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能逃则逃

發布於
修訂於
暑假都快结束了她都没有来

我的交际圈子很小,除了老家的亲友,也就有不多的几个朋友,以及业务上有往来的同行,不时联系一下,这些人全部加起来,应该不会超过20个。

最近这十年,我发现自己这个非常有限的交际圈子,有越来越多的人移民。

首先是我的一个同行,十年前嫁给某外媒驻华的记者,没过多久就跟着夫君去了他的国家。

紧接着是一个有业务往来的漂亮姐姐,因为信法轮功,多次被共匪关押,也在接近十年之前,以政治庇护或避难的方式,移民到了某发达国家。

过了几年,通过那位移民的同行,我才知道另外一两个曾经合作过的同行,也移民了,而且已经在那边生儿育女。

然后到了今年夏天,一个朋友说暑假来北京看望在某高校上学的孩子,顺便看看我。

暑假都快结束了她都没有来,打电话一问,原来她刚和夫君一起,几乎是倾家荡产地,移民欧洲某小国了。

就在我惊讶得还没回过神来时,我又从领英上得知,另一个多年前曾有业务往来的漂亮美眉,正在某发达国家为迎接即将到来的阿富汗难民举办慈善活动,显然已经过去好几年了。

VOA的一篇文章《在厄瓜多尔,那些去国离乡的中国人》提到,截至2019年,从中国出去的移民,累计达到1073万人,差不多每一千个人里头,就有七、八个移民了。似乎所有想跑能跑的人,都已经或正在往外跑,真是能逃则逃。

VOA的另一篇文章《习近平治下 60多万中国人出逃寻求他国庇护》则提到,最近十来年,“中国寻求庇护的人数从2010年的7,732人,逐年上升到2020年的10万7,864人,10年增长了13倍。”

而以寻求政治庇护的方式移民的群体中,除了由来已久的“计生难民”,还有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维吾尔人、香港人以及“红通”人士。

读到这里,我顿时明白了为何那么多西方媒体宁愿抛弃职业操守,也要为废除计生而造假撒谎,敢情是为了阻止众多以计生为借口移民的中国人进入欧美发达国家。

其实中国有这么多人移民,共匪暴政是一个因素,另一个因素则是人口过剩导致的人口外溢。

虽然习瘟猪控制下的宣传机构,为了废除计生而与西媒互相利用,一起蝇营狗苟,共同造假,但废除计生行动所减少的移民,远远无法抵消习瘟猪制造的新难民人数。

当然,单就废除计生而言,西方和共匪都是赢家,输家是那些被迫去生二胎三胎的女人。

而这些女人,是没有办法以自己被夫家强制生育为借口,去申请政治庇护的。

她们才是真正的难民,被习瘟猪和那些热爱人权的斗士们一起扔进繁殖奴隶的火坑里,无法逃离自身困境的难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