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从“政府来养老”到“自己来养老”,哪些报纸刊发过这些文章?

 (編輯過)
从这个耐人寻味的反应,或许可以推测:反节育派背后的推手绝不仅仅只是那些自称爱护生命的宗教势力和维护人权女权的各路斗士。

最近这些年,反节育派中流传着这样的贴图:

网页截图

仔细看这张像是由几份剪报组成的贴图,就会发现以下蹊跷之处:

  1. 没有一份能看出是哪家报纸。
  2. 报纸顶头上那个年份的字号太大。
  3. 报纸出版时间通常包括年月日,不可能只有年份。
  4. 正文字号太小,里面的字没有一个能辨认出来。

因此,这张贴图中那几张“报纸”极有可能是伪造的。

那么真实的报纸长什么样呢?

我冬天恰好用报纸糊墙了,这是我刚刚拍的一份《北京日报》的模样:

瞧,报纸名称和出版日期都可以看到,即使这张照片拍得有点糊了,仍然能够轻轻松松地辨认出正文里的字。

为了验证到底有没有报纸发过那样的文章,我还特意到国家图书馆搜了搜,搜出来的结果是这样的:

从1979年开始,的确有很多报纸文章的标题包含“只生一个好”,但没有一家报纸或期刊以“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或“只生一个好,政府帮养老”为题发过文章,从方正、知网到国图自己馆藏的报纸,都查不到。上面这份网页截图左侧的年份,显示了所有标题中带有“只生一个好”的文章的发表年份,看看我用红色标记的地方,恰恰缺少反节育派那张贴图里标示的1985年和1995年,也就是说,这两个年份根本就没有拿“只生一个好”做标题的报纸或期刊文章。

我也在国家图书馆搜了“养老”这个关键词,同样没有搜到那几份“报纸”中的标题,不信的可以自己去搜一搜。

所以,我现在基本上可以肯定那几份“报纸”是伪造的,那么这些“标题”来自哪里呢?

这个其实只需要在google里搜索“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就可以搜到:

那些横幅应该才是几份“报纸”中的标题的来源,但旁边标注的时间仍然非常可疑,因为在兲朝1980年代拍彩照是比较稀罕的,我小时候拍的第一张“彩照”都是给黑白照片上的色。到我小学毕业时(1980年代后期),彩照才开始比较普遍。但个人用傻瓜相机(胶卷)拍彩色照片,则至少要等到更晚的1990年代。况且那几张横幅的照片拍得比较差,我怀疑应该是用智能手机拍的,再结合照片中人物的衣着和背后的建筑外观(从下面那张从谷歌上搜到的比较清晰的图看,建筑物的外墙上似乎挂着空调外挂机),我推测它们的出现时间应该都是在21世纪。

于是我又用google搜了包含第一条横幅的图片,结果搜到网上出现这张照片的疑似最早日期和网站:2012年6月25日的加西网。

综合起来,我推测这是一系列由反节育派伪造的贴图。

原始图片或许是真的,但时间肯定是假的。然后有好事者在看到那些照片后,又伪造出那几份“报纸”,在反节育派中以讹传讹,流毒甚广。

有意思的是,对民间谣言严打不怠、从不宽容的共匪,居然对这些伪造的贴图选择性失明了。从这个耐人寻味的反应,或许可以推测:反节育派背后的推手绝不仅仅只是那些自称爱护生命的宗教势力和维护人权女权的各路斗士。共匪也是反节育派的后台之一,而且很可能是最大的后台。

反节育派的人权女权斗士们以为批评和反对计生就是反抗共匪,但实际上,他们可能才是被共匪利用的那一方,或者,至少也是双方互相利用,只有傻呵呵的老百姓被蒙在鼓里,被蒙骗着、裹挟着,沦为韭菜与炮灰繁殖工具。从这个角度,也可以解释为何易富贤之流制造的谎言能够“颠扑不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中国政府为什么如此惧怕俄国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