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中国人口突破14亿却没有震惊世界的背后原因”?

看到BBC一本正经、装腔作势地在那儿分析原因(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51162568),我就觉得好笑。世界曾经为“失独家庭上千万”的谎言而震惊,也曾经为2018年“中国人口开始下降”的谎言而震惊。这一次该震惊却没有震惊,难道不是因为反节育派这些年精心打造的谎言“中国人口太少”已经被世界普遍接受?!或者,也许受众已经对你们编造出的有关中国人口的各种假新闻假数据感到厌倦,因此现在对这一类报道都懒得震惊?

虽然这一次这些鸡贼的媒体(除了对易富贤一往情深忠贞不渝海枯石烂永不变心的自由亚洲电台和大纪元)都尽量避免指名道姓地引用造假大师易富贤的“研究成果”,但我相信,他那些不靠谱的胡编乱造,一定会作为某个不具名的“专家”的观点,出现在他们的报道中。例如《纽约时报》那篇 “The Chinese Population Crisis”(《中国的人口危机》)里提到的“But alongside that Communist guilt there is Western guilt as well…”一段话后面的内容,便是源自易富贤仅有的一篇考据翔实并且注明了引文和数据出处的文章吧。估计易富贤前几天已经在twitter上炫耀过了,我猜他那则推文大概是这个样子的:《纽约时报》又双叒叕采访我了!

不过,虽然那个叫“Ross Douthat”的记者字正腔圆、抑扬顿挫而又慷慨激昂地指责某个“hatched by Western technocrats, funded by Western institutions, and egged on by Western intellectuals”的项目,他却始终遮遮掩掩欲说还休总之就是不肯明明白白说出那到底是什么十恶不赦的邪恶“项目”,看得我都有点为他捉急。

其实这个记者说的不过就是源自西方的节育术和节育计划,也就是family plan,在中国也就是如今沦为万能替罪羊的“计划生育”。至于这些技术和计划曾经帮助和拯救多少不愿沦为繁殖工具的女性的生命,又将多少中国女性从“行走的子宫”的命运中部分解脱出来,让她们有更多时间参与家庭之外的工作,获得更加独立的经济和社会地位,同时也为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注入大量急需的劳动力,以及让多少曾经命如草芥被自己的父母随意溺杀虐杀总之能不能活下来完全靠个人运气的儿童能够享受更多的关爱更好的教育,却被他故意刻意而且恶意地忽视掉了。这也难怪,这个记者推崇备至的那个他都不好意思说出名字的“人口学家”,一直认为女人活着就是为了生娃,女人生来就该忍受生育之痛,不应该享受现代医学提供的任何减轻分娩剧痛的手段。

如今,就连人类之外的一些动物如部分宠物猫狗都能享受包括“不应遭受非必要痛苦”的“五大自由”了。可是在那个写出“不痛的代价”之类奇谈怪论的威斯康星大学“高级科学家”、世界著名“人口学家”(本职妇产科专业)眼中,女性,尤其是中国的女性,或许是连猫猫狗狗都不如的。

据说,胡适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要看一个国家的文明,只消考察三件事:第一,看他们怎样待小孩子;第二,看他们怎样待女人;第三,看他们怎样利用闲暇的时间。”

我觉得这句话用在某些个人或群体身上也很合适。如果什么“专家”或记者或什么神啊先知的信徒们,数年甚至十数年如一日地为那些尚在娘胎中的胎儿的“生命权”奔(zào)走(yǎo)呼(sā)吁(huăng),却对他们出生后怎样被毒空气毒奶粉毒校服毒跑道毒教材毒校舍虐童携程亲子园毒教育部毒政府以及各种虎妈狼爸……荼毒,漠不关心,甚至认为这一切都理所当然;如果什么“专家”或记者或什么神啊先知的信徒们,数年甚至十数年如一日地为女性的“生育自由权”大(míng)声(duó)疾(àn)呼(qiăng),却对女性能否享受平等的受教育权和同工同酬这些基本人权漠不关心;如果什么“专家”或记者或什么神啊先知的信徒们,数年甚至十数年如一日地把自己的闲暇时间用来编造和传播各种反智反常识的反节育谎言,热情万丈地充当义务迫生委,用“失独家庭上千万”之类匪夷所思的惊悚数据,对一国的政府和国民大搞“人口恐吓”,那么,我觉得,这些人的文明程度,还真是有那么不止一点点令人堪忧呢。

