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藍

來自馬來西亞,砂拉越古晉的無聊男子。

工作blog 1 | 當一個媒體人

我是幸運的,喜歡文字,在換了幾份的工作後進入報社工作,可以時常與文字為伍。

看著時間已是早上9時45分鐘,我拿起車鑰匙準備開車去上班,幸運的我,因為公司距離我家只有不到8分鐘車程,而且還完全不塞車,一路通暢。

早上10時準時踏進了新聞編輯部的辦公室,通常同事也已經在位置上,偶爾我的上司也已經在位置上,但我們部門不太注重這些上下級禮儀文化,甚至我們下班往往都比上司更早離開辦公室。

在新聞編輯的崗位上也已經有七八年光景了,進入工作后換了三個部門,相比沒有意外會在新聞編輯部做到退休吧!

我是幸運的,喜歡文字,在換了幾份的工作後進入報社工作,可以時常與文字為伍。

我在媒體領域工作上工作了很長很長一段時間了,只換了兩家公司,換了好幾個部門,包括培訓記者、體育編輯、副刊編輯、周刊編輯、學生刊物編輯、新聞助編、到現在的新聞編輯。

記得在許多許多年前的8月31日,馬來西亞國慶日當天是我第一天踏入媒體行業,進人報館開始為期3個月的培訓記者工作,沒有薪水只有一個月400馬幣的津貼。

培訓時發現,寫文章跟寫新聞是差別很大的,新聞不能隨心所欲的寫,需要靠手上所得的“證據”來寫,3個月裡,進行了多個新聞組別培訓,包括普通組、社會組,還有意外組。採訪過選舉,那時候記錄都是要用手寫,沒有錄音機或筆,只能用快速的手速記錄,還有大容量的腦記憶力。相機還是使用膠片的,拍照時都要省省用,不像現在有數碼相機,想拍多少張都行。

3個月培訓下來,其實發現到自己並不適合當記者,因為慢熱以及內向的性格,總覺得會寫是不足夠的,你還需要懂得會社交、打好關係,有人脈才行。而到意外組培訓的時候,更是覺得我做不來記者的工作,我並不是怕採訪意外新聞,而是當意外記者需要24小on call,時常需要守住醫院及警局,這不是我要的生活。

培訓的最後一個星期我一直在掙扎,最後還是決定辭職。也許是因為我表現還合格,上司希望我考慮留下來,轉職去當體育編輯,我當然是答應了。

就這樣我結束培訓,轉為正職。有正式員工薪金,但也不多只有650馬幣,而當時跟我一起接受培訓的另外四個人,現在沒有一個人留在媒體行業。

現在服務的報社是一家全國性報紙,現在的報紙不太好做,相信很多人都已不看報紙,上網看片段的新聞方式,或者說完成不看報紙,不關心社會上發生什麼事情。報紙銷量當然也好不到哪裡去,許多老招牌的報紙都停刊或轉成電子報了。

所幸服務的報社在多年前已開始轉型,除了紙質報紙外,也注重電子報開發,用心經營社交網,尤其臉書,讓我們擁有百萬粉絲,也開始經營網上這一板塊,在配合報紙。包括線上直播、線上推廣告,線上教育展等,保持穩定營收。

現在疫情爆發,許多事情都改線上進行,只能說當初報社負責人早早就看透網絡的重要性,率先改革轉型,不然現在才進行,一定落後,可能也撐不過了。

雖然如此,我們多少都受到影響了,現在公司的政策是減少版面,如果有人離職公司也不再請新人,除非是很需要。離職員工的工作就交給現職員工來接手,往往一個人需要負責多個崗位,就像我,除了新聞編輯,我還需要負責小學生的周刊、副刊運作,還有負責將新聞上網。

工作量之多,有時候有些享受不到工作帶給我的滿足感了,幾乎就是在完成工作而已。當初因為喜歡文字,喜歡新聞而進入報社工作,尤其在當副刊編輯時,在完成一個自己滿意的版時,那種大大的滿足感,現在已經幾乎沒了。

不懂何時,當初的那個滿足感才能回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