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

[email protected]

二十多岁时候写过的诗

(edited)
今天翻硬盘,看到自己二十多岁时候写的几首诗。除了“注定”自己当时最喜欢还记得,其他大多都没有印象了。人的记忆真是不可靠,而写出这些东西的头脑状态,今天看来也不可理解。贴在这里存一下吧。

1 等过


我等过了冬天 等过雨


等那些果实都凋零了

而花朵再次开放

等温暖的颜色

融化成空气里明亮的香


等山变绿了

蒲公英 播散所有的心事


我等淡水太阳变得身手矫捷


我等星星笑了摇了

等月亮清减了再丰腴


等 风儿鼓起在心里

等 日子柔软如我的目光


我等 一直在等

等你来和我并坐

吹一口气 看江山轮换


April. 20, 2006


2 季风


忧伤是春天的季候风

过量的水分

湮漫大团的色彩

气体移动

裹杂酵母、愤怒和温情


成功登陆。

杀雄心千军万马 片甲不留


此时人需要打扮

需要汁水充沛的果实填充体腔

需要下午六点钟的太阳


人需要

一个假想的爱人

用来朝吟暮念

Apr. 22, 2006


3 注定

不同于那些母鸡

你无法将自己全部的关怀

集中在庭院的四角之内。

你说你视力极佳

你的每一根胡须

都指向无限遥远的地方。


夏天有极长的黄昏

偶尔你去狗哪里蹭一顿晚饭

不介意他看见你

一身的灰尘。

作为报酬

你在天黑之前讲完三个故事

一半来自见闻 一半出于杜撰

然而狗并不能分辨


很多个早晨你从无聊中醒来

你梦见同样的海

拍打的潮水呼应你血管里液体的流动

而此时你的情人呼吸安详

不知道你已离开


你的妹妹也早已嫁人了

美丽的波斯猫

她昨天第六次捎信给你

请你尽快回家并

也作一只现实而幸运的猫然而


你说你不能

你说你已忘记了家乡的方向

天空是圆的如你眸子

里泪珠的形状


你用爪子洗洗脸

你知道,此生你注定不会幸福

(零六四月三十)

4 古典的女子


有一时

你在廊下抱了琵琶

向未饮而醉的酒客

拍卖你的名字


有一时

你立在宫殿里的描金盘子上

向君王解释春风与韶华


有一时你

守黑窗儿看瘦红花

书写寂寞

你的字大气、妩媚又悲凉


也成就过英雄

也倾覆了国家

你说要看你的心情


而今你在城市中醒来

水泥车流里已没有你的白蘋洲

你穿宽大的衣裳

饮用有香气的叶子 你


你这寻常的女子

习惯孤单 并擅长思念

前世的秘密喧哗着

你只要节约话语 你


这古典的女子

安静的行走

无人豢养

无人劝觞


(五月十一, 二零零六)


5 无题


是时候了。五月的槐花

纷纷坠落,

这些琐碎而洁白的心事

它们的芬芳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如同你的眸子。


或者,

它们是我微小的心

谦卑的悬挂在枝头

等待适当的时候,

义无反顾的 跌落。

(五月十二)


6 DEPRESSION


蜘蛛的丝

白的丝

细致而飘忽的缠绕


汗水里的呼吸

井里的呼吸

躺在水底

仰面看天空时的呼吸


密封房间里对风的渴望

哑子对世界的疾声呼喊

产妇对婴儿的仇恨


用杀死一切的雄心

却仍不能揉碎 一张纸


7 夏季


没有用的

夏天如期而至

春的淡漫

如转身而去的那个人儿

看不清容颜也

留不住醉


于是绿色泛滥成灾

这圆熟世故的绿

步步为营挺近小园


那些花朵被揉捏的潮湿了

一朵接一朵的燃烧起来

亲自毁弃那些曾令你心醉的姿态

而最后一只透明的风筝也脱线而去

不能救你于这窒息的海


经过洗礼

大地前所未有的空廓

此时你茫然张开手掌

那曾被你紧攥的

关于春天的回忆

已融化成

浅浅的 一声叹息


(十月九日 改六月初稿)


8 一支绿草


像沙漠里的一支绿草

去怀念流水 和一切澄澈

怀念温和的空气

同鸟儿交换的那些见闻

以及每夜星光底下

关于草原的遥远记忆


沙漠里的一支绿草

带着泪水醒来 扮演哑子

而所有的沙子都在说话

悍风强势 劝说无休


是一支绿草么

那样柔软又那样坚持

此刻有流动的液体覆过伤口

放弃干燥的喧哗

于是 你有了湿润的心


十月十四日 后修改


9 那时候


那时候电还只是天空的鞭子

时间还不像现在这样潦草

我们起床 跟太阳一样早

太阳也不急躁


我们边喝茶边看青草生长

世界安静

偶尔听见种子爆裂的声音


那时候

我们可以徒步到达城里任何地方

会有忽至的信客

带一纸旬月前封好的惊喜

或数语问询 它们曾在

风和唇齿间几度徙转


那时候我们没有蜡烛

所以月亮情愿

低低吊在窗棂

听我们的谈话

直到夜深时

胡乱睡倒在一朵云里


于是我们

被月光晒过的皮肤发出金黄的光泽

黑暗倾注天地

黑夜是你我巨大的睡袍

在其间有

一千零一个热情滚动

(十月二十)


10 诱惑


缓缓的漫过手掌

像香水,芬芳四溢

像眼泪有身体的温度

透明像空气,灼烧如火

缓缓的,它漫过喉咙,漫过你的视线


就在你眼前,一朵花旋转绽放

世界忽然明亮温暖

他们所醉能忘记一切

忘记自己于是

到达一个美丽的新世界


那里可以谈一场二十四小时的恋爱

可以和所有的老朋友团聚并

言笑晏晏

可以写出你想要的句子

等到那个一直不来的人


来吧,他们说,

来伸出你的手掌

黑夜正悄悄袭入

他们说,你来


醉时同交欢 醒后各分散

你来 人和人可以

怎样的熟悉又如何的陌生呢

你来,快来

他们已写好全部的答案

等待放入 你的掌中


10-28-2006


11 梦


黄昏的时候下起雨

这世界不再界限分明

有鸟儿矫捷的划开天空

树叶片片低垂

温顺如你的眼睛


有人趁余光走动

推开大块含糊的色彩

步履连绵穿越时间

时间变得隐晦


那些堆积了很久的书都不见了

你橙色的书桌袒露着

在晦暗幽明之间

微微散发热量


心里的潮湿蔓延开来

你说,这一切过于美好

仿佛不能呼吸,仿佛死亡临近


此时水滴坠落,水不停留

一场华美的电影无声开场

而你,是唯一的看客


(11-15-2006)


12 十二月十七


怎样从这一端到另一端

你已经想了很多年


就像梦里那条彩色的落叶小路

睁开眼,它就消散

举起笔,它就消散


它们都消散

没有什么能抓的住,留的下

没有什么可以跨越界限


就像那年你没有对那个人说的话

便永远说不出了

就像那晚,你在水边看到的一枝莲花

那么真切,却那么遥不可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