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如果不是习瘟猪想培养炮灰,“娘炮”哪有资格误国

發布於
修訂於
在兲朝这样的国家,从来都只有野心家和他们那些骗子奴才,才有资格有机会误国祸国。

当初我通过分析造假大师易富贤和王广州版“失独家庭上千万”的差异,以及反节育派对2035年这个数字的执念与偏爱,得出一个结论,认为习瘟猪修宪搞终身制,把2035年确定为实现他那一连串野心勃勃的“复兴”计划的时间,以及在2016年急不可耐地放开二胎,都是因为他打算在2035年前后侵台。

对这个结论,很多人都不以为然。

进入2021年后,习瘟猪又心急火燎地放开三胎,为了鼓励生育,又搞什么“双减”,还限制青少年玩电脑游戏,现在又在鼓吹什么“‘娘炮’误国” 。这一连串组合拳下来,大家看清楚了吗,都是为了培养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炮灰啊。

“双减”的目的真的是为了减轻家长的负担?表面上看是这样,其实真正的用意是将孩子从书本上拉开,多出去锻炼一下四肢。限制网游的目的也是同样。

何清涟在《习近平的“红色回归”与培养“接班人”》认为共匪打击娱乐业和网游,是为了培育“健康的接班人”。

何清涟说对了前面那一半,而后面那一半呢,我只能说她也未免太看得起中国老百姓了。普通人家的子女,没有习仲勋、李鹏、薄一波这样的爹,就算少读书不网游,练出一副挑二百斤麦子走十里山路不换肩的体魄,也轮不着他们给习瘟猪和各级权贵们接班啊。

要说是培养共产主义韭菜接班人,似乎也用不着这样大动干戈,毕竟韭菜命贱又廉价,随便往哪儿一扔,有点阳光就能一茬接一茬地长,让权贵及其“白手套”们一茬接一茬地割。爹不管娘不顾的留守儿童,才是培养共产主义韭菜接班人的最佳配方。

至于妖魔化所谓“娘炮”的目的(“娘炮”一词中包含的性别歧视因素,这里姑且不谈),网易上那篇文章已经表述得相当直白,就是不希望青少年学习这些明星,把自己变成“武不能拉弓”——亦即不能上战场厮杀——的人,而是要将这一代孩子打造得更“硬汉”,更适合当钦定炮灰

这些信奉“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娘则国凉”的人,都不记得自己年轻时当红卫兵、不上学打老师批斗学术权威走资派、到处抄家串联打砸文物有多“强”、多“硬汉”了吧?

只是,在那个“少年强”的时代,国家强大了吗?没有吧。我记得红卫兵时代的兲朝,最后是走到了经济崩溃的边缘。

如果不是习瘟猪野心勃勃想要“武统台湾”,因此需要培养一代炮灰,“娘炮”哪有机会误国啊。在兲朝这样的国家,从来都只有野心家和他们那些骗子奴才,才有资格有机会误国祸国。

刚刚看到网上的一篇文章,《开学第一天,教委电话被北京家长打爆了》,北京西城区和海淀区的家长,逼着教委“把强制5.30改成了3点半放学可请假”,因为“双减”政策“耽误孩子学习,家长们都不干”。

对于共匪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式的伪减负,家长们都看得门儿清。

其实教育部如果真的想给家长、学生减负,就应该彻底废除高考制度,深入研究习瘟猪那不同寻常的“成才之路”,好好总结经验,把挑麦子走山路设为中小学的必修课,并在孩子们初二毕业后,给他们发博士文凭

要清华大学的博士文凭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