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補車胎

只是我不明白,為什麼老天爺的報應,沒有直接落到他自己頭上。

昨天騎車出去打泉水,剛出門,到拐彎下坡的地方,車就滑倒了。我感覺有些奇怪,但也沒有多想。

繼續往溝里騎,前輪發出奇怪的聲音,我還以為是掛在橫樑上的兩個塑料水桶沒有放好,跟前輪摩擦到了。調整了一下水桶,前輪依然有異響。等我騎了一多半的路程,拐過一個彎,準備越過一座小橋時,車子又打了一下滑。我趕緊停下車來,檢查了一下前輪,發現裡面居然一點氣都沒有了。

本來想著已經快到泉眼,將就騎上去把水打了再說。可是想想前面有個大陡坡,我的後輪剎車幾乎無效,全靠前輪控制速度,現在它一點氣都沒有,就那樣衝下來,太危險。

默默地推著車往回走,越想越不對勁。這輛車才買了兩年多點,因為斷斷續續鬧瘟疫,以及冬天不太出門,加起來有七八個月都沒有騎,實際使用時間也就一年多一點,前輪外胎上還留著新輪胎特有的橡膠毛刺,內胎不可能這麼快就壞掉了。

而且僅僅兩三天前,我就搶著在寒潮到來之前騎車到鎮上取過快遞。來回的路上都很順利,回家後把車推到開敞的雜物間,就再沒動過,怎麼可能僅僅過了兩三天,車胎裡的氣就一點都不剩呢?

我想起上午房東剛過來院子,非要用水泵幫我抽水不可,被我拒絕,因為我看到他那張臭臉都覺得污染視覺。這個死老頭子年紀跟我父母差不多,以前我一直把他當作長輩對待,沒想到他表面對人很好,其實心眼很壞,秋天的時候趁著他老婆不在家,居然對我動手動腳。當時我看出他居心不良,有所防範,他非要拉我進屋待會兒,被我掙脫。沒想到他臨走時還是趁我放鬆警惕,在我胸脯上摸了一把。

他顯然沒把這當作什麼大事,在農村,這些臭男人幾乎把調戲婦女當作稀鬆平常的娛樂。第二天死老頭子又來找我,他一進院子我就把窗簾拉上,任他在窗外嘻皮笑臉地跟我說話,都不理他。

後來他大概怕我向他老婆告狀,還是跟我道了歉,但我一直對他不理不睬,再沒拿正眼看過他,大白天待在家裡也會把房門關得嚴嚴實實,再也不想讓他踏進屋裡半步。但簽合同的時候約好院子裡的菜地他們種一半,我種一半,而且雜物間有他們的很多東西,我沒法不讓他進院子。大概為了挽回自己的形象,他後來加倍討好我,還支他老婆來給我送這送那,都被我拒絕。冬天自來水停了之後,他幾次三番要幫我抽水。我實在是太討厭他,寧願自己騎車出去打泉水,也不要他給我抽水。

昨天上午他進院子後,曾經兩次走進雜物間,一次是在被我拒絕他幫我抽水之前,他拿東西,一次是在被我拒絕之後。蹊蹺的是,第二次進去的時候,他既沒有拿東西去放,也沒拿東西離開,行跡非常可疑。

我那個車胎的氣門芯跟普通自行車不同,必須用專門的工具才能擰下來放氣,要麼就得把打氣筒插上去之後才能放氣打氣。雜物間裡剛好有他的一支舊打氣筒,他一定是在第二次進去的時候,用打氣筒推開了我前輪氣門芯上的機關,把車胎裡的氣放掉了。他一定以為我的車子沒有氣,沒法去打泉水,就會求著他給我抽水。

我自己也有些大意,平常出門前都會檢查一下車胎,偏偏昨天沒有檢查。

等我推著車回到家,一輛卡車停在門前,是收購玉米的販子。房東正準備把一袋袋玉米搬上卡車。我拉著臉,對他和那輛卡車視若無睹,用鑰匙打開院門,頭也不抬地就把車子推了進去。