至于BBC引用这篇文章时谈到的“出生率的持续下降可能将在未来几十年造成震撼破坏效果,’肯定将重新塑造这个世界上人口第一的国家,威胁其经济活力’”那句话,我觉得你们这些媒体真是,真是,真是,太看不起Dr Shithole了。

因为,过去一年在中国和香港发生的事情都证明,中国面临的最大人口危机,以及对这两个地区“经济活力”造成最直接最严重破坏(并非仅仅“威胁”而已)的,不是什么出生率下降或年轻人太少,而是Dr Shithole这种不择手段不计代价地企图控制年轻人生活和思想、窒息年轻人活力的糟老头子太多(一个都太多,更何况有七个)、太长寿、消耗的各种资源(包括“医护成本”)等等太多太高。

你们忽视了Dr Shithole这头“房间里的大象”造成的毁灭性破坏,一如你们一直以来忽视造假大师易富贤的谎言——在传媒界,易富贤是另一头“房间里的大象”。我不相信你们这些鸡贼的人精记者真的不知道不了解他的造假多么低级他的谎言多么荒谬。估计很多时候你们都需要竭力忍住笑,然后才能一本正经地把他当作科学家来吹捧吧,因为你们实在找不出一个严肃的、可敬的、真正的科学家,愿意像易富贤那样丢弃自己的学术道德和多年的学术训练,毫无廉耻毫无底线地加入你们这场反节育造谎运动。我同情你们的处境。不过,有时候我也会想,你们会不会被自己为了政治正确而精心炮制假新闻的娴熟技巧吓到呢?

反正我是被吓到了。

这些年里,在鼓吹中国所谓的“人口危机”期间,这些西媒偶尔也会报道中国人如何到俄罗斯大肆砍伐森林(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90410/chinas-voracious-appetite-for-timber-stokes-fury-in-russia-and-beyond/),拉美的一些国家为种植大豆出口中国而破坏大片的热带雨林(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91023/china-brazil-amazon/),中国大型船队到加拉帕戈斯群岛非法捕鲨(http://www.rfi.fr/cn/%E4%B8%AD%E5%9B%BD/20170826-%E4%B8%AD%E5%9B%BD%E5%BA%9E%E5%A4%A7%E8%88%B9%E9%98%9F%E9%9D%9E%E6%B3%95%E6%8D%95%E6%8D%9E-%E6%BF%80%E6%80%92%E5%8A%A0%E6%8B%89%E5%B8%95%E6%88%88%E6%96%AF%E5%B2%9B%E5%B1%85%E6%B0%91),或者大量中国人蜂拥到柬埔寨“淘金”(https://www.voachinese.com/a/china-cambodia-one-belt-one-road-Chinese-investors-and-laborers-20191022/5134567.html)。但在报道中,鸡贼的记者们都把这些乱象与中国庞大人口之间的关系做了精致的切割,仿佛中国人四处抢夺资源只是因为他们喜欢抢夺,而不是为了满足这庞大人口的庞大需求。

或者,就像《华尔街日报》的鸡贼记者所做的那样,在那篇文章(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s-birth-rate-falls-to-new-low-threatening-economy-11579265321)里大谈携程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伟大成就,以及梁建章为女员工提供免费冻卵服务的巨大功德(大概是想以此证明梁建章这个滥竽充数的业余“人口学家”的“研究”结果多么可靠),却对几年前发生的携程亲子园虐童丑闻闭口不谈。那些受虐的孩子在你心目中就那么无足轻重、不值一提吗?说好的人权哪儿去了?

