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人类是上帝模仿自己模样创造的?不不不,也许蜜蜂才是!

發布於

这是读了《[翻译]性别实验室:女性解放同跨性别女性主义的今天》之后的一点感想,如果有人认为我这是讽刺基督教和反节育派,好吧,我也不会否认。

人类天生具有性别这一点,足以证明人类并非基督教所说的那样是上帝按照自己的模样创造的。因为,在基督教中,上帝其实是没有性别的(即没有性器官,这从圣母玛利亚受孕生耶稣的方式可以看出)。

如果人类真是上帝按照自己的模样创造出来的,那么人类婴儿出生时就不该具有先天的性别,而应该在成年后自己选择自己的性别,例如,那些认为女性应该多生孩子且不应该使用任何医疗手段减轻分娩之痛的家伙(当然,我说的是反节育派,例如造假大师易富贤),就应该选择去做女性,去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并快乐地生他一大堆孩子。谁觉得痛是幸福的,谁就去承受那种痛,这样才是最公平的。自己觉得痛很幸福,却让别人去承受那种痛苦,这种人真的很混蛋。

其实我觉得蜜蜂可能比人类更像是上帝按照自己模样创造出来的生物。因为,作为蜂群之母的蜂王是能够控制和选择后代性别的:如果它想生女儿,它就产下受精卵(双倍体,拥有父母双方基因);如果它想生儿子,它就产下未受精卵(单倍体,仅拥有母亲的基因)。

这样也可以避免人类那样糟糕缺德的重女轻男思想,因为作为单倍体的雄峰几乎不可能拥有能够传递自身基因的儿子——虽然偶尔也会出现双倍体雄峰,但这种雄峰通常不具备繁殖力,属于货真价实的“天阉”。蜜蜂这样的繁殖方式,堪称消灭男尊女卑思想的绝妙“设计”。上帝如果真的爱人类,就应该把人类设计成这个样子。

蜂群自身的内部协调机制(类似于一种通过化学信息素“投票”的民主选举),则可以让工蜂通过饲喂不同的食物,来决定哪些受精卵将成为具有生殖能力的蜂王(幼虫有权吃蜂王浆),哪些成为不具有生殖能力(即被蜂王信息素“化学阉割”)的工蜂(幼虫只能吃普通的蜂蜜和花粉)。而且,在蜂王衰老或死亡后,工蜂还能够恢复自己的繁殖力,产下单倍体的未受精卵,将家族的基因遗传下去。

虽然这跟自己选择自身性别的自由权还有一定差距,但在性别和生殖这件事上,至少蜜蜂自己拥有一定的选择权,比人类这样的哺乳动物被不可知的力量先天决定性别要“高级”得多。就此而言,蜜蜂确实比人类更接近基督教设想中的上帝。

据说这些年西方国家的蜜蜂因为一种神秘的“蜂群崩溃综合征”,大量死亡。也许这是上帝抛弃人类抛弃地球的另一个迹象。

基督徒如果真的像他们自己声称和以为的那样热爱上帝,就应该鼓励和帮助蜜蜂而非人类去多多繁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翻译]性别实验室:女性解放同跨性别女性主义的今天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