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天定

三流时评作者,偶尔在报纸上写写专栏。

官僚需要把自己搞得很忙:《叫魂》读书笔记之一

發布於

老老实实14天闭门不出,今天终于结束隔离居家隔离,换来这样一纸证书:

解除隔离证明

看到这纸告知书,我才发现,按这上面说法,需要被隔离,只能是因为四种原因:

1.从武汉或湖北其他地方来陕;
2.途径武汉或经过湖北其他城市;
3.与前两项人员密切接触过;
4.与确诊病例或疑似病例有过密切接触史。

这4条,没有任何一条与我粘边,也就是说,过去的14天,按照法律,我事实上处在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状态中。我可没忘,我家门口贴着这样的一张纸呢:

其实,我也知道,和当局手斤斤计较法律条文,对彼此都是一种侮辱,但是,天天把“法治”喊得震天响,那面子活是不是做得稍微漂亮一点呢。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之上,以疫情防控需要,临时附加几个条款,比如哪个时间段,从其他非疫区回来人员安排居家隔离之类;至上面子全乎些吧。现在这样肆无忌惮,真的好吗?

我还想的一个问题是,他们这样在现行法律之外杠上开花,到底所为何来?真为防疫吗?当然不是,把许多不相干的人盯起来,真正該盯的人最容易钻空子。因为,做这些工作,需要大量人手的。这个道理太简单,他们当然懂。

我到西安那天,学校大门只留一个口供人进出,门里门外站着扮演各种角色的人,还摆着一张长条桌,各种表格一字排开,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3月虽然不算冷,但每天在门口这么站着,至少也不舒服吧?

我闭门不出这14天,每天还有各种人打进来各种例行公事的电话。

总之,关像我这样一个人,其实他们没得闲。那么,他们图什么?

据说,以“战斗在防疫一线”为名义,可以每月领一笔可观的补帖。这很可能是理由之一,因为再多事,管事的领导指使手下人做就是了。站到门口的,毕竟不是领导,他们只需要时不时巡视一圈就好。

不过,当下防疫在当下也真不是小事,直接涉及政治责任。我从孔飞力先生的不朽名著《叫魂》中,似乎读出了一些答案:

叫魂案中的许多例子表明,官僚们尽力将来自君主的紧急、非常规要求导入习惯的、日常的轨道。无论如何,尽管在办案中未能获得具体的成果,但恪尽职守总可以差强人意了。对一个勤免的官僚来说,他可以用许多日常公务来搞得自己忙碌不堪,却不必承担什么风险。

“把自己搞得很忙”,其实是官僚行事的基本逻辑,有时可以讨上司欢心,最次,它也可以卸责避祸——你看,他都那么努力了,没有功劳有苦劳。我朋友圈里加着一些大小不等的官或吏,有时在朋友圈遇见,总是一副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样子,其实我知道,那都是写给上司看的。

只是,他们这些许苦劳,消耗公帑,还祸害百姓。

生活在叫魂时代,是我们几一代中国人躲不开的宿命。

所以,孔飞力这个洋人真了不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武汉封城日记11: 经此一疫,我们会变得更坏吗?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