把車停好,我從屋裡取出自己的便攜式打氣筒給前輪打氣,一開始怎麼都打不進去,後來調整了一下氣門芯,把打氣筒的氣嘴用力往上面按了幾下,這才把氣打了進去。然而僅僅過了十幾分鐘,前輪裡打得滿滿的氣就跑了個精光,輪胎癟了下來。這時太陽已經下山,院子裡很冷,我只能等第二天太陽出來後再修車。這回我沒敢把車子擱在雜物間,費了點勁兒,把車扛到客廳裡去了。

今天天氣很好,沒有颳風,藍藍的天空上沒有一絲雲彩。暖洋洋的太陽照著院子,白天的最高氣溫已經升到0℃以上。

吃過早飯,收拾好屋裡,我就把車扛到院子裡,把車身斜靠到一張凳子上,拿出那個簡易的補胎套裝,準備修車。

以前上大學騎自行車,曾經無數次看修車師傅給車子補胎,大概知道程序,但真要自己動手,還是沒有把握。

我到網上查了一通,沒有找到詳細的步驟,只好根據回憶試探著修了。

沒想到第一步就被難倒了。看別人給自己修車的時候,似乎輕輕鬆鬆就能把外胎從輪轂裡撬出來。可是專門修車的人用的是二三十公分長的金屬撬棍,而這個修車套裝裡只有三個短短的塑料撬棍,每一支都只有不到10公分長。

我費了好大的勁兒,才用第一支撬棍把外胎撬出來一點點,它就卡在那裡了。我拿出第二支撬棍,緊挨著第一支,用了更大的勁兒,又把外胎撬出來一點點,然後它也給卡在那兒了。拿出第三支如法炮製,結果3支撬棍都卡在了那裡。我像以前看到的修車師傅那樣,想順著撬出來的外胎邊緣,把整個外胎起下來。根本不可能!我的手勁兒太小,怎麼掰都掰不開外胎。

我取下3只撬棍,重新試著撬了兩三次,還是不行。

這可怎麼辦?附近沒有修車鋪,只有鎮上賣車的商店才能修車。難道要我推著車步行十幾公里去鎮上修車?

望著那3支卡在輪轂上的撬棍,我開始琢磨起來。從剛才嘗試的結果看,外胎與輪轂之間的空隙,最多只能放下3支撬棍,那麼,如果我撬的時候,不讓3支撬棍緊挨著,而是讓它們彼此之間保持一定的距離,如此一來,用它們撬出來的外胎邊緣,不就更長了嘛。

我取下撬棍,按照自己的設想又試了幾次,才找到撬棍之間的理想距離,在用儘3支撬棍之後,把外胎撬出了大約四分之一的長度。然後我取下中間那支撬棍,再挨著另外兩支撬棍,一點一點把外胎逐步撬開,終於把整條外胎的一側,都從輪轂上撬了出來。

接下來要取出內胎就比較輕鬆了,我都沒用撬棍另一端的鉤子,而是像修車師傅那樣,用手指從外胎底下把內胎摳了出來。

以前給自行車補胎時,都會看到修車師傅先給內胎充上氣,再端出一個裝著大半盆水的盆子,把內胎一截一截地浸入水裡,看看什麼地方有氣泡冒出來,就是漏氣的地方。

但是電動自行車的輪胎周長比較短,又比自行車輪胎粗。用這種方法找漏氣的地方,會比較困難。我只好學著上次後胎被人扎了之後修車師傅的辦法,用肉眼尋找內胎上被蹭過的地方,在那裡抹上一點口水,看有沒有氣泡。

很快就找到了漏氣的位置,然後我放掉車胎裡的氣,按照補貼套裝的圖示,開始補胎。先用那塊金屬片打磨一下氣孔周圍的車胎,再取出一片大小合適的補胎貼,撕掉錫箔,抹上膠水,放置5分鐘,把補胎貼往漏氣的地方一貼,用指甲在上面反復刮了一會兒,估摸著補胎貼已經沾牢實了,才重新給內胎充上氣,尋找下一個漏氣的地方。

