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一次失败的投票罢免行动

發布於

虽然兲朝并没有建立起真正的民主制度,但在日常生活中,其实大家有时还是能碰到各种各样的投票。以我自己而言,其中最令我难忘、最令我自责也最让我反思的一次投票,发生在我上高三的时候。

正如我在另一篇文章里提到的那样,高三时,县教委把全县普高文科班的尖子生抽出来,专门办了个强化班。而我们的授课老师,要么县里各科的教研室主任,要么就是教研室骨干。他们都是很优秀的老师,我们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也特别的尽职尽责,简直就是一门心思全放到了我们这个班上。(他可不像苟晶的班主任那样,做出那么伤害学生的事情,还要学生对他感恩戴德。)

我们班的地理老师是一位非常特别的人。每次上课,他都两眼放光,口若悬河,但他很少讲地理方面的知识,而是跟我们各种侃大山,而且每堂课都侃得全班同学兴奋不已。在紧张的备考过程中,碰到一位这么有趣的老师,大家都很喜欢。

非常神奇的是,虽然他很少讲地理知识,但我们班同学的地理成绩并不差。平常的各种测验和考试,不管是哪里出题,班上同学的地理成绩都还算拿得出手。他似乎非常成功地调动了大家的学习——或者说自学——兴趣。

但是,我们的班主任主张讲课必须围绕高考展开,他一点都不喜欢地理老师在课堂上侃大山。有好几次,我们在地理课上正听得起劲,忽然发现地理老师眼睛里的光芒变得黯淡下来。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我们看到了班主任老师从窗外走过,一脸阴沉。

终于,班主任觉得必须改变这种状况。他决定在班上发起一次投票行动,让同学们在纸条上写出自己最不满意的老师的名字,然后他向教委反映我们的意见,给我们换老师。

全班同学都知道他的目的是赶走地理老师。

可是,就连我这个认真学习的好学生,都觉得地理老师很有趣,舍不得让他走。我握着手里的笔,实在不忍心写下他的名字。

辗转再三,我决定让别人去做那个赶走地理老师的恶人,至于我,就随便写个其他老师的名字交差吧。

可是写哪位老师的名字呢?

平心而论,我对另外几位授课老师的教学都很满意。

思来想去,我自以为是地想出一个折衷办法:写最不可能被罢免的英语老师的名字吧。他的英语发音无可挑剔,在教学中注重培养学生全方位的语言能力,而不是搞题海战术。他的教学水平之优秀是有目共睹的,想必不会有其他同学写他的名字,我以为。

最后的投票结果,让我伤心坏了:得票最多的,恰恰是我以为最不可能被罢免的英语老师。看起来,似乎有不少同学都跟我一样自以为是地作出了相似的选择。

英语老师给我们上最后一堂课的神情,我至今无法忘记。他并没有怨恨我们投他的票,不,他是一位非常宽容的老师。他只是黯然神伤。想到这么好的老师要离开大家,很多同学也都黯然神伤。可是没有办法,我们自己犯下的错误,必须由我们自己承担这个后果。

虽然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虽然我们的英语老师可能现在都不记得这件事情了,但如果我能碰到他,我多想对他说一声“对不起”啊。

英语老师离开之后,我们换了一位搞题海战术的新老师,英语课变得索然无味了。

而地理老师在经历了这次罢免风波后,也不太敢像以前那样在课堂上任意发挥,地理课的趣味性也降低了很多。

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当初我们或许应该更真诚地跟班主任老师沟通一下,说出我们对地理老师的真实看法。那样的话,也许就不会“误伤”我们的英语老师,同时也能留住地理老师了。

可是,我们又那么敬畏我们的班主任老师,他对地理老师的强烈不满,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多少人敢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呢?

投票这件事,看起来很简单,但其中涉及的各种心理因素其实非常复杂。

我相信,即使是在民主国家,类似的现象也是会发生的。

如果以后还能碰到这样的投票,我希望自己做一个真诚的人,如果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取舍,那就投弃权票吧。那样的话,我至少不会内疚至今。

我不记得当年有没有弃权票这个选项,很可能是没有的,要么就是我们不知道可以这么投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