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藍

大馬.砂拉越.古晉 | 天蠍男 | 媒體人 | 愛閱讀 | 寫生活 | 寫城市 | 寫不成材的小說 |

工作blog 4 | 節慶日,大家放假,我工作

對于媒體工作者來說,在節慶日工作是最為平常不過的事。所以每當家人或朋友在周日或在節日的時候出外聚餐、聚會、看電影購物時,我都無法參與。

雖然已經不太玩臉書了,一年裡面動態沒發過幾條,但因為工作關係還是會上一會兒臉書,遊覽各大媒體專頁。6月15日因為是週假,早上負責去採購日常用品,所以到了下午才有時間點擊進入臉書,結果看到各大馬媒體專頁都放一個球迷要求政府給一天特假。

這是因為大馬足球隊在6月14日舉行的亞洲杯入選賽中以4比1擊敗孟加拉,等待43年後再度進入亞洲杯比賽。這也是大馬隊第四次成功踢入亞洲杯的正賽。最因為這樣許多球迷要求大馬政府放一天特假慶祝。但到目前為止政府說會頒發獎勵給球隊,但對於特假的要求沒有明確的回應。

相信大部分的打工人最愛就是假期了,而馬來西亞可以說是打工人的天堂吧,因為我們的公定假期是世界上最多之一。

大馬的三大種族之馬來裔、華裔、印度裔過新年,都是公假,全民放假一起慶祝,還有1月1日、聖誕節、衛塞假、勞動節、國家獨立日、馬來西亞日、國家元首生日等,砂沙邦以及西馬州屬還有自己的公假。幾乎每個月都有公假可以放。

但並不是每個打工人都能在節慶日跟著大隊一起放假,比如媒體就無法。甚至大馬的媒體人在大馬因為疫情封城期間,因是必要行業,要傳達訊息被大眾,所以也一樣要正常上班。

記者同事說過一句話;“大家都是躲開最危險的地方(有疫情高風險地),但媒體人就偏偏需要往這些地方去報到新聞。”

所以在疫情期間,媒體被視為前線及高危人員。

進入媒體業工作后,我除了有兩三年在副刊組工作時,在星期天休息外,基本都不可能在周六日休息。節慶日更不用說,大家都在放假歡慶時,我得回公司工作,再找個時間補回假期。

對于媒體工作者來說,在節慶日工作是最為平常不過的事。所以每當家人或朋友在周日或在節日的時候出外聚餐、聚會、看電影購物時,我都無法參與。有時候會覺得無奈,但也不見得不是好事。

因為休假日在平常大家工作的時間,要去公家機關或者銀行辦事就相對有時間處理,不必特意請假,而去逛街,到咖啡館喝咖啡也不必人擠人的,可以悠閒的逛,悠閒的喝咖啡看看書,不會被四周圍都是人的吵雜聲影響。

對我,在節慶日工作已經變成習慣了,有些事情習慣了就好。

關於大馬闖入足球亞洲杯正賽,政府會不會給予特假,當然是沒有,畢竟又不是奪得亞洲杯,而只是進入正賽而已,而且假期過多,對企業並不是一件好事,影響了生產運作。就等有機會奪得亞洲杯後,才可能有假放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