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aworld

對世事充滿好奇,更希望與人分享自己所得 想買本欄的照片,歡迎瀏覽:https://www.eyeem.com/u/smallaworld 我的Liker Social:https://liker.social/@smallaworld 歡迎訂閱:https://liker.land/amy-aunte/civic

那些年我玩過的 Internet:我與Facebook的恩怨情仇

發布於
修訂於

我與Facebook的不對盤,始於2008年,Facebook推出中文版的時候,那時身邊有很多人加入,我當時是孤獨精,對社交媒體不太能提起勁,雖有MSN account,但都很少玩,所以沒即時跟風,但也因為這樣,讓我發現這媒體,和它的操盤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邪惡的本相:

那段時間,我的email account不斷收到由Facebook寄來,標題名為「XXX邀請你加入Facebook」的郵件,我那時可謂極度恐慌,因我雖不參與,但不代表我無知,我知道要用email account才可註冊Facebook,那意味著若我註冊,他們豈不是可以隨意使用我電郵帳戶內的資料!?那不單是我的私隱,還有和我有email連繫的人的私隱,再加上朱克伯格那傢伙的發跡史,正是由駭入機構電腦盜取他人資料開始,我就死活都不註冊。

那時沒App Store,沒WhatsApp,沒Instagram,blog又沒落,要post文,post相,post片,玩小遊戲,就要靠Facebook。一個不用Facebook的二十來歲青年人,絕對是怪咖,我還試過被人戲稱「深山大野人」,即使如此,我仍是堅持不註冊,我對Facebook的行徑固之然沒信心,我對朱克伯格的人品更沒有信心。

所以明知Blogger沒落,Yahoo! BLOG關站,我仍決定在blogger開始我的寫文生涯。雖明知沒人看,沒人回覆,但本著自己寫時,自己先得益,和有緣相遇的精神,我仍堅持寫著這些沒人看的文。輾轉之下來到Matters,才總算能在一個有熱絡討論的空間安頓下來。當然更高興的,是我終於等到Facebook落伍的一日,不用Facebook才是入流,真的有揚眉吐氣的感覺。

至於Instagram,玩了一段短時間,知道原來是Facebook營運後,我馬上cut account,改用EyeEm,雖人氣沒Instagram高,卻可以藉賣相賺些零錢。若喜歡我專頁裡的照片,想據為己有,可以上我的EyeEm page https://www.eyeem.com/u/smallaworld 購買。

但那時兄長大人已到澳洲生活,我兩個姪兒也是在當地出生,要看他們的照片和影片,就要靠Facebook。兄長大人見我那麼堅持,就索性把他的Facebook登入資料給我,叫我直接入去看,直到有WhatsApp,這種使用別人account的生活才告一段落。

WhatsApp的出現,對我而言是福音,除了是傳遞資訊方便,更重要的,是對我這個有電話恐懼症的人,可以透過文字暢所欲言。但好日子很快就到頭,WhatsApp於2014年被這隻科網巨獸收購。

對我這種不介意瀏量的人,不用Facebook,我可以用Blogger和Matters;不用Instagram,我可以用EyeEm。雖理論上,我是可以不用WhatsApp,改用LINE和Signal,但在香港,除非有很多台灣朋友,否則根本沒人用LINE,Signal又未成氣候。WhatsApp不同Facebook和Instagram等純分享程式,涉及群組通訊,我不能不理我認識的人,棄WhatsApp不用,結果還是要向朱克伯格那混帳低頭。

當然我也不是甘於就此任人宰割的人,為了盡力保障自己和朋友的私隱,一般訊息我才會在WhatsApp發放,至於敏感資料就在Signal發放,雖然大部份資料都是會被利用,但至少保護到自己和親朋好友的人生安全。

和朱克伯格在網絡上打交道,只會留下被吃乾抹淨的下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社區活動提案 │ 那些年我玩過的 Internet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