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本阿姨我也是追过剧的:《南方公园》(South Park)

發布於
修訂於
我有时会思索,为什么这部剧的编剧要设置Kenny这么一个人物,每一集都要让他以那么残忍的方式死于非命呢?

其实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具体是在什么时间、从哪里追这部剧的了。应该是在2003年我一个要好的朋友出国陪读之后?至于这部剧的来源,应该是某个已经消失的网站,可以非常肯定片源是盗版的。放在知识产权法越来越严格的今天,我的行为应该是违法的。

我想我应该坦白地承认这一点:在难以从中国通过合法途径接触到国外影视作品的21世纪初,我是国内盗版文艺作品的消费者之一。

言归正传,当时追这部剧主要是为了学英语,练听力。当然我也从剧中收获了很快欢笑——虽然我已经记不得其中任何一集的剧情了。总之剧中人物就是飙很多的脏话,有很多讥讽时事的东西。

但剧中有一个人物让我印象特别深刻——其实我也记不得他叫什么,刚刚google了一下,才知道他叫Kenny。就是那个像是穿着一身橘黄色宇航服的小孩,对白很少,在剧中似乎是个可有可无的人物。

为什么Kenny会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呢?因为他在每一集剧中几乎都会死一次。非常惨的那种死法,不是被什么爆头了,就是被车撞死了……你能想象得到或想象不到的任何死法,只是,死的时候必须鲜血飞溅。

这个人物让我感到有些不适,也激起了我的同情。他的嘴被帽子蒙住,寥寥可数的几句台词总是让人听不清,似乎也象征着小人物的缺失话语权。

他让我想起自己,以及更多比我更弱势的人。

我小时候个子很矮,上体育课永远是排在女生队伍最末的那一个,也即是说,我是全班身高最矮的学生,之一。要加个“之一”,是因为上小学的时候,我们班有一名患过脊髓灰质炎的男同学,腿变得畸形了,需要拄着一根竹棍走路,比我还要稍微矮一点。

幸亏自己学习成绩还勉强过得去,在班上没有太受别人欺负。但是那位男同学就不一样了,他经常被别的同学嘲笑,有好几次被欺负后,只好自己默默趴在课桌上哭。

最过分的是,有一次他居然被老师欺负了。原来那个老师发现,这位同学走路其实并不是真的需要那根竹棍,有时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他其实可以提着竹棍一路小跑地跟在同村的孩子后面。

于是有一天,那个老师趁他不注意,一把夺走了他的竹棍。那位同学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感觉自己受到欺负,一下子委屈地哭了起来。

全班同学都愕然了,就连平日最调皮的几个男同学,都用同情的目光望着他。老师似乎也觉得自己的做法不妥,赶紧解释说他只是想帮助那位男同学摆脱竹棍走路,是出于一片好心。

但是那位同学并没有因为老师的“好心”而放弃那根竹棍,反而因为自尊心受损,更加依赖那根竹棍了。一直到小学毕业,都是如此。

多年之后,我们都已经成年。我与那位同学重逢,发现他终于不再拄着竹棍走路。我没有问他是什么时候扔掉竹棍的,我觉得,在他心里,小学老师夺走他竹棍的那一幕,说不定仍然会让他痛。

回到《南方公园》,我有时会思索,为什么这部剧的编剧要设置Kenny这么一个人物,每一集都要让他以那么残忍的方式死于非命呢?

也许,编剧是想提醒我们,这个世界上依然存在欺凌弱小的事情吧。

编剧应该不是要观众看着Kenny鲜血四溅地倒在地上时感到好笑或开心,而是要以那样令人不适的镜头,激起大家的同理心,希望大家留意自己生活中那些出于各种原因,需要爱护与照顾的人。

例如马特市的一位经历比较特殊的小朋友,因为犯了一点无心之过,就被一些网友用苛刻的话批评。大家真的有必要那样对待她吗?

所有人都是从无法独立生存的弱小婴儿长大的,所有人都会在成长过程中犯错,遇到这样那样的坎坷。在心理强大的成年人看来,有些话或许无伤大雅,但对比较敏感的小孩子,说不定那样一句话就是压力山大。

心中纵有猛虎一头,面对娇弱的蔷薇,也请屏住呼吸,轻轻嗅闻,方可让那一丝丝的甜香,沁入心脾。

谢谢大家阅读,愿大家拥有一个美好的夏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区活动提案 | Matters追剧指南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