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樹的流浪之歌

一名喜歡戲劇與跑步的日文翻譯, 一名熱愛旅行與書寫的街頭藝人。 民謠|書寫|行旅|全馬|劇場 Matters文章索引: https://nice-crayfish-628.notion.site/d848efa3d05d45b5ba89ebbaee03a020

探索意識的邊界

透過一些人生體驗,你漸漸能生出一絲信心,知道即使這世界瞬息萬變,也並不會一瞬間改變你。你唯有透過與自己的對話,與你敞開心靈接收的任何訊息,經過幾次沉潛的呼吸,空氣才會漸漸凝固成,你未來的樣子。

「我是誰?」

當你旅行,醒在陌生的地方時,可否曾有這樣的念頭閃過?

在北歐搭便車旅行的兩個月,帳篷曾經成為我的任意門。每當早晨來臨,我在睡袋中甦醒,打開帳篷走出那專屬於自己的深眠空間,我才能搞清楚,自己現在身在何處。

不斷搭便車移動的漫漫路途上,我常露宿在某處公路附近,不知名的樹林裡,或是某個小鎮外的湖邊。當中某些地方長得極為平淡,但若真有一扇任意門讓我回到那,也許我仍依稀記得,自己曾在那裡待過一晚。

薩古魯說:「身體記得一切。」

所謂的既視感,除了神秘未解的大腦謎團之外,我想還有種可能,就是你真想不起來。唯有你的身體,記得你做過些什麼。

而我深刻記得,幾個鑽出帳篷時,自己身處的場景。比如太陽剛升起的蔥鬱樹林裡。那時我所見到的太陽,是一種我未曾見過的火紅。而即便我如何試著想描述,也無法言喻那樣的美,是如何衝擊過我的心靈,並在我的腦海裡留下烙印。

在自然裡待得越久,內在的平靜,也會如藤蔓般,緩緩植入心底深處。

「但我究竟是誰?」

我們確信自己是誰,是透過起床時,感知到自己身在何處?還是甦醒之後,腦筋開始思考的那一瞬間?

當然,記憶總能用極快的速度,在感知到來之前,就已經讓我們知道自己是誰。像是想起今天是週一,你就知道自己又得連續五天,當個乖巧的「社會人士」那般。要對「我是誰?」這樣徹底本質般的質疑產生興趣,需要有更多深入自覺的體驗。

而提升自覺有許多歷程,成長也許是其中一個關鍵字。即便我們時常容易,被「成長」這人們超量灌溉的字眼,導入了迷思當中,而難以得到真正的提升。

社群媒體的觸及程度不等同於文章深度,快樂能帶來的實際效果比想像中來得小上許多,體重下降但體脂肪其實還是一樣,等諸如此類的事不勝枚舉。而即便你一一看穿每件事的本質,也並不意味著難題從此解決。

當過於聚焦在某個環節上時,其他我們原以為不需花費心思維持的事情,便會開始逐漸鬆動。我想這才是人生真正的難處:一切的平衡。

透過一些人生體驗,你漸漸能生出一絲信心,知道即使這世界瞬息萬變,也並不會一瞬間改變你。你唯有透過與自己的對話,與你敞開心靈接收的任何訊息,經過幾次沉潛的呼吸,空氣才會漸漸凝固成,你未來的樣子。

這樣回過頭來看,要跳脫記憶,本質上去思考自己是誰,好像顯得愚蠢或不合時宜。但當你藉由日常的生活體驗,達到「忘我」的時刻增加時,也許你能更加聽懂,我在含糊的語境中,真正想表達的。

每個人都想保有更多高光時刻,我也不例外。但「我」從來不重要,放到了整個社會、世界,多重宇宙、平行時空,所謂的「我」可能根本不曾存在。

但感受存在。感受緊連結著的意識存在。

「我」只能感知自己所感知的,純粹的意識則能感知一切。試著再往心中那看似無聲,幽微而黯淡的聲音裡,細緻地去探索吧。那裡也許仍有著,你從未碰觸過的什麼。

像楚門最終發現了秘密,觸到天空的畫布那般。

2018.8 柬埔寨暹粒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