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藍

寫生活的無聊男子。

生活感想 | 不可貌相

發布於
看事物或者人都不能只看外表,尤其是人,往往都是人不可貌相。

看謝哲青在《早知道就待在家》一章節“野性的呼喚”裡寫關於河馬。“圓圓胖胖的臃腫身材,一口滑稽可笑的小圓牙,卡通習慣將河馬描繪成穿芭蕾舞裙,呆笨憨直的可愛模樣。”讓人感覺到他們人畜無害。

但不要被它那可愛的外形所欺騙。謝哲青描寫到:嚴格來說河馬不會游泳,而是在水中行走,希臘學名為hippopotamu,意思就是“河中之馬”,他圓滾滾的體型看起來像會走路的花生,但並不代表行動遲緩,隱藏在厚實皮膚下的不是脂肪,而是肌肉。噸位重、力大無窮,成年的河馬幾乎沒有天敵。是河中霸主。

看事物或者人都不能只看外表,尤其是人,往往都是人不可貌相。我曾有一個165身高,長的一副娃娃臉的男性好友,有些單薄的身材,在加上笑的時候一臉天真無邪,就是需要被人保護的,但他可會武術以及空手道,看過他比賽,在賽場上殺氣騰騰的樣子,也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那種,跟外形完全不符合。

我剛進入目前的公司上班的時候,我所在的組有四個人,除了我還有一名資深編輯以及兩名排版員。資深編輯是一名當時五十多歲的姐姐,人家還沒有結婚不方便稱呼她是婦女。姐姐是名天主教徒,外型就是一個慈祥但又幹練的女性,說話也是輕聲細語溫柔的很,我以為遇到一個好相處的同事呢?

相處一段時間下來,又驗證人不可貌像啊,姐姐雖然外型幹練,而且在媒體業也服務很久,結果她且一直停留在過去工作的經驗,但工作上出現問題的時候,就將錯誤推給其他人,自己完全就不想承擔。上班又時常遲到,喜歡在工作的時候用手機聊私事。甚至在下午三四點的時候會失踪,去公司的餐廳或者茶間室喝個1個小時的下午茶。工作常留手尾,讓我們去幫她擦屁股。導致很多跟她一起工作的同事都對她不滿投訴她。讓她一直跟許多同事處的不好。

外表慈祥溫柔的姐姐,卻經常在背後到處去傷人,尤其我在三四年後已經被調派去其它組,她居然還是不放過我,去跟她要好的上層哭訴我要搶她的位置,還說我們一直欺負她。不過大家已經習慣了,不管她的把戲。

唉,最後公司將她調到晚班,工作不到半年,她應該是受不了,覺得公司不重視她了自己辭職不做了。

但不說其他人,我們也許自己也許也有不可貌相的那一面。只是沒有察覺到而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