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兲朝的“生态文明建设”简直是生态劫难

發布於

前几年曾在一个偏远山区发现一条环境不错的山谷,不久前冒险去那里拍摄,进去一看傻眼了,里面居然种植了大片大片的树苗。

种树本来是好事,但如果种的方法不对,结果很可能适得其反。

种树之第一大忌是成片种植单一树种。看了下,这条山谷里种的树以松树、柏树、刺槐和杨树为主。问题是,种树的人没有把这些树混合起来种,而是这里一大片全是松树,那里一大片全是柏树,再一大片,全是刺槐……这样树种单一的树林,就是生态学界所说的“绿色沙漠”。我记得很多学者多年前就指出过这方面的问题,没想到北京还在犯这样的错误。

种树之第二大忌是大量种植容易着火的柏树和松树。在我去的那个地方,不仅有大片大片的松柏,更糟糕的是,种树工人还把一些没有种完的柏树苗留在边上,已经干枯。我数了数,一捆捆的树苗,少则十数棵,多则几十棵,总共算下来,足有上千棵。我在网上搜了一下,高度30-40厘米的柏树苗,一棵都要8元左右,像这种高度超过1米的,一棵至少18元,高度150厘米左右的,最贵的要80元一棵。就按18元一棵算,这上千棵的树苗,大概需要耗费北京纳税人一两万的血汗钱。一条山沟里就有这么大的浪费,想想北京这几年到处乱搞什么绿化,不知道浪费了多少树苗多少钱。

那么多枯干的柏树苗随意扔在地上,也有极大的山火隐患。以前看过一部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Only the Brave,讲述19名美国救火队员在山火中牺牲的故事。影片中,男主角之一领着男主角之二来到一个山坡上,让他好好看看眼前的风景,然后告诉他说,那些树木都是“易燃物”(大意是这样,原来的台词记不住了)。我记得那些“易燃物”就是柏树一类的植物。活着的柏树都那么容易着火,干枯的那还不一点就着?

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种树的人造出这么多“绿色沙漠”后,似乎认为“沙漠”得不够彻底,他们居然把地面上的野花野草全部割掉了,树下光秃秃的一片。这对水土保持非常不利。

而且那些野花野草很多都是菊科的,例如一些蒿类,还有正在花期的飞廉,以及罂粟科的白屈菜等等。这些野花开花很漂亮,又因为植株相对较高,可以抑制禾本科杂草的生长。而禾本科杂草干枯后恰好是另一种“易燃物”,我记得一部有关植物的BBC自然纪录片就专门讲过这个问题。

那些经过修剪的地块上已经长出了浅浅的禾本科野草,等到秋冬季节,又一批易燃物准备好了。嗯嗯,北京这些瞎折腾的“植树造林”敢情是给自己准备的“休眠火山”,不知道啥时候就会爆发,难怪这几年发生那么多山火,很可能就是北京瞎折腾的植树造林造成的恶果。

以前出去拍摄的时候,曾经碰到北京科研机构研究传粉昆虫的几个学者。跟他们聊了聊,他们说中国好多地方因为缺乏传粉昆虫,竟然需要工人爬到果树上,用毛笔蘸着花粉,给一些果树人工授粉。这个事,在一些外国人眼中,已经成为一大笑柄。

但北京的一些偏远山区仍有比较丰富的野生传粉昆虫,例如一些独居的野蜂(跟常见的会酿蜜的群居蜜蜂不一样),这些昆虫对果树的传粉非常重要。例如一些熊蜂,就是那种身上长着很多毛、看起来很吓人其实很可爱的蜂,英文叫bumblebee,在《变形金刚》里被翻译成“大黄蜂”。这种蜂,在有些国家已经可以进行商业化的繁殖,不过中国还没有掌握这种技术,所以必须保护这些野生的蜂类。

问题是,由于果树的花期比较短,而这些野蜂的生命周期比较长。当果树的花凋谢后,它们就必须依赖各种野花生存(其实家养的蜜蜂也同样如此)。如果把那些野花消灭掉,这些野蜂也会跟着完蛋。所以现在国外的一些果园会故意在果树下保留甚至种植一些野花,其实就是为了保护野生蜂类。像北京这样植树造林却消灭野草野花,这是要把传粉昆虫逼上绝路的节奏啊。

那几位学者在野外工作时,也发现了北京最近这几年植树造林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我建议他们联合起来写点文章呼吁一下,让相关部门改变这些错误的做法。听到我这个天真的想法,他们只是苦笑。

我理解他们的沉默。因为,能承包这些植树造林工程的人,以及供应树苗的苗圃,多多少少都跟当官的有点关系,要么就是靠行贿揽到这些活儿的。他们关心的是怎样把纳税人的钱捞到自己腰包里,才不管实际的效果怎么样呢。万一写文章得罪了什么当官的,挡了人家的财路,区区几个无权无势的书生,别说在北京立足了,搞不好性命都保不住。雷洋之死就是前车之鉴。

了解到这一切之后,我不禁感叹:万马齐喑,必致百业凋敝。当然,当官业是不会凋敝的,为狗官们撒谎的笔杆子,帮狗官们杀人的枪杆子,也会越来越兴盛。

只是,当百业凋敝之后,这三个本身并不会创造任何价值的行业,怎么撑下去?靠滥发货币撑一天是一天吗?那样还能撑多久?

一个毛腊肉,毁掉几代人,这几代人将毁掉中国。在初二博士这个不懂装懂还顽固不化的半文盲手中,生态文明建设变成了生态劫难,国在山河破的状况只会愈演愈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4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