雁过拔毛的“革命传统”,最后能够真正落入贫困家庭手中的那点钱,估计都无法填补物价飞涨留下的窟窿和失业导致的收入锐减,消费啥的就免谈吧。

不过我还是支持发钱计划。看习瘟猪这架势,不把前几年经济上升时积累的民脂民膏败光,他是不肯滚蛋的,那就让他加速败钱,加速完蛋吧。

败……bye!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