這條內胎幾乎還是新的,除了氣門芯附近有些白色的污跡,幾乎找不到任何老化的地方。因此車胎外壁上那幾條長長的蹭痕格外醒目,也格外讓我心疼。有幾個地方看起來似乎有氣孔,但我抹上唾液之後擠壓周圍,都沒有氣泡冒出來,貌似暫時還沒有被蹭破。

想起剛才撬外胎時費了那麼大的勁兒,我不敢大意,反反復復把內胎檢查了好幾次,又把氣充了個半飽,等了好一會兒,確認車胎沒有漏氣之後,這才用打氣筒放掉裡面的氣,將氣門芯對準輪轂上的孔,把內胎塞回外胎,再把外胎塞回輪轂,重新給前輪充滿氣。

折騰了半天,終於搞定了,還是蠻有成就感的。已經中午12點多了,院子裡的陽光正是最燦爛最暖和的時候。我把車子扶正,放上兩隻水桶,又將小氣筒放進車筐,以防萬一。然後我就唱著歌,出發去打泉水了。

昨晚一直在尋思該怎麼報復一下房東,讓他知道我不是好欺負的。現在修好了車,喜悅代替了昨天的憤怒,我不想報復他了。

剛搬到這裡來的時候,我覺得房東的老婆年輕得出奇,頂多只有五十多歲,看起來比她丈夫的年齡起碼小了十幾歲。後來跟他們混熟了,房東才告訴我,她是他的第二任妻子,也是他第一任妻子的妹妹。他的第一任老婆為他生下了一兒一女,有一天她帶著兒子在附近一個山洞裡,挖黃土給生產隊做土坯磚,山洞突然坍塌,母子倆都給埋在裡面,意外喪生。

出事之後,他的小姨子,也就是後來的第二任老婆,到他上班的地方看望姐夫。

“她跟我待了一會兒,然後就回家,哭著跟家裡說要嫁給我。”在講述這段情節時,房東得意洋洋地把這幾句話重複了兩遍。

現在回想起來,我才意識到其中的怪異之處:為什麼他的小姨子回家後哭了呢?他是不是對她做了什麼,逼得她萬般無奈,才不得不嫁給他的?

小姨子跟他結婚後生了3個女兒,加上前妻留下的那個女兒,他一共有4個孩子。

因為違反計劃生育,有幾個孩子一直沒有戶口。後來他託人給當時的北京市市長陳希同寫了封信(他自己不識字),這才把戶口辦了下來。

這是另一段讓他得意的故事,相比之下,前妻和長子的慘死,已經算不得什麼了。

但是,生了4個女兒都沒有生出一個兒子,他心裡到底還是有些遺憾。

夏天的時候,他種的黏玉米成熟了,他摘了一大袋,準備給住在縣城的女兒送去。

“別看這麼大一袋,分給4家,每家也沒有幾根。”我笑著對他說。

“不用分成4份,全都是給老大的……”他回答道。言語之間,似乎有些難言之隱。我沒有再問下去。

如果因為他的壞心眼,老天爺已經懲罰過他,我又何須親自動手為我的車車報仇雪恨呢。

只是我不明白,為什麼老天爺的報應,沒有直接落到他自己頭上。

祝他以後全身長瘡爛死然後他的4個女兒沒有一個願意照顧他。我餘恨未消,在心裡默默地咒他不得好死。

今年真是流年不利,搬家時碰到一個毛頭小子吃我豆腐,搬家之後又碰到這個老不死的混蛋吃我豆腐,中間他還執意要給我“找個主兒”(聽到這話的時候真想給他來個耳刮子,本人12歲就離開父母獨立生活,我父母都不敢替我做主,什麼豬三狗四人模狗樣兒的臭男人敢給我當“主兒”!),在未征得我同意的情況下帶他侄子來跟我相親,被我敷衍一通打發走了。

又一次感受到“不是老人變壞,而是壞人變老”的真理,以後一定要對這些不懂得尊重女性的臭男人不敬而遠之,希望明年能換個地方住——雖然我已經喜歡上了這裡的自然環境。在人世間遭遇了無所不在無微不至的不公之事後,只有大自然能夠療治我的傷痛,和憤怒。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