如果说易富贤是一个粗鄙粗暴的造假者,那么这些西媒就处于造假光谱的另一端:他们将自己不希望受众知道的信息巧妙地加以阉割,精心地隐藏起来,然后对受众放水漫灌他们希望人们了解的信息。这是一群精致的假新闻制造者。当然,不管手法是粗鄙还是精致,都不会妨碍他们在这场反节育造谎运动中携手同行,狼狈为奸。

但是,有时候,这些反节育报道也会暴露一些意想不到的信息,例如,通过BBC那篇文章里的“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十个国家”图表,可以看到,那十个国家中,除了饱受内战与社会动荡摧残的波黑,其余的9个都是富国;而“全球生育率最高的十个国家”(也就是反节育派“学者”们津津乐道的“最年轻”的国家),无一例外全是穷国。看起来,中国人民总结出来的“越穷越生,越生越穷”定律,在这些国家也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所以,那些鸡贼的记者们挖空心思地编造出一波又一波的假新闻,真的是希望中国避开所谓的“老年化”危机吗?还是想诱骗中国人回到“越生越穷,越穷越生”的恶性循环里、永远别指望跟西方国家展开公平竞争呢?

另外,兲朝在2015年年底宣布放松生育政策,也并不是因为“人口老龄化的巨大压力”,而是造假大师易富贤那个简单粗暴的“失独家庭上千万”谎言成功地击中了妄图在2035年之前“统一”中国因此需要更多年轻炮灰的Dr Shithole的野心,迎合了他心里那些并不算小的小九九。

不过,当你们大肆渲染什么“人口老龄化的压力”时,请你们把目光转向香港。过去的几个月里,那么多受过或正在接受良好教育的优秀的香港青(少)年,在街头被Dr Shithole控制的傀儡特首的香港警察暴打、杀戮,他们被失踪、被嫖娼、被自杀、被浮尸,你们可曾看到Dr Shithole对这些风华正茂的青年有半点怜惜半点关爱?

如果Dr Shithole对年轻人都毫无怜惜,你们觉得他会在乎中国那些老年人的死活吗?更何况,这些老年人,尤其是农村的老年人,得到共匪赏赐的一点点好处(也就是,绝大多数省份每人每月只有一二百元的“养老金”)就心满意足、感恩戴德,他们能给共匪带来多大一点子“压力”呢?随便抓几个贪官,没收他们的贪腐所得,就足够支付那些老年人的养老金了。

今天读到一个句子,我觉得用来形容你们这些国际知名媒体最近若干年的反节育造谎运动还是蛮贴切的:We lie loudest when we lie to ourselves。

请允许我不那么忠实于原文地把它翻译一下:若欺人需使出吃奶的力气,则自欺就需使出洪荒之力。

如果过去几年的中国新生儿(也就是被亲生父母狠心抛入兲朝这个人间地狱里的无辜小囚徒)数量真的如国家统计局说的那样在逐年减少,那至少说明中国的年轻人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容易蒙骗。

当然,这个潜在的事实也并不会妨碍你们继续使出洪荒之力来自欺,历史已经一再证明:谎言重复一千遍,真的就能够变成真理。瞧,易富贤不是又在推特上兜售他那个去年就已经被我戳破的水泡吗。

最后,欢迎王丰加入这场造谎运动,你从哪里看出中国这个社会“没有人想结婚”的呢(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200120/china-birth-rate-2019/)?看你撒谎张口就来,我真心实意地认为你完全有实力取代造假大师易富贤,成为反节育派假新闻圈里众多鸡贼记者追捧的新宠,我看好你哦!

有没有人发现,这些中国或华裔“学者”和记者一到美国镀金之后,其撒谎造假功力就能得到成倍提升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批评易富贤造假,我从来都是“有理有數據有邏輯清晰無人身攻擊”

猪蹦极引爆批评,说明中国女人的地位连猪都不如?

“基督教信仰,也是一个杀子的文化!”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