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為何中國父母對“雙減”不領情?因為那是站在“別人家孩子”的立場上制定的

發布於
修訂於
“別人家的孩子”能夠從小到大芥末輕鬆地上學就業,全靠他們有”別人家的父母”。

幾個月前,當造假大師易富賢一心一意為習瘟豬打造的“雙減”政策仍在風傳且瘋傳,卻尚未落地的時候,我恭喜一個為每天伺候孩子做功課到深夜,而苦的朋友,恭喜她即將脫離苦海。不料她卻冷笑一聲,說她周圍的爸爸媽媽們早就想好對策,準備幾家人抱團,請老師到家裡來補課。

果不其然,等到這個政策終於落地之後,媒體記者的調查發現,“雞娃”並沒有消失,他們祗是走入了地下而已

為何中國父母對易富賢與習瘟豬——這對具有兲朝特色的“賽先生和德先生”——聯合打造的“雙減”一點都不領情呢?我猜那是因為這個政策是站在“別人家孩子”的立場制定。

中國父母們深知,自己家的孩子沒有“別人家的孩子”那麼好命。例如,“別人家的孩子”可以憑藉爹媽的權勢,上質高價廉的“公辦”托兒所幼兒園(即用公帑為喫公家飯的官員子女辦的特權托幼機構),而自家孩子只能上昂貴的私營托兒所幼兒園,連虐童都要收費且收費不菲。碰到芥末黑心的企業,妳說不定還要為老闆假惺惺地為妳爭取“生育自由權”而感恩戴德。

到正式上學時,“別人家的孩子”可以繼續憑藉爹媽的權勢,到國外去上貴族學校再不濟也能在國內上重點中學。中學畢業後,同樣憑藉父母權勢,動不動就是劍橋哈佛

而自己家的孩子呢,卻祗能從小到大苦哈哈地到處補課,或者購買昂貴到變態的學區房,才能勉強上個比較像樣的學校。

大學畢業後,“別人家的孩子”可以憑藉爹媽的權勢,輕輕鬆鬆進入全國乃至全世界最有油水的機構單位工作,還厚顏無恥地聲稱“能力之外的資本都等於零”。

而自己家的孩子呢,就算擠破頭上了985、211,到頭來還是得為進入稍微像樣點的單位,繼續擠破頭。至於“雙非”畢業生,就更是被擠到玻璃天花板下,望著花花綠綠的美好世界近在眼前卻難以企及。

所以啊,“别人家的孩子”及其父母无法理解,你们为什么要把自己好端端的孩子变成“鸡娃”。

他们不理解,是因为他们假装不知道,自己作为“別人家的孩子”,能夠從小到大芥末輕鬆地上學就業,全靠他們有”別人家的父母”。

“別人家的父母”不管怎樣念別字,不管怎樣製造股災貿易戰、豬瘟人瘟,禍國殃民,連累全世界,不管怎樣遠看是瘟豬、近看是灰犀牛,都可以一大把年紀了還賴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走,只需操縱橡皮圖章修修憲法,就獲得終身禍害這個國家的資格。

而你們家孩子的父母呢,面對的卻是“25岁内卷,35岁被裁,45岁禁止卖菜”。

都說這個國家老齡化嚴重,其實真正老齡化嚴重的,是且祗是“別人家的父母”

當然,還有另一種“別人家的孩子”,他們和他們的父母已經移民歐美,卻仍要依靠從中國賺錢,通過直接或間接地吸食兲朝韭菜的血,來養活家小。為此他們不惜通过造假撒谎鼓励韭菜多多繁殖,把韭菜們往更加低人權的火坑裡推,來讓自己獲得源源不斷攫取“人口紅利”的機會。

他們說中國14億人太少,但一说到移民,就立馬覺得累計一千多萬的中国移民太多,要支持川普修建隔離墻。

他們可不希望你們家的孩子芥末少,把英語學得芥末好,把學習成績提得芥末高,去跟他們家孩子競爭歐美高校的入學資格。

所以這一種“別人家孩子”的父母熱衷於妖魔化獨生子女,熱衷於將計生政策說成中國一切問題的萬能替罪羊,而且就算他們明知你們家孩子的父母年紀輕輕就在996中熬壞身體,年紀輕輕就面臨被公司淘汰的命運,也依然熱衷於睜著眼睛說什麼“勞動力不足”的瞎話。

這個“雙減”政策,就是這些“別人家的父母”,站在“別人家孩子”的立場上,為了維護“別人家孩子及其父母”的特權,把你們家的孩子變成更加廉價、更加任人宰割的韭菜,甚至更糟,變成給“別人家孩子”那些個野心勃勃的父母賣命的侵台炮灰,而制定的。

無論是低廉的韭菜還是命賤的炮灰,都不需要認識那麼多常用字,不需要把英語學那麼好,他們祗需要具備發達的四肢即可,頭腦越簡單,就越適合成為逆來順受的韭菜和炮灰。

你們嘴裡沒說,但你們心裡很清楚這一點。

所以你們抗拒“雙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