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被五毛狗谩骂,乃是一种荣耀

發布於

恭喜@蓋婭和烏拉諾斯的吻 ,你的文学才华已经获得共匪“认证”。

你收到那两条毒舌评论,不是因为你的写作存在任何问题。恰恰相反,而是因为你写得太好了,你用如此唯美的文字,揭露了共匪新社会“把人变成恶魔”的事实。

那篇小说的威力,不啻于迷你版的“软埋”,只是它的文字比方方老师的文字要美得多。

如果拥有如此文学天才的你只是像郭敬明那样风花雪月闷声赚大钱,共匪是不会太在意的,说不定还会吹捧你。但你居然用它揭露共匪那一段段沾满国人血泪的罪恶历史,哪怕只是轻轻触及,那都是它们决不能允许的。

其实那些毒舌恶评本身也是共匪新社会“把人变成恶魔”的明证。

前几天在网上读到一篇有关胡锡进的文章,在分析了胡锡进一篇悼念其父的长文后,作者困惑不解地提出一个问题,大意是:胡锡进的父辈在共匪政治运动中也是受过磨难的人,为什么他没有变成反抗共匪的斗士,却变成一条吹捧共匪无所不用其极的叼盘狗?

我忘记那位作者最后得出的结论了。不过,我的看法是,胡锡进通过父辈的遭遇,明白了一个道理:在恶魔统治的地方,只有成为恶魔的一员才会安全;作为文人,在共匪兲朝,只有媚共舔共才是安身立命之道。

胡锡进和坏球屎报自身的经历就证明他的做法是“明智”的。大家想想坏球屎报发布的假新闻有多少?可是胡锡进一点事都没有,没受任何惩罚。如果那些尚有良知的中国媒体敢像坏球屎报那样发假新闻,哪怕那些假新闻无关政治,估计它们的负责人早也就被共匪修理无数次了,都不用找经济方面的把柄和借口。

事实上不止胡锡进,那些五毛狗,那些在你文章后发毒舌恶评的家伙,都悟出了同样的“生存之道”。

它们都成了共匪“新社会”里为虎作伥的魔鬼。

我没有你那样的天才,但我也一直是五毛狗谩骂的小小目标。我一直觉得,能受到这些魔鬼的谩骂或咒骂,乃是一种荣耀,是对我作为人类良心未泯的认证。

恭喜你获得了双重认证:第一重是对你文学天才的认证,第二重是对你良知未泯的认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給所有的創作者和自己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