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末

喜歡胡思亂想,塗塗畫畫,每天對著電腦說說話、寫寫字。

回首共話公瑾當年

有時你以為人生就是這樣了,像一道沒有高低起伏的水平線,心裡有一堵跨不出去的高牆,可是當你眼界放寬、跨步向前時,你才發現,再高再冷的牆也會傾圮摧毀,世界原來觸手可及,在不遠處等你。一場故舊聚首,讓我打開塵封的記憶,看到當年勇敢的自己。

人生的編年圖

有一年,還在讀小學的女兒需要做一個她出生以後發生的大小事,她興沖沖地畫了一幅自己的「成長編年圖」,裡面有出生在台灣、包裹於襁褓中的她;六歲以後跨過太平洋來到洛杉磯、再來跨過美國國境來到紐約的幼年的她;然後她問我這期間世界發生什麼大事,我說,你出生後的第二年,世界上有一個很高的圍牆倒下了,再三年有一個很大的社會主義共和國解體了⋯

女兒興奮接收訊息、寫寫畫畫,完成了她圖文並茂的成長作業。

女兒的「編年圖」還在繼續中,它的前半部依稀有我漂泊的身影,後半部獨自飛翔,如今也在舊金山安定下來!

人生際會一段同行

而我自己呢?我不曾去思索自己要如何編寫自己的一生,可是我人生中也有個重要的分水嶺,似乎也與一場見證那高牆的旅途有關。

已經是好遙遠的過去,我跟著一個考察團到了德國的不同城市,當時團員都是年輕充滿衝勁的公職人員。就這樣,來自最閉鎖衙門、最遠只到國境之西的澎湖,連那個身分證上的祖籍都沒去過,年輕又單純的自己,一腳踏入了大觀園。

從未企及的世界就在那幾個星期從書本中走到我眼前,那是一種視野的衝擊與心靈的洗滌,呼吸著不熟悉的肅殺空氣,我見證了在柏林圍牆上荷槍實彈的守軍;我也看到一個國家對戰爭的省思,有意地在繁華市容中刻意保留彈痕殘垣的戰爭遺跡⋯

回國後的團員在各自領域上忙碌衝刺,每個人有不同的生活負擔,像一把合攏的剪刀,註定要剪開彼此、相忘於江湖。

我心裡彷彿也有一雙想要驛動飛翔的翅膀,牽引著我去完成不同的人生規劃,從此開啟我後半生漂泊不定的生涯。

白首相約的聚會

如今的社群媒體讓一切成為可能,三十多年後,這群在我人生中曾經短暫同行的夥伴們,居然組群、且來相邀聚會。

繞了世界或人生一圈,他們有的仍身居高位、有的如我一樣已放緩了前行的腳步、有的則已放下對這世界的牽掛,也許正在高處笑看我們。

再聚首,歲月也許白了一些少年頭,可是容貌依舊,那一把熱情似乎也沒變,我也驚訝地發現,許多人生中最美好的章節,未曾因天涯契闊而斷捨離,只是塵封於記憶,等待我們品嚐過人生的千百滋味後,他日再來煮酒論詩書。

威廉皇帝紀念教堂,圖中左側事就教堂鐘樓的殘骸,右側是新教堂鐘樓。圖片來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File:Gedachtniskirche1.JPG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