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樹的流浪之歌

一名喜歡戲劇與跑步的日文翻譯, 一名熱愛旅行與書寫的街頭藝人。 民謠|書寫|行旅|全馬|劇場 Matters文章索引: https://nice-crayfish-628.notion.site/d848efa3d05d45b5ba89ebbaee03a020

舊雨新鞋|挪威

我晾著那濕透的鞋,在湖泊前看著天光亮起,憶起昨夜的發生。是那樣的人與風景,讓我願意相信,即使世界紛亂,人性仍有良善的一面。而我是多麼幸運,曾擁有那樣的時刻。

今年的台北到2/21為止,只有6天沒下雨。

我的皮鞋與步鞋,幾乎同時被我的雙腳消磨殆盡。早晨無論穿上哪雙,儘管努力避免踩踏到水窪,到了公司,都難逃腳底淹沒在潮濕中的命運。

在旅行中學會刻苦,不輕易添購新品,總要貨比三家的大媽習性至今留存。原想等週末再去逛街買鞋,但在辦公室忍受著潮濕的不適感,一邊處理著公務,心情自然是越做越差。

直到週三,終於想盡快終結這個慘劇。下班後,獨自亂竄在中山附近的皮鞋店。

突然意識到這下定決心,並開始設法完成任務的感覺,有點像在旅行的狀態。雖然腳悶著,走在雨天卻人潮洶湧的路上,著實備感焦慮。

進到一間皮鞋專賣店,店員熱情上來推銷,讓我無法專心思考。匆匆謝過店員,走出了店外。除了有種難以果斷抉擇的煩躁,心底竟有種抽離感。

我發現自己變弱了。

雖然這幾乎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回台至今超過兩年,旅行路上的各種磨難,早已終結在飛機抵達桃園機場的那一刻。

不再奔波於清晨第一班車或睡在夜車上,不再野營於某個荒郊野外,不再以背包為枕、以天地為家的那一刻,我便也失去了對時間的餘裕,失去了可任意在無人之地把鞋子脫掉晾乾,靜靜看著風景獨處的自由。

浸濕的鞋,讓我想起了,在挪威的某個雨夜。

搭便車往阿雷松德的旅途中,被一位熱心的貨車司機載上。那晚的雨很大,司機把我載到一個適合露營的地方後,竟特地開回家,再開來帶了些餅乾給我。即便全身包括鞋都濕了,獨自一人在帳篷裡,聽著雨聲滴答睡去,我卻未曾感覺難受。

隔天早晨,我晾著那濕透的鞋,在湖泊前看著天光亮起,憶起昨夜的發生。是那樣的人與風景,讓我願意相信,即使世界紛亂,人性仍有良善的一面。而我是多麼幸運,曾擁有那樣的時刻。

那天早晨看見的風景

清楚回憶起時間與自由的價值後,對自己變弱的感觸便釋懷了。

現在,我回到了體制的這一邊。但我知道自己並沒有失去,放下現在擁有的事物的能力,只是此刻的狀況與任務不同,包括在這裡與嘮叨成性的心,學習沉默與沉靜。

回到找尋皮鞋的現實。由於一時之間實在找不到,價格跟款式合適的皮鞋。我決定換個想法,搭車回公館先買了步鞋。

雨過天晴,穿上新鞋,走在連假即將來臨的週五早晨,挺好。

懷念挪威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