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藍

寫生活的無聊男子。

離你近一點(第十四章)

發布於

第十四章

Duke

自從在記者會上半開玩笑的表白後,隔晚吃宵夜的時候又向Edison表白一次,發現到他並不排斥,也沒有要我不要再說。我自己認為那就是表示我有機會了。

那晚后,我就更努力在撩他,每次都搞到他臉紅到不行,而且我每次都大膽的探視用手觸摸他的頭,他也沒有閃避。就像一個乖寶寶一樣溫順。頭是人身體最重要的部位,Edison一點防備一點排斥都沒這表示,他已經默認我是安全的、是他最親近的人之一了。

但我知道,這時候還不是著急強攻的時候,很多東西需要慢慢來,太著急之后讓Edison嚇到往后退,現在我做任何舉動都是點到為止,不超越界限。這樣他才能慢慢的接受我,習慣我存在他的身邊。

現在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事情,就是將這部戲演好,得到一些不錯的回應,我們之間的距離才能拉的更近一些。家人也會同意我繼續留在演藝圈發展,這樣我才會更多機會將Edison追到手。

Edison

Duke自從說了“如果我真的想追求你,你會如何?”後,開始越來越大膽撩我。讓我之間的相處變得有些微妙的改變。感覺我們的相處多了一些粉紅的泡泡。

他還是一如既往的,下班后就載我去吃宵夜回家,早一點的話就去打球運動,或者找個地方喝咖啡聊天,我們什么都聊,生活、演戲、喜歡的電影、書、歌、家人等等。對他的了解越來越多,對他的好感度增加了好幾倍。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跟我如此的合拍。

每次工作完,我已經習慣跟他來一個吃宵夜的約會,送我回家的時候,已經習慣聽到他向我道晚安,說明天見。

如果他當天拍攝完,接下來還有工作無法送我回家,我會有些失落感。

接下來拍攝的劇情都是高甜劇情,不用說臉靠近臉的劇情一堆,甚至還有兩場吻戲。我一直調整的心態,能更進入角色,無時無刻都在讀劇本,研究劇本,又跟duke相處的如此親密。

昨晚做夢的時候,居然夢到duke吻我。我告訴自己說,是夢到劇裡面的角色程清吻豐河,但很清楚的夢裡的我是叫他duke,我這次真的是亂了!

因為昨晚的那個夢,讓我今天見到duke的時候,感覺很不好意思。一直回想昨晚的那個夢境,都不敢直視他了。

[Edison、duke你們過來一下,我有事情跟你們討論一下。]導演慧慧姐,突然呼喊我們。

[姐,什么事情啊?]duke問道。

[今天要提前拍攝一場戲,本來說兩天后才拍的,但我跟美玲討論后,決定今天拍豐河的閨蜜腐女幻想程清與豐河在床上一些......曖昧舉動親熱的戲碼,就是一個比較臉貼臉,身體有些接觸,但不用接吻哦。至于要如何演....我給你們自己半小時討論下,之后演出那個感覺給我就行,你們加油啊。]導演一說完,人就趕緊逃離現場。

我當下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昨晚才夢到duke親我,今天就要跟他演親密的戲碼了,這也太巧合了吧。我應該用什么心情和心態來演啊。

[Edison我們討論一下等下要如何演吧。]這時候duke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但我一時間還有些驚嚇反應不過來,一臉癡呆的看著他,沒有回應

[Edison.....Edison.....柏緯...柏緯...你在嗎?]

[啊,什么事情?]

[你在發什么呆啊,做么你一臉的驚嚇?]

我摸了一下我的臉:[我....驚嚇?]

[不然.....你是太興奮跟我拍親密戲了,還沒有拍就幻想了。]

我被他說的有點不好意思了:[你是不是最近覺得我對你太好,找打了是嗎?]說完就舉起手,打算唬唬他。

[哥!哥!哥!手下留情,我開玩笑而已,我們認真來談談等下我們要如何拍吧。]

[那你覺得我們應該如何演?]我這樣問duke,因為我現在還六神無主,想不到任何東西,我需要時間恢復。

[哥,你演戲經驗那么多,不是應該是你.....教我嗎?]duke有點委屈的說道。

看到duke扮委屈的臉,覺得有些可愛:[我只是想聽你的意見啊,往往常常第一次演戲的人,可以給出最好的表演,演太久了被一些制定的模式綁住了。]

[是這樣嗎?呵呵]

[不讓你想怎樣?!!]這傢伙越來越不怕我了。考慮下是時候拿出剛開始的氣勢才行。

[好好好,那我說說我的想法,看看大師覺得這樣演行嗎?]

我點點頭示意他說。

[程清是屬於主動的個性,而豐河需要害羞內向,所以這場戲應該是程清主動出擊,我就把你推倒在床上,將你壓在下面。]

[你壓我?]

[不然你要壓我?那就跟角色個性不一樣了。]

[唉。也對!你繼續說。]居然我要被壓!

[壓了之後,我就臉.....如何說呢...臉就....]

duke到這裡居然吞吞吐吐的:[你在吞吞吐吐什麼啊?臉怎樣了?]

[我害羞啊哥。]我看到duke的臉整個漲紅了。

[你也會害羞啊...我以為你什麼都坦蕩盪的。]我被逗笑了,也緩解了一些緊張的情緒。

[哥,這是當然的,我第一次也。]

[好好好,你繼續說。哈哈哈]

[我的臉就就就.....嗯,應該說是我的臉去觸碰你的臉,還是說臉摩擦臉呢。]duke在猶豫用詞,而我心裡有十萬個草泥馬在跑。臉碰臉不是很接近嗎?

[需要那麼靠近?]

[現實生活中腐女的想像更黃!]duke很認真看著我的臉說的。

[真假?你做麼會知道。]

[哥,我有認真在做功課的?]

[除了這個還有什麼嗎?]

duke突然很認真看了看我....

[你做麼那樣看我?臉上有東西?]我摸了摸我的臉。

[不是哥,我看到我跟你的鼻樑都夠高....我們...我們可以鼻子碰鼻子,可以嗎哥。]

[這.......畫面會好看嗎?]我要瘋了!

[等下我們排練下?]duke問道。

[嗯好,最重要畫面要好看。觀眾看了有感覺最重要。]

[哥...還有一點....也需要注意。]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就是呼吸,我們兩人在情節中的呼吸也很重要。]

[哥,好厲害。]duke向我比了一個大拇指。

[當然,我已經演了七八檔戲了,這還不懂就完了。]我向他挑眉說道。

[那哥我們來排練吧。]

應該來的還是來了!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