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aworld

對世事充滿好奇,更希望與人分享自己所得

有心不怕遲

之前寫了一篇名為《是捷徑還是歧路》一文,講述聖經記載一位名叫亞哈斯的猶大王,雖然有一定的才幹,但因他的心遠離耶和華,堅持以自己的方法去解決國家所面對的問題,結果遭到神的管教,國勢也不斷下滑,自己的心亦因不斷的失敗而越發離開神,以致死時不許葬入猶大諸王的墳墓中。今次要講述的,是接續其作猶大王的兒子,希西家怎樣選擇了一條和他的父親截然不同的道路:

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

「以色列王以拉的兒子何細亞第三年,猶大王亞哈斯的兒子希西家登基。他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五歲,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十九年。他母親名叫亞比,是撒迦利雅的女兒。希西家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效法他祖大衛一切所行的。他廢去邱壇,毀壞柱像,砍下木偶,打碎摩西所造的銅蛇,因為到那時以色列人仍向銅蛇燒香。希西家叫銅蛇為銅塊。希西家倚靠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在他前後的猶大列王中沒有一個及他的。因為他專靠耶和華,總不離開,謹守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誡命。耶和華與他同在,他無論往何處去盡都亨通。他背叛、不肯事奉亞述王。希西家攻擊非利士人,直到迦薩,並迦薩的四境,從瞭望樓到堅固城。」(列王紀下18:1–8)

希西家登基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廢去邱壇,去除偶像,專心尋求耶和華。所謂「邱壇」,並不是如我們想像般是一個祭壇,其實是指高地,英文聖經譯作Highplace。當時的迦南人認為在高地上敬拜更能接近位在天上的神,於是來到迦南地定居的以色列人也跟隨了他們的習俗,在「高地」上敬拜耶和華。

亞述圍城

因早前亞哈斯王的政策,猶大成為亞述的附庸國,除了受其監管、必需向其進貢外,猶大也要承認亞述的神祇,因此希西家決定擺脫亞述尋求獨立,並攻打非利士,鞏固自己的勢力,結果激怒亞述

「希西家王十四年,亞述王西拿基立上來攻擊猶大的一切堅固城,將城攻取。猶大王希西家差人往拉吉去見亞述王,說:我有罪了,求你離開我;凡你罰我的,我必承當。於是亞述王罰猶大王希西家銀子三百他連得,金子三十他連得。希西家就把耶和華殿裡和王宮府庫裡所有的銀子都給了他。那時,猶大王希西家將耶和華殿門上的金子和他自己包在柱上的金子都刮下來,給了亞述王。」(列王紀下18:13–16)

面對勢如破竹的亞述軍,希西家向其屈服,更傾盡所有,連包在聖殿門柱上的金子也刮下來,全數交給亞述王,以求換得一時的和平。可是亞述王收了錢後仍不滿足,還要趁著對方財困,乘虛而入,圍攻耶路撒冷,就像當年亞哈斯臣服於亞述王後的情形一樣,都沒有好結果。

「寸爆」使者

「亞述王從拉吉差遣他珥探、拉伯撒利,和拉伯沙基率領大軍往耶路撒冷,到希西家王那裡去。他們上到耶路撒冷,就站在上池的水溝旁,在漂布地的大路上。他們呼叫王的時候,就有希勒家的兒子家宰以利亞敬,並書記舍伯那和亞薩的兒子史官約亞,出來見他們。」(列王紀下18:17–18)

「上池的水溝旁」、「漂布地的大路上」在以賽亞書7:3也出現過一次,那時的亞哈斯還可以在巡視水源途中接受以賽亞先知的晉見,但現在敵人已踩在其兒子希西家的頭上,形勢比當時更加惡劣。

