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娘炮”党、“娘炮”国与“娘炮”之歌

發布於
修訂於

最近兲朝声讨“娘炮”的声浪似乎有些退潮,可是我还意犹未尽呢。昨天忽然想到,本朝最大的“娘炮”不是别的,就是共匪自己!

年纪大一点、曾经生活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的人,或许还记得,当年殷秀梅曾经唱过一首红遍大江南北的红歌,没错,就是《党啊,亲爱的妈妈》。

但是,就像我以前一篇文章(《解决兲朝“畸形”的人口结构,必须从党中央着手》)分析的那样,在共匪内部和兲朝,最有权力的其实是党中央那群老不死的糟老头子:中央政治局里只有一名女性做点缀,政治局常委更是连个做点缀的女性都没有。

就连名义上的“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也就是臭名昭著的橡皮图章全国人大,其常委会也同样主要由一帮老不死的糟老头子组成,只有一名女性作点缀。

显然,不管共匪还是兲朝,都是由男性主导和控制的。

说这个以男性主导和控制的政党是“妈妈”,同样以男性主导和控制的国家是“祖国母亲”,那不是明明白白说党中央是“娘炮”、我们的伟大祖国是“娘炮”吗?

由此可见,被称为“妈妈”的共匪是全球最大的“娘炮党”,被称为“祖国母亲”的兲朝是全球最大的“娘炮国”,而那首曾经大红大紫的红歌《党啊,亲爱的妈妈》,就是当之无愧的“娘炮之歌”了。

这首歌,让共匪和党中央的“娘炮”形象在兲朝曾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极大地损害了党中央欺软怕硬、无恶不作的“阳刚”形象。

建议文化部联合中宣部教育部公安部……将这首歌列为禁歌,将“祖国母亲”一词列为敏感词,任何胆敢唱这首歌、说和写“祖国母亲”这几个字的,都应当以损害党与国家形象的罪名,抓起来法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如果不是习瘟猪想培养炮灰,“娘炮”哪有资格误国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