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汤姆,不管你被描绘得多坏多蠢,我都喜欢你

發布於

虽然每次看《猫和老鼠》的时候都为这套动画片创作者的幽默感和创造力而折服,不过我心里一直为他们把汤姆塑造得又坏又蠢而不服。

明明猫咪聪明又可爱嘛!

当然,绝大多数猫咪的确对小动物缺乏“爱心”,但这是它们的天性,又不是它们自己能够决定的。

相比之下,我们人类能够决定自己吃什么食物,可是有多少人放弃吃肉改吃素食呢?即使在素食主义成为时尚的今天,我相信这个群体的人数仍然不多。既然绝大多数人类都无法放弃自己对肉食的热爱,对肉食来源于杀生不以为然,那么我们又凭什么苛责天性食肉的猫咪?

另外每只猫咪的性格都是不一样的,我曾经养过一只非常善于抓大老鼠的猫,有一次他抓住一只身体长达十几公分(不含尾巴)的大老鼠,把身体里的肉吃得精光,只留下一张鼠皮和与之相连的脑袋,铺在我家客厅里,像极了一些以杀戮为乐的人类猎人用猎物制作的战利品,让我哭笑不得。

我还养过一只喜欢把活猎物当礼物送给我的猫,她曾经抓住一只Jerry那样的小耗子,喜滋滋地叼进屋里,放在我脚边。结果Jerry一下子逃跑了,并且后来跑进厨房,在我存放米面的厨柜里大饱口福,过了几天神仙般逍遥的日子,才被几只猫咪合力超度。她还曾经抓住一条仍然活着的小蛇,准备叼进屋里向我请赏,幸亏在客厅门口被我截获。

但是最令我难忘的,是一只从不杀生害命、喜欢捡垃圾当礼物送我的佛系猫咪。而且她刚好是一只“四蹄踏雪”的黑猫,跟汤姆有些相像。碰到小虫子小鸟,她通常只是歪着脑袋好奇地看看,顶多用爪子轻轻掏几下——然后继续好奇地看着。这只猫咪也是跟我感情最深的,我一直以为,她前世是我的女儿,因为今生的我决定“自我断子绝孙”,所以她投胎为猫,与我再续前生的“母女缘”。

我闺女

虽然猫咪的个性如此千变万化,可是在西方文艺作品中,它们的现象却往往千篇一律,很多时候都被描绘成Tom这样的反派角色。就拿西方动画片来说,除了极个别的作品(例如一部讲述猫妈妈和小猫历险记的美国动画片,忘记片名了),其他动画片里的猫咪形象多半都可以用坏、蠢、自私、懒(例如加菲猫)这样的字眼来形容。

西方文化仍然对猫充满偏见,而这种偏见很可能源自中世纪欧洲把猫当作巫师帮凶的传统,就像《蓝精灵》里格格巫的阿兹猫。

这种偏见也可以从西方对待兲朝人吃猫吃狗恶习的不同反应中看出:虽然玉林狗肉节几乎每年都会引起西方爱护动物人士抗议,但似乎为“龙虎斗”里那只猫抗议的西方人却不多。

相比之下,猫在东方文化里的形象就正面得多,尤其是日本,他们创作了太多与猫有关的电影:既有动画片,也有真人版。这些影片中的猫咪都在更大程度上保留了这种迷人动物比较真实的一面:聪明,可爱!

希望有一天美国和西方的艺术家也能够放弃自己对猫咪的偏见,多多展现猫咪更受人喜欢的个性。这种影片的市场潜力是很大的:不信的话,看看Matters上有多少作者都是爱猫人士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最喜欢的卡通人物~Tom and Jerry

【速報】我最愛的卡通人物-活動實況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