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大雁飞过夜空

为了躲避人类的枪口,大雁不得不在夜晚旅行。就像我一样,夜里出来散步,与村里的狗狗相伴。

夜里出去散步,隐约听到什么地方传来鹅叫的声音。我把耳朵从帽子下来拉出来,仔细一听,那声音不是来自旁边的人家,而是来自夜空。一群大雁正从夜空中飞过。

我抬头仰望,漆黑的夜空,什么都看不到,只有它们嘎嘎的叫声。但我能够想象,它们排成一字或人字队形,借着夜幕的掩护,北上。

为了躲避人类的枪口,大雁不得不在夜晚旅行。

就像我一样,夜里出来散步,与村里的狗狗相伴。

一只小花狂吠着从我旁边走过,不管我怎么讨好它,都不依不饶,吠叫个不停,仿佛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不远处,另一只小花正在接力狂吠迎接我。

不过昨晚与一只哈士奇做了朋友。它是那么善解人意,一听到我表示友好的呼唤,就兴高采烈地跳起来,几次三番要跟我热情地拥抱。当我坐在路边休息,它又走过来,让我轻轻抚摸它的头。肯定已经很久没有人对它表示喜爱了吧。

可是它依然忠实于那个可能并不爱它的主人。当我叫它跟我一起往前走走,它只是定定地坐在地上,目送我离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