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2010 年之后,淮河流域的水灾越来越多了"

發布於
可惜大自然不像愚民——尤其是那些精致利己的高端愚民——那么容易受骗上当。

在《我要WHATYOUNEED | 在蓄洪区长大,我只希望这里的人们能被记住》里读到这句话,我觉得应该把它记下来。

2010年以后的这十余年,也是反节育派谎言肆虐全球,习瘟猪鼓励生育大跃进的时期。

人们可以继续假装这二者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假装气候变化跟全球七十几亿人口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可惜大自然不像愚民——尤其是那些精致利己的高端愚民——那么容易受骗上当。

世界末日不是一下子降临的,而是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在愚民们的自相矛盾与自欺欺人中,一点一点降临的。

全人类都将为反节育派的自欺欺人付出代价。

今天你还在小确幸,还在岁月静好,谁知道哪一天,你就会像郑州地铁里的死者那样,在上下班路上,明明白白地,在网民们的注视下,死去。

没有人是无辜的,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中国放开三胎是否为时已晚?中国开始应对气候变化是否为时已晚?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