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og_again

最有爱心的职场猪队友

2003年前后,我在一家小公司上班。当时公司一共5名全职员工:一个总经理,一个副总,一个会计,一个出纳,加上我。

会计和出纳是两位北京女士,为人还不错,至少是不让人讨厌的那种。虽然有时会有意无意地表露自己作为北京户籍人士的优越感,有时会批评她们附近的外地人租户如何没有爱心,随意丢弃宠物狗等等,但她们并不是刻薄而难以相处的人。

2003年的SARS之疫后,有一天下午,几个广东的客户跟我约了时间来公司谈业务。他们在路上耽搁了,要我们下班之后才能到达。我只好在公司等他们。

公司所在的房子是老板买的一套商住两用公寓。我和两位北京女士的办公区是在一个很大的客厅里,没有打成小隔间。平常她们俩闲聊的时候,我会overhear。而我办公时打电话的内容,自然也逃不过她们的耳朵。

公司的业务并不多,两位北京女士的工作很清闲,每天都是一到下班时间就回家。

但是,那一天很奇怪。她们俩都没有在下班后立即回家,而是坐在办公桌前闲聊。我一边整理手头的文件资料,一边等着几位客户大驾光临。不记得她们俩聊的什么,反正没什么要紧的。

终于,广东客户现身了。我招呼他们到与客厅相连的阳台上坐下,为他们倒水,又拿来他们要看的资料。

这时,两位北京女士的话题转到了有关SARS和广东人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上,显然是故意说给几位广东客户听的。

我尴尬得不知道怎么才好,几位广东客户的尴尬程度也跟我差不多。我只能陪着笑跟他们勉强聊着业务。

两位北京女士发泄了她们对广东人的不满后,终于昂首挺胸地下班回家了。

没过多久,几个广东客户也走了。彼此客客气气地道别,但我知道这笔业务是肯定会泡汤的,后来也果然如此。

我在那家公司待了一年多就离开了,但跟公司断断续续还有一些小业务,有时需要去领一点劳务费用。

有一次回去的时候,跟会计聊了一会儿,她说起家里那条养了多年的小狗去世,让家人好伤心,我还安慰了她一会儿。

可惜,两位北京女士故意说给广东客户听的“警世箴言”并没有产生多大的作用。17年后,很可能同样产生于滥食野生动物的武汉肺炎降临了。

这一次,我们会吸取教训吗?

我并不乐观。

希望两位有爱心的北京女士一切安好。虽然她们让我的业务泡了汤,但我相信她们对小动物的爱是真诚的。

社區活動提案:最____的職場豬隊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