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跟自己聊天,跟猫咪聊天,享受独居生活

独居一二十年,经常有人问我:成天一个人呆着,闷不闷?有没有觉得很孤独?

老实说,我很少觉得闷,更没有时间觉得孤独。因为,我一天到晚观花赏鸟的,忙着呢,连挣生活费的时间都被一再压缩,差不多每年挣个一两万就不想干活了。

除了观花赏鸟,我也喜欢唱歌,走路唱歌,在院子里干活儿时唱歌,甚至蹲厕所都要唱几句。那些曲调并不需要刻意地去想,就像水一样,随着自己的心情,自然而然地从脑子里流了出来。如果我好几天都重复同一个曲调,我也会代表自己的耳朵,向自己提出抗议,要求换一首新曲子,这时候就需要在脑子里搜索一下,找找自己会唱的其他歌曲了。

我还喜欢把脑子里的想法说出来,自己跟自己聊天,自己跟自己辩论。说着说着,想起自己这个样子真是好笑,又把自己打趣一番,哈哈大笑。所以,我的院子里经常都充满了各种声音,有时我一个人叽里呱啦地自言自语,比几个人待在一起还热闹。怎么会闷呢?

猫咪的存在,也让我的生活变得丰富起来。我发现,猫是很喜欢交流的动物,这种交流包括声音和眼神的交流。当猫咪躺在我怀里,我会轻轻地跟她说话,我说完一句,她就会喵一声,跟我一问一答;有时她懒得喵,但又要表示她听到了我在对她说话,就会在我说完话之后甩一下尾巴。猫咪真是世界上最好的倾听者,如果我们学会跟猫咪聊天,说不定就不用去找心理咨询师聊天了。(当然我这么说并不是否认心理咨询师的重要性,该找专业人士的,还是要找专业人士。)

反过来,如果猫咪有什么需求,她也会告诉我。例如,当她食盆里的猫粮被吃光而我没有注意到时,她会冲着我一迭连声的喵喵地叫,带我到她的食盆跟前,让我给她补充猫粮。如果她想让我抱着她晒太阳,她也会走到我的椅子旁边,喵喵地叫着,对我的双腿投来向往的目光。

猫精

猫咪还特别喜欢玩游戏。当我到院子里去做什么事情时,她会埋伏在那一丛万寿菊的枯枝下面——她老是在里面钻来钻去,已经在里面钻出一条隧道来。等我路过的时候,她就突然从隧道里跳出来,抱住我的脚脖子。到了夜里,她藏在万寿菊隧道中,自以为不会被我发现,可是我的手电筒光一照射过去,她那双亮晶晶的绿眼睛就暴露了她的位置,而她一点都不知道,还以为我看不到她。为了不让她辛辛苦苦打埋伏的计划落空,我还是会走到院子里,享受被一个小猎手捕捉到那一刻,肾上腺奔涌的感觉。

有时我觉得,我家猫咪能变成“猫精”,是因为我愿意跟她交流,陪她玩。而她带给我的精神愉悦,肯定远远超过那些猫粮的价值。

这个冬天,瘟疫之火在很多地方重燃,很多人不得不在封城封村中独居独住,甚至有可能再一次独自过春节。愿大家学会与自己相处,享受独居独处的乐趣,不太寂寞地度过封城封村或隔离的日子。

对了,如果没有猫咪,也可以像@郭晶 那样,养几棵植物当宠物,甚至还可以试着跟植物聊天哦。刚刚读到@IrisChen 的一句话,好喜欢:

我每天讚美關懷向日葵苗,他們報以欣欣向榮。

虽然并非每一种植物都会像美味的向日葵苗那样,让我们获得一顿美食, 但我仍然相信,在这种跨物种的交流中,我们自己也会受益良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郭晶|武汉封城一周年记

【有機蔬食】2.0-2 冬日療癒:水培向日葵苗

3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