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樹的流浪之歌

一名喜愛戲劇與咖啡的日文翻譯,一名熱愛旅行與書寫的街頭藝人。 民謠|書寫|行旅|跑馬|劇場 Matters文章索引: https://nice-crayfish-628.notion.site/d848efa3d05d45b5ba89ebbaee03a020

貝加爾湖┃俄羅斯‧伊爾庫次克

快樂該是過程,並非目標。唯有那份活在當下的專注,帶來的充實與衍伸出的滿足,才得以寧靜致遠,有如音樂。

我在伊爾庫茨克,遇到了另一個吉他旅人Hiro。他是這趟旅程中,唯一跟我一樣用吉他環遊世界的人,連琴都跟我同一款。

25歲的Hiro在一年的工作中陷入迷惘,決定出來環遊世界。步調很快的他,只打算在這裡待兩天,於是我們相約明天一起去貝加爾湖。

往貝加爾湖的車上,我們聊起台灣政治與國家現況,Hiro對於台灣人怎麼看待自己國家很有興趣,於是我從歷史部分講起。我不知道自己掌握的,真實確切的有幾分,只能盡可能講述一個,我所了解的台灣。每當想起楊爸說的一番話時,我總會提醒自己,要抱持謙遜的態度。

一個小時後,清澈的湖面映入眼簾。

車繼續開了數百公尺,我們的視線無法從湖邊移開。不久,剛掠過眼前的湖面,這會兒全結了冰。完全融化的湖水跟厚厚的冰層緊緊相鄰,實在不可思議。

我們一下車馬上走到湖邊,Hiro興奮不已,我才在問要不要踩到冰層上時,Hiro已經邁開他的步伐,踩進岸邊沒完全結冰的部分。

這會兒他的鞋子全濕了,他驚呼連連,水超冰啊。

遠方可以看見有人踩在冰層上,我們也緩步前往。直到周遭全是冰,湖與天空連成一線,我們才滿足地停下,享受此刻的寧靜,與內心的亢奮。被徐徐冷風吹著的清晰意識,卻朦朧想著,若在這躺下待到黑夜,是否就會像電影<王牌冤家>裡的金凱瑞,用一夜遺失那些重要的回憶。

我拿出吉他遞給Hiro,吹起口琴,開始了我們的冰上Live。觀眾就是彼此,旋律響起,是坂本九的《昂首向前走》-此刻的幸福,不在雲或天空,而是在冰上!我們都透過音樂感知到,此刻將成旅行回憶中難忘的一頁。

盡興地拍照、恣意吵鬧,才發覺氣墊船在冰上行駛而過,告知原來我們腳下的擔心是多餘的。但想到萬一真的陷進湖裡,就要跟一戰後的3萬凍死難民亡魂們,一起共享這美麗的湖泊,我們仍輕輕地,一步一步溫柔對待,這美麗的藝術品。

我們一起回到招車的地方,踏上歸途。那晚,我們一同在客棧裡繼續高歌,聽到歌聲的俄羅斯住客們,都紛紛上前來湊熱鬧,原本在櫃檯板著臉的老闆,突然開始手舞足蹈起來,在我唱完Let it be時,來與我握手,慎重表示他的感動,頓時自己也感動不已。

小小音樂會結束後,我們聊著彼此的寄望,也許哪天可以成為路標,釋出一些重要的訊息給周遭的人,告訴別人不同的生活,將曾經受到的幫助,回饋給眼前需要幫忙的人。

身為旅人的我們,選擇了多數人不會走的路,花上許多時間待在不屬於自己的地方,漂流過異鄉人的日常。既非政要高官、影視明星,也沒權力與金錢,只是不停思考,生命究竟該怎樣,有沒有更好的方向,更遠的遠方。

想起當初我從Atsushi那裡所接受到的訊息:關乎人生的可能性。如果不怕勞苦,我們確實有些選擇。我並非討厭安穩。只是過往的生活中,心中某部分總好像飄盪在天上,只能藉由外面的世界,來探索自己內心,了知它真正的模樣。

經由不斷旅行,更加確切了解他人的幸與不幸,也才逐漸明白自己那些情感所為何來。倘若人生只能選擇在這漫漫長路上,如履薄冰、亦步亦趨,總為自己見聞過的渾沌,感到手足無措。那我寧可自己活在冰封的湖裡,只靜靜聆聽自然帶來的樂音。

我把快樂當作指南,擺在金錢的前面,毅然辭去工作出發旅程。開始的前幾個月,飽嘗自由的快樂,及自我實現的滿足感,直到這些感受終歸平淡,旅行的厭倦與孤獨的總和,竟讓我在某些夜晚,感到輾轉難眠。我曾幾度懷疑自己,是否怎麼選擇都是錯。

直到度過那些低潮,我才逐漸明白,自己又搞錯重點了。快樂該是過程,並非目標。唯有那份活在當下的專注,帶來的充實與衍伸出的滿足,才得以寧靜致遠,有如音樂。

貝加爾湖的深邃神秘,彷彿在告訴我:別多想,只管讓生命走往更深的地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永珍的長途夜車┃寮國‧永珍

橋邊追憶┃柬埔寨‧暹粒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