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共匪的押宝游戏

發布於

当美国人正在为选择下一届总统而犹豫不绝或毫不犹豫的时候,太平洋彼岸的有些人,恐怕也在为同样的事情焦头烂额吧:该把宝押在川普还是拜登头上呢?

4年前它们自以为正确地押宝川普,以为这个美国生意人会跟其他那些西方生意人一样,面对兲朝庞大市场的潜在或事实利润,垂涎三尺,然后被共匪绑架,乖乖地听从共匪摆布。

那群押宝的人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4年后的今天,当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吞下武汉肺炎这颗从兲朝萌芽长大并扩散的苦果后,它也会让共匪结结实实地吃一顿苦头。

这个惨败的赌局让赌徒们烧心:它们肯定是不想再押宝川普了,可是押宝拜登就安全了吗?

未必!

拜登看起来更值得押宝的原因,正如松田康博分析的那样,是因为他似乎比生意人川普更容易预测。

但这并不意味着拜登就比生意人川普更容易对付,因为他有一个比川普更令人敬畏的优势:拜登及民主党似乎更善于也更乐于跟其他西方民主国家团结起来,组成一个“全球反共联合阵线”(如果你愿意,也可以用“全球反共统一战线”这个更具反讽意味的词)。

一个美国就够让共匪焦头烂额了,如果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联合起来,对共匪的杀伤力肯定会加倍。

哎呀,一想到这里,我都为赌徒们头疼。

不过,话说回来,作为表面上的兲朝人,共匪又何必为美国人的选举操心呢?诚然,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可是,如果你连脚底下的shithole都看不到,甚至已经掉到shithole里面了,即将粪水没顶,仰望星空又有什么远见可言?

说白了,共匪当初押错宝不在于错误地支持了川普,而在于错误地选择了习瘟猪这个野心勃勃却愚蠢赛猪的废头匪头。

更惨的是,如今不管是共匪还是兲朝人,已经没有人能够纠正这个错误——只有死神能够。

没有人知道,当死神终于决定收走习瘟猪的性命时,祂会用多少兲朝人给这条老不死的瘟猪陪葬。不过我们可以看看死神为苏莱曼挑选的陪葬人数:56+176=232。可惜没有人知道死神是根据什么挑选这个数字的。

当美国人击杀苏莱曼的时候,他们希望把无辜者的伤亡人数控制到最小限度。但是死神显然不像美国人那么仁慈,那么通情达理:支持苏莱曼的人和逃离苏莱曼的人,都惨遭收割。

死神是一只瞎猫,所有生命都是祂爪下必死的耗子。死神从来不押宝,祂只喜欢掷骰子,而且,祂的骰子很可能并不是正方体。

(其实我对赌博一窍不通。如果本文中有关“押宝”和“掷骰子”的用法不够准确,请原谅我的不专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