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aworld

對世事充滿好奇,更希望與人分享自己所得

防衛中國

發布於

某些拒絕中國的人,都認為中國人除了「八九民運」外,面對獨裁者的統治,從來都不思反抗,因此即使受痛苦,都是他們自找的,無需同情或為他們提供援助,在我家多年和中國人打交道的經歷,中國人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他們實在太善於運用心理防衛機制(Defense mechanism)。

防衛機制是心理機制一種,功用是令人感覺良好,卻對事情本身毫無助益,如止痛藥般。一般情況下,防衛機制是無傷大雅的舉動,可是若過度使用,和不去面對、處理本身的問題,是會出事的。

防衛機制有很多表現方式,以下會介紹最乎合國情的那幾種:

否認(Denial):無意識地拒絕承認那些不愉快的現實以保護自我,如明明在文革時被批鬥得死去活來,仍說毛主席是最棒的。

反向形成(Reaction formation):有些事情接受不到,就做出相反的行為,如內心是很鄙視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卻滿口奉承。

轉移(Displacement):找人發洩,如一切行為都受到極高層的監視,然後一層又一層地監控比自己低位的人。

壓抑(Suppression):因接受不到某想法而刻意地去壓抑,如每次想和人討論政治議題,對方都會刻意迴避。

投射(Projection):把自己內心接受不到的想法投射到他人身上,如總認為別人會造反,其實是自己想造反。

內向投射(Introjection):面對一個很嚴峻的困難,若反抗,後果會相當悲慘,於是選擇全心全意,真心真意地去相信和接受它所賦予的價值觀,就是自己的,如中國式政制是最棒的。

升華(Sublimation):當人面對很不開心的事情,就用更積極,具創造和建設性的行動,讓人逃避面對當中帶來的焦慮,即化悲憤為力量,如發現改變不了國家政策,轉向熱心公益。

退化情感(Regression):因受壓而做出比自己實際年齡幼稚的事,如不去適應新地方的文化,反要當地人去適應自己。

理論化(Intellectualization):有理論邏輯支持的藉口,其實事情完全沒被處理,如不少內地人認為今日的香港問題是土地問題,內容本身是對的,但卻不是香港問題的核心。

合理化(Rationalization):沒理論支持,無厘頭,扮合理的藉口,如面對遍滿全國的攝像鏡頭,不但不覺得私隠被侵犯,還說成是可減低犯罪率,完全符合「中國人是需要管」的國情。

幻想(Fantasy):在「起點中文網」,這類Fantasy要幾多有幾多,不過本人見過最經典的,當數這個廣告

只要正面幻想不過份,行動沒脫離現實,是沒問題的,但若是不道德的幻想,就不好了。

酸葡萄(Sour Grapes):自由有甚麼好!

在極權國家生活,若反抗,後果必然會極其悲慘,若不想見不到明天的太陽,又想內心舒服點,唯有藉防衛機制麻醉自己,讓感覺好過點,這就是今日的中國國情,也是昔日魯迅(1881–1936)大肆批判的「阿Q精神」,亦是古今中外獨裁國家的實況:

在昔日蘇聯治下的人民,其實都沒有反抗,唯二,即「匈牙利革命」和「布拉格之春」,都是發生在史達林(Joseph Stalin,1878–1953)死後,政治較開放的時期,即使是最追求自由的法國人,面對納粹的統治,也只是在無傷大雅的情況下胡鬧一下,從不敢觸碰納粹的逆鱗,之所以最後革命成功,只是因為獨裁者本身已到末日罷了。

同樣地,「八九民運」也是發生在中國政治最開放的時期,但那時獨裁者根基尚穩,動搖不了,到現在仍然穩固。沒反抗,其實非常符合歷史軌跡,和人性。不分任何種族,人類在這樣的狀態下,都是以防衛機制來止痛的,正如191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Romain Rolland (1866–1944)所言,阿Q是世界性的。反而那些在獨裁治下,即使非陷於連防衛機制都不能止痛的絕望中,都仍能不畏強權,堅持說真話,願意面對問題的人,才是不正常,但同樣地,這種人才最值得人敬佩。

社區活動提案:我的N個中國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