「拉伯沙基說:你們去告訴希西家說,亞述大王如此說:你所倚靠的有什麼可仗賴的呢?你說有打仗的計謀和能力,我看不過是虛話。你到底倚靠誰才背叛我呢?看哪,你所倚靠的埃及是那壓傷的葦杖;人若靠這杖,就必刺透他的手。埃及王法老向一切倚靠他的人也是這樣。你們若對我說:我們倚靠耶和華─我們的神,希西家豈不是將神的邱壇和祭壇廢去,且對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人說:你們當在耶路撒冷這壇前敬拜嗎?」(列王紀下18:19–22)

從拉伯沙基的說話中,可看出除了靠自己外,希西家還可向埃及求援,但似乎幫助不大。另一方面,因希西家的宗教改革,使猶大決心背叛亞述,可是拉伯沙基反諷希西家廢去邱壇,命以色列人只可上聖殿敬拜神,變相減少了對耶和華神的敬拜,耶和華還會保佑他們嗎(當然這是外邦人的邏輯,以為所獻的祭物越多,所侍奉的神越發保佑他們,但是我們的神所看重的,並不是祭物的多寡,而是人的內心)?

「現在你把當頭給我主亞述王,我給你二千匹馬,看你這一面騎馬的人夠不夠。若不然,怎能打敗我主臣僕中最小的軍長呢?你竟倚靠埃及的戰車馬兵嗎?」(列王紀下18:23–24)

這段說話真的只能用「寸爆」來形容,但也可從中看出猶大的形勢真是差無可差,簡直是「人又冇,錢又冇」。

「現在我上來攻擊毀滅這地,豈沒有耶和華的意思嗎?耶和華吩咐我說:你上去攻擊毀滅這地吧!」(列王紀下18:25)

這絕對是致命一擊,當然你可說這是拉伯沙基假借神的名號妖言惑眾,但好死不死,以賽亞先知真的是如此預言過

「亞述是我怒氣的棍,手中拿我惱恨的杖。」(以賽亞書10:5)

接著拉伯沙基繼續挑釁

「希勒家的兒子以利亞敬和舍伯那,並約亞,對拉伯沙基說:求你用亞蘭言語和僕人說話,因為我們懂得;不要用猶大言語和我們說話,達到城上百姓的耳中。拉伯沙基說:我主差遣我來,豈是單對你和你的主說這些話嗎?不也是對這些坐在城上、要與你們一同吃自己糞、喝自己尿的人說嗎?於是拉伯沙基站著,用猶大言語大聲喊著說:你們當聽亞述大王的話!王如此說:你們不要被希西家欺哄了;因他不能救你們脫離我的手。也不要聽希西家使你們倚靠耶和華,說耶和華必要拯救我們,這城必不交在亞述王的手中。不要聽希西家的話!因亞述王如此說:你們要與我和好,出來投降我,各人就可以吃自己葡萄樹和無花果樹的果子,喝自己井裡的水。等我來領你們到一個地方與你們本地一樣,就是有五穀和新酒之地,有糧食和葡萄園之地,有橄欖樹和蜂蜜之地,好使你們存活,不至於死。希西家勸導你們,說耶和華必拯救我們;你們不要聽他的話。列國的神有哪一個救他本國脫離亞述王的手呢?哈馬、亞珥拔的神在哪裡呢?西法瓦音、希拿、以瓦的神在哪裡呢?他們曾救撒瑪利亞脫離我的手嗎?這些國的神有誰曾救自己的國脫離我的手呢?難道耶和華能救耶路撒冷脫離我的手嗎?百姓靜默不言,並不回答一句,因為王曾吩咐說:不要回答他。當下,希勒家的兒子家宰以利亞敬和書記舍伯那,並亞薩的兒子史官約亞,都撕裂衣服,來到希西家那裡,將拉伯沙基的話告訴了他。」(列王紀下18:26–37)

若猶大投降,應該可以像撒馬利亞人一樣(列王紀下18:11),脫離「吃糞」、「喝尿」的悲慘局面,但這樣做猶大就會失去了根,失去了他們的信仰,在這生死存亡的時刻,猶大應如何抉擇呢?

希西家的選擇

「希西家王聽見,就撕裂衣服,披上麻布,進了耶和華的殿;使家宰以利亞敬和書記舍伯那,並祭司中的長老,都披上麻布,去見亞摩斯的兒子先知以賽亞,對他說:希西家如此說:今日是急難、責罰、凌辱的日子,就如婦人將要生產嬰孩,卻沒有力量生產。或者耶和華─你的神聽見拉伯沙基的一切話,就是他主人亞述王打發他來辱罵永生神的話,耶和華─你的神聽見這話,就發斥責。故此,求你為餘剩的民揚聲禱告。希西家王的臣僕就去見以賽亞。」(列王紀下19:1–5)

無計可施的希西家找上以賽亞先知,希望先知能為猶大剩下來的人禱告,先知覆述神的指示

「以賽亞對他們說:要這樣對你們的主人說,耶和華如此說:你聽見亞述王的僕人褻瀆我的話,不要懼怕。我必驚動他的心,他要聽見風聲就歸回本地。我必使他在那裡倒在刀下。」(列王紀下19:6–7)

局勢開始出現變化

「拉伯沙基回去,正遇見亞述王攻打立拿,原來他早聽見亞述王拔營離開拉吉。亞述王聽見人論古實王特哈加說:他出來要與你爭戰。於是亞述王又打發使者去見希西家,吩咐他們說:你們對猶大王希西家如此說:不要聽你所倚靠的神欺哄你,說耶路撒冷必不交在亞述王的手中。你總聽說亞述諸王向列國所行的,乃是盡行滅絕,難道你還能得救嗎?我列祖所毀滅的,就是歌散、哈蘭、利色,和屬提‧拉撒的伊甸人,這些國的神何曾拯救這些國呢?哈馬的王、亞珥拔的王、西法瓦音城的王、希拿,和以瓦的王都在哪裡呢?」(列王紀下19:8–13)

古實王的出現可能就是先知所言的「風聲」(因立拿離耶路撒冷只有數里)。為了集中精力應付來自古實的危險,亞述王希望能盡早解決猶大,於是加緊步伐,逼使希西家盡早投降。

「希西家從使者手裡接過書信來,看完了,就上耶和華的殿,將書信在耶和華面前展開。希西家向耶和華禱告說:坐在二基路伯上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啊,你是天下萬國的神,你曾創造天地。耶和華啊,求你側耳而聽!耶和華啊,求你睜眼而看!要聽西拿基立打發使者來辱罵永生神的話。耶和華啊,亞述諸王果然使列國和列國之地變為荒涼,將列國的神像都扔在火裡;因為他本不是神,乃是人手所造的,是木頭石頭的,所以滅絕他。耶和華─我們的神啊,現在求你救我們脫離亞述王的手,使天下萬國都知道惟獨你─耶和華是神!」(列王紀下19:14–19)

雖然之前已得到神的保証,但來自亞述的壓力仍然很大,猶大的情勢仍是很糟糕。於是希西家不再透過以賽亞,直接求神,因希西家相信那些從前被亞述所滅的國家之所以得不到她們的神保護,是因為它們只是人手所造,是木頭石頭,被消滅是正常不過的事情,相反耶和華是那位創天造地的獨一真神,必會救猶大脫離亞述王的手。

不同上次希西家找以賽亞,這次是先知主動找上希西家,並轉述神的回覆

「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就打發人去見希西家,說: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你既然求我攻擊亞述王西拿基立,我已聽見了。耶和華論他這樣說:錫安的處女藐視你,嗤笑你;耶路撒冷的女子向你搖頭。你辱罵誰?褻瀆誰?揚起聲來,高舉眼目攻擊誰呢?乃是攻擊以色列的聖者!你藉你的使者辱罵主,並說:我率領許多戰車上山頂,到利巴嫩極深之處;我要砍伐其中高大的香柏樹和佳美的松樹;我必上極高之處,進入肥田的樹林。我已經在外邦挖井喝水;我必用腳掌踏乾埃及的一切河。耶和華說,我早先所做的,古時所立的,就是現在藉你使堅固城荒廢,變為亂堆,這事你豈沒有聽見嗎?所以其中的居民力量甚小,驚惶羞愧。他們像野草,像青菜,如房頂上的草,又如未長成而枯乾的禾稼。你坐下,你出去,你進來,你向我發烈怒,我都知道。因你向我發烈怒,又因你狂傲的話達到我耳中,我就要用鉤子鉤上你的鼻子,把嚼環放在你口裡,使你從你來的路轉回去。以色列人哪,我賜你們一個證據:你們今年要吃自生的,明年也要吃自長的;至於後年,你們要耕種收割,栽植葡萄園,吃其中的果子。猶大家所逃脫餘剩的,仍要往下扎根,向上結果。必有餘剩的民從耶路撒冷而出;必有逃脫的人從錫安山而來。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所以,耶和華論亞述王如此說:他必不得來到這城,也不在這裡射箭,不得拿盾牌到城前,也不築壘攻城。他從哪條路來,必從那條路回去,必不得來到這城。這是耶和華說的。因我為自己的緣故,又為我僕人大衛的緣故,必保護拯救這城。」(列王紀下19:20–34)

在神凡事都能

在神更為詳盡的保證下

「當夜,耶和華的使者出去,在亞述營中殺了十八萬五千人。清早有人起來,一看,都是死屍了。亞述王西拿基立就拔營回去,住在尼尼微。一日在他的神尼斯洛廟裡叩拜,他兒子亞得米勒和沙利色用刀殺了他,就逃到亞拉臘地。他兒子以撒哈頓接續他作王。」(列王紀下19:35–37)

希西家幾乎甚麼都不用做,危機就解除了,而褻瀆神的亞述王也得到他應得的懲罰—死在他自己所敬拜的「神」的廟裡。再一次証明,不用靠計謀,更不用靠別人,只要上帝定意拯救,即使客觀形勢再惡劣,祂都能救到。

二王之不同

其實希西家最初都和他的父親亞哈斯一樣,遇到問題時,最初也是嘗試以自己的方法來解決(如賠款、向埃及求援),但他最難能可貴的,是懂得在最後關頭回轉,重新倚靠神,這也是他和自己的父親最大的不同。

無論是北國以色列,還是南國猶大,之所以一直都被亞述欺負,就如《列王紀》所言,是耶和華對他們的管教

「希西家王第四年,就是以色列王以拉的兒子何細亞第七年,亞述王撒縵以色上來圍困撒瑪利亞;過了三年就攻取了城。希西家第六年,以色列王何細亞第九年,撒瑪利亞被攻取了。亞述王將以色列人擄到亞述,把他們安置在哈臘與歌散的哈博河邊,並瑪代人的城邑;都因他們不聽從耶和華─他們神的話,違背他的約,就是耶和華僕人摩西吩咐他們所當守的。」(列王紀下18:9–12)

因此當希西家願意回轉,管教就馬上停止,神再次堅立祂和大衛的約(列王紀下19:34);相反若像北國以色列一樣,到最後都不願回轉,就只有滅亡一途了。

神會寬恕我嗎?

當人因犯罪,而讓事情變得好像無法挽救之時,很多人以為到時才回轉、悔改已為時已晚,更甚有人認為自己並不配得到神的赦免,不好意思回轉,但希西家的事蹟告訴我們,有心不怕遲,只要我們願意回轉,重新倚靠神,神必定寬恕我們,救我們脫離現在的困境,結束祂對其子民的管教,就如希西家死後,猶大再犯罪,被神管教,因而亡國時,神差派以西結先知,向他們說

「人子啊,你要對以色列家說:你們常說:我們的過犯罪惡在我們身上,我們必因此消滅,怎能存活呢?你對他們說,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斷不喜悅惡人死亡,惟喜悅惡人轉離所行的道而活。以色列家啊,你們轉回,轉回吧!離開惡道,何必死亡呢?」(以西結書33:10–11) 

到了現在,神的心意從沒改變過,祂仍然在等待,並幫助世人回轉。

是捷徑還是歧路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