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这就是杨支柱要保护的人

(edited)
虽然杨支柱没有成功地将父母卖儿卖女合法化,但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依然成功了。

2006年,只有3个月大的刘学州,被亲生父母以6000元的价格卖掉。

2010年,“反计生教授”杨支柱发表了他那篇著名的文章《出卖亲生儿女不宜定拐卖儿童罪》,誓言要将父母卖儿卖女合法化。

网页截图


后来杨支柱又多次为贩卖儿童辩护,声称“贩买不是拐买,充当二传手使买卖双方各遂其愿,其实是积德的事”。(参考《新视角1239期:修改收养法,拯救万千儿童》)

此前一年,年仅4岁左右的刘学州,虽然生身父母都在人世,却因养父母在意外事故中去世,沦为事实上孤儿。他在学校过着被霸凌和猥亵的痛苦生活。

2021年,刘学州到网上寻亲,后经警方DNA对比,找到了他的亲生父母。结果他却发现,当年他父亲因出轨,与他母亲生下他,与第一任妻子离婚后,将他卖掉,再用卖掉他的钱,娶了他母亲。生下刘学州的弟弟后,他父亲又一次出轨,与第二任妻子即刘学州的生母离婚,又与第三任妻子生下一个女儿。而刘学州的生母,也在与他父亲离婚后另建家庭,生下第三个儿子。

刘学州找到了生身父母,却没有找到他渴望的父爱母爱。他看着自己同父同母的弟弟享受了各种令他这个哥哥可望而不可及的亲情:弟弟过生日,父亲为弟弟大办酒席;而刘学州从小到大都没过啥生日。弟弟有父亲给买的房子,而刘学州什么都没有——生身父亲与他见面后只给了他5000元钱。

当他希望亲生父母比照弟弟的待遇,给他也买一套房子或者租个房子栖身时,他的亲身父亲骂他是“网络乞丐”,他的亲生母亲在微信里将他拉黑。

随后刘学州遭遇了一系列网暴。

2022年1月24日,绝望的刘学州在海南自杀死亡。

接着山西警方接到网民报警,称刘学州的生身父母涉嫌“遗弃罪”。

虽然杨支柱没有成功地将父母卖儿卖女合法化,但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依然成功了。经过他的“普法教育”,显然报警的网友不认为刘学州父母涉嫌拐卖儿童罪。

而这两种罪在量刑上是不一样的,遗弃罪最高刑期只有5年,拐卖儿童罪的刑期则是5-10年。

刘学州的亲生父母,丁某和刘某,这对在他3个月时将他卖掉,又在他寻亲成功后再次将这个未成年男孩抛弃的男女,就是杨支柱要保护的人。而刘学州,也是杨支柱及其支持者声称的,通过被人买卖而获得拯救的“万千儿童”之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