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樹的流浪之歌

一名喜愛戲劇與咖啡的日文翻譯,一名熱愛旅行與書寫的街頭藝人。 民謠|書寫|行旅|跑馬|劇場|手沖 Matters文章索引: https://nice-crayfish-628.notion.site/d848efa3d05d45b5ba89ebbaee03a020

快樂嬉皮士┃柬埔寨‧暹粒

發布於
開啟一趟旅程,活在當下,就是很好的人生。

Ricardo是我在暹粒第一個認識的人。

來自墨西哥的Ricardo,住在名為快樂嬉皮士的旅舍當小幫手,幫我安排入住事宜。他隨意的落腮鬍與滿臉笑意,讓我感覺他才是真正的快樂嬉皮士。

嬉皮士位於鄰近當地市場小巷弄裡,一個不起眼的某處,除了Ricardo,我在快樂嬉皮士的那幾天,沒有其他人來訪。嬉皮士的老闆不知為何會西班牙文,常聽他跟Ricardo用西文聊天,也許是這樣Ricardo才會成為小幫手。

一天下午,Ricardo跟老闆在施工,一人切隔板,另一人爬到床底下,把底下放行李的空間用隔板隔好。看到這幕,我想起這裡房價一晚1.5美元.比台灣的50元便當還便宜,沒隔板只是剛好,唯一萬幸這裡的夜晚大門是深鎖的。

暹粒不是個大城市,它之所以聞名,是因為它是世界七大奇蹟-吳哥窟的所在地。

在與Ricardo的閒聊中,得知了吳哥窟的票價資訊:一日票要價37美金,另售有三日票、七日票。我很快想到可以找人合夥買三日票省錢,但事與願違,Ricardo秀出他之前的票,告訴我門票是記名制的,甚至票上還有當日拍下的本人照片,十分嚴謹。

而為何柬埔寨會嚴謹到這種地步?因37美元這昂貴的票價,及吳哥窟絡繹不絕的人潮,可以為國家帶來豐盛的利潤。而其實到2017年年初漲價為止,一日票的票價曾一度是20美元。從這不難想像柬埔寨政府,對吳哥窟這塊瑰寶,有著食髓知味的貪婪。Ricardo告訴我,他想嘗試看看能不能趁半夜時偷跑進去,這樣白天就可以在裡頭觀光。

免費的探險?我求之不得。

隔天早晨4點3分,鬧鐘響起,我跟Ricardo在10分鐘內整裝完畢,騎上單車出發。我們在暗夜中,吹著夏夜涼風,前方只有車頭燈的光,與腳踏車踏板發生的輕微聲響。那印象總在腦海中非常清晰。

因為Ricardo的車頭燈,我緊緊跟著他便不致危險。我們順著馬路往北騎了三公里,Ricardo突然停下轉頭跟我說,如果待會有人吹哨,不要管,繼續騎就對了。我們又騎了一百公尺左右,果真有人吹哨要我們停,4名哨兵紛紛湧上,我們沒能加速逃逸,直接被攔了下來。

不妙啊。

Ricardo向守衛再三強調,自己只是想去外圍,找當地的攤販吃個早點,他跟那個攤販是朋友,並非要進去裡面看寺廟, 4人哨兵中有兩個英文很好,再三嚴厲勸阻我們。Ricardo跟他們周旋著,和善中帶有銳氣,即便哨兵並不理睬,他還是用那三寸不爛之舌,講了十來分鐘,活像在TED上演講。

最終哨兵好意把我們請走,我們只得折返,結束了這短短一小時的冒險。Ricardo那股想要挑戰公權的骨氣,著實令人欣賞。回程騎著單車時,他自得其樂哼著歌,充滿著快樂嬉皮士的風範。

那次冒險後,我為了想更認識暹粒換了客棧,最終仍花了錢做足功課去了吳哥窟,給世界七大奇蹟好好薰陶一番。離開嬉皮士的兩週後,我又在暹粒市區偶然遇到Ricardo,他騎著單車開心地叫住我:Oh!My friend!他又揚起他那招牌的落腮鬍笑容,與我聊上最近的新鮮事,說他辦了延簽,還會繼續待在快樂嬉皮士幫忙,打算下個月中要去越南。

我看著他歡欣的表情,意識到自己只要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開啟一趟旅程,活在當下,就是很好的人生。為什麼如此簡單的事,我以前從來沒有注意到?

遇到Ricardo,讓我發現自己心中,也許也悄悄住著一個快樂嬉皮士。

2018.08 柬埔寨暹粒 with Ricardo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