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为定

三流时评作者,偶尔在报纸上写写专栏。

读史琐记|李普曼、史沫特莱:那些给政要写便条的记者

發布於
李普曼在美国社会地位崇隆

要论美国20世纪地位崇隆的新闻界人士,恐怕没有人超过李普曼。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他用手中一枝笔,把文字的影响力发挥到了极致。据说李普曼想就有些问题听美国政要的意见,只需派人送一个便条过去,美国政要没有人不肯赏光。因为很多政要在许多问题上,也想着听李普曼的意见。他们中的许多,都以有幸与李普曼一起吃饭为荣。

不过,写一纸便条,政要呼之即来,有这能耐的美国新闻工作者,不只李普曼一人。比他小4岁的艾格尼丝·史沫特莱也能做到。史沫特莱后来回忆说:

“有时候,我给毛泽东写一个‘请即来一谈’的便条,他很快就来了,手里提着一袋花生米。……“”毛泽东常到我和我的翻译同住在一起的窑洞里来,于是我们三人一起吃便饭,纵谈几个小时。因为他从来没有出过国,所以他提出了成堆的问题。“

当然,熟悉红色八卦的人,可能要说毛频繁出入史沫特莱的窑洞,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应该被”莉莉“吸引。那是另外一个故事,这里不多谈。当然,那时的毛,算不得政要,甚至史沫特莱访问延安时,他还不是中共的最高领导人。用宋美龄的一句话来,他们还没有太多尝过权力的滋味。随后几年,到整风运动,延安遍地风声鹤唳,毛取得了绝对的大权,那时候,一个外国记者会不会把他呼之即来,就不知道了。

史沫特莱和毛泽东、朱德在一起。

艾格尼丝·史沫特莱生于1892年,比李普曼小4岁,是美国同一代新闻人。论在美国的地位,史沫特莱当然难以望其项辈,但论在中国的知名度,史沫特莱恐怕不惶多让,而要论1949—1980前那段时间,在中国恐怕反而更多的人只知道史末特莱。因为她是著名的三S之一,是国际上数得过来的几个“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她在二战后即回美国,她为朱德的传记《伟大的道路》一书,还是在国外写成的,她身体欠佳,1950年即在英国病逝,没有来得及访问她延安时的老朋友统治下的中国。前面所引她谈论延安生活的文字,是她讲给斯诺,斯诺再转述给后来为她作传的作家。斯诺1949年之后多次到访中共领导下的中国,还受邀登上天安门城楼,和毛并肩站在一起。看上去,备受礼遇,但实际上,文革中的中国,处处都在提防,对他也是一样。我听陕北一位老检察官讲过,70年代延安再访延安,他是随护之一,名为保护他的安全,更重要的责任,是监视他的一举